• 第二十六章 我当然有这样的权利!

    更新时间:2018-11-15 15:55:11本章字数:1998字

    这些消息真要是能够偶然知道,她早就把阮靖远拉下来了,也不知道他为了这个消息费了多大心力。

    “你不用觉得有负担,是我自己愿意的。”在阮续开口前,萧戎率先说道。

    这下阮续心里的情绪彻底成了一团麻,他为什么帮她,里面的原因就算他不说,她也知道,只是这份感情,她真的没办法回应。

    “我……抱歉,我……”

    肩上传来温热,萧戎弯下身体,对上她的双眼,“不用觉得抱歉,也不要有负罪感,一切都是我愿意的,我喜欢你,我愿意为你做这些事情。”

    他眼中的深情让阮续想要躲闪,可不知怎么,他的眼里就像长了钩子似的,让她移不开眼睛。

    “噗通”“噗通”谁的心脏跳动不已,脑海里分裂出两个她,一个尖叫着要拒绝,一个尖叫着要妥协。

    她掐灭妥协的小人,脑海里只剩下拒绝两个字,却一点儿高兴的情绪都没有。

    阮续张张嘴,到嘴边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兜里的手机就在这时响了起来,打破了眼前的气氛。

    奇异的,阮续竟然觉得松了口气,不愿去深究着感觉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她拿着手机走到一旁,即使这样,她仍旧能够感觉到,身后灼热的目光似乎要将她洞穿一般。

    阮续挂断电话,回过头,对上他的目光,歉意的说道:“公司出了点事,我要马上回去,你……”

    萧戎说:“你去吧,下次再见。”

    捏着手机的指尖泛出白色,阮续道:“好。再见。”

    萧戎一直注视着她,她纤细的脖颈,美丽优雅的肩膀,凹凸有致的身材,和明艳大方的脸庞,这一切的一切他已经看了无数遍。甚至连她的性格,他都认真分析了许久,他敢说,他是世界上最了解她的人,甚至比她自己还要了解她。

    随着阮续的背影消失在视野里,萧戎黑眸渐深,他要的,远远不止情爱。

    待到阮续回到公司,才知道所谓的紧急事件是什么。

    对上阮靖远狰狞的面孔,阮续一点儿不怵,拉开椅子坐在他的对面,对着主位上的老爷子说道:“爷爷突然举行股东大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宣布?”

    老爷子干咳一声,说道:“这次把大家召集过来,主要是想说两件事,一,解除阮靖远的行政总裁一职,他的所有业务都移交到阮续的手上,二,阮靖远依旧是阮氏企业的股东,拥有投票表决以及提案的权利,这一点由始至终都不会改变。”

    阮续嗤笑一声,这声音在落针可闻的会议室里十分的明显,老爷子面色几变,死死盯着阮续,到底没有说出什么话来。

    倒是阮靖远,顿时一拍桌子站起身来对着阮续叫嚣道:“你什么意思?是瞧不起我?还是瞧不起老爷子?”

    阮续双手环胸,“二叔未免太过敏感,我不过是笑一笑,也值得二叔这么大动肝火?”

    阮靖远指着她,手指颤抖,神色忌惮,一看到她,他的臂膀就隐隐作痛。

    他的神情变化自然没有逃过阮续的眼睛,阮续感觉十分奇异,能从阮靖远的脸上看到忌惮和害怕,真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都不可能出现的事情。

    看来她之前用错了方法,有些人就该武力镇压才对。

    老爷子眼角抽搐,有之前的经验,他可不想让阮续开口,坏了他的计划,他站起身,道:“按照阮氏的制度,阮靖远作为大股东,拥有那些权利合情合理,如果没有什么要补充的,就散会吧。”

    他这段时间在公司的所作所为众人有目共睹,即使知道他这是偏心阮靖远,却无人敢反驳。

    于是明里暗里,众人的眼神都落在了阮续的身上。

    阮续自然不会让人失望,她在众目睽睽之下站起身来,义正言辞道:“阮靖远注册皮包公司,假借职务之便,转移了公司大量的账目,要不是发现的及时,恐怕阮氏都要被他搬空了。”

    她看着老爷子,丝毫不肯退让,“这事儿可不是一句依照阮氏制度就能解决的事情,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更何况他违反的可不止有阮氏的制度,甚至是触犯了国家的法律。”

    眼看老爷子被她的话气的面色铁青,阮续顿了顿,道:“阮靖远可以保留股东的位置,但他不能拥有任何决策权。”

    阮靖远被她的话气的胸膛欺负,阮续的话不难理解,不就是想要架空他手中的权利吗?一旦让她得逞,恐怕门口的保安都能骑在他头上拉屎拉尿了。

    从来都只有别人看他脸色,可没有让他阮靖远看别人脸色的道理。

    阮靖远涨红了一张脸,“我不同意,你没有这样做的权利。”

    阮续不慌不忙的从他身上移开目光,“我当然有这样的权利,二叔您忘了,我也是股东之一。”

    阮靖远的瞳孔因为她的话骤然紧缩,他怎么忘了,她继承了阮绥远百分之七的股份,同样有表决权。

    不等阮靖远和老爷子反应,阮续道:“既然在这个问题上存在这么大的争议,那就举行不记名投票吧,就是否要保留阮靖远董事会权利进行表决。”说罢,她示意一旁的陆然,后者点头,拿出投票箱。

    阮靖远僵在原地,即使不唱票,他也已经预见到了结果。

    老爷子也无法阻止,阮续所行驶的是股东应有的权利,他不能剥夺,投票的过程也公平公开。而且,他脸色黑沉如锅底,眼神落在在座的股东的身上,这些股东们的意愿不能视而不见,要知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他的目光落在阮续的身上,没想到这匹饿狼是他亲自教出来的。

    收回目光,对着阮靖远微微摇头,忍一时之气,只要他还活着一天,就绝不会叫阮续白白占了便宜去。

    阮靖远颓唐的松开握紧的拳头,望着阮续意气风发,容颜摄人的脸,不知想到了什么,眼里的光明灭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