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李家的心思

    更新时间:2018-11-15 15:55:11本章字数:2009字

    把阮靖远架空成了只拿钱不干活的人,阮续心情十分好。

    如今,阮氏没有了阮靖远这个蠢货在,想必会更上一层楼,更重要的是,再也没人掣肘她了。

    今天的这一切都是她一步一步争出来的,她不愿做一个仰人鼻息,容忍他人,牺牲自己的人。

    她有她的诉求,有她的想法,能表达出来,能将它们一一实现,活得更像个人,没什么不好。

    就在她出神的档口,门被敲响,她回过头,是老爷子。

    陆然被管家挡在门外,看向她的眼神充满了担忧,她摇摇头,示意无事。

    老爷子将一切看在眼里,“你倒是养了条好狗。”

    阮续垂下眉眼,“不及爷爷。”

    她的属下自然对她忠心耿耿,倒是比不上老爷子,能把亲儿子养成废物。

    这话可戳了老爷子的肺管子,他多多拐杖,“阮续!你不要太过分!什么是你的,什么不是你的,你最好能分清楚!”

    阮续笑的苦涩,“我当然分的清楚,在我进阮氏的第一天,您就告诉我了,您给我的,才是我的,我一直记得清清楚楚。”

    老爷子十分满意她的识趣,“你知道就好,我给你的,才是你的,我不给你,你最好别伸手。”

    老爷子起身离开,他的声音却犹如利刃,敲打在阮续的铠甲上,溅起的火花声让她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她再也不会相信他们的话了。

    小时候,老爷子最常跟她说的话就是要努力,要优秀,才能接手阮氏。她咬牙努力,受尽了嘲笑,现在看来,完完全全是一场笑话。

    她心念一动,莫名想到了萧戎,他会怎么想她呢?只会钻营的利己主义者?还是其他的什么?

    原本阮续以为,这次她直接断了阮靖远的财路,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一直让人盯着他,防止他背地里对她下手。

    没想到的是,她严防死守,阮靖远那却一点动静都没有,即使是如此,他们也依旧没有放松。

    就在他们严防死守的时候,阮续终于招到了一直想要的助理。

    陆然带着小姑娘走进她办公室,看着面前这个拘谨的小姑娘,阮续温和一笑,“你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留着利落的短发,圆圆的眼睛里满是灵动,“我叫司遇。”

    阮续一笑,“以后就跟着陆然,先熟悉熟悉,再过几天跟着我。”

    司遇点点头,“好的,谢谢总裁。”她看着阮续的眼神里满满都是崇拜,就连阮续都被她灼热,直接的眼神看的不好意思。

    她对陆然说道:“好好带她,要是把人吓跑了,我唯你是问。”

    陆然冷这一张脸,点点头。

    司遇和陆然走后,阮续呆愣了一瞬,方才司遇说她是S市人,她恍然想到萧戎似乎也是S市人。

    而此时被阮续念及的萧戎,此时正严阵以待的站在电脑前。

    “刘冕这次秘密入境,尚且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密切注意他的动向,一有异动随时报告。”电脑屏幕上一个面容严肃的男人对着萧戎说道。

    萧戎表情冷肃,道:“是,首长。”

    关闭电脑,萧戎打开了一个加密文件夹,这是他这些年搜集到的资料。

    翻到刘冕所在的那一页,这份资料里的一字一句他记忆犹新。

    门外传来动静,萧戎关上文件夹,副队长走进来,“听说你又有出任务?”

    萧戎:“便衣任务。”

    副队了然,没有多问,叮嘱道:“注意安全。”

    “我这一段时间恐怕都不在学院,你帮我看好这群小崽子。”萧戎道。

    “放心。”

    这天下午之后,萧戎就在学院中消失了。

    “听说,你家的孙女最近动静很大?”一位精神矍铄的老爷子慢悠悠的放下一粒象棋。

    坐在他的对面的人正是阮鸿盛阮老爷子,只见他不急不慢的落下一粒子,道:“你的消息倒是灵通。”

    而说话的那位老爷子见他不正面回答,知道他不愿意提起,只是笑笑,道:“还不是文渊回来跟我说的。”

    他口中的文渊,就是阮续不久前遇到的李文渊,而这个老人,就是李家的老太爷,李远山。

    “文渊是个好孩子。”阮鸿盛说道,他眼睛盯着棋盘,也不知这话到底是真还是假。

    李远山胡子翘翘,“你家的阮续也不差。”他眼珠子一转,“要不我们结个儿女亲家怎么样?”

    他们俩是几十年的老交情,阮鸿盛哪里还看不出他打的什么主意,闻言说道:“别以为我看不出你心里的小九九,想撬走阮续给你当长工?没门儿。”

    阮续的优秀有目共睹,撇开某些不可言说的原因来看,阮老爷子对她十分的满意。

    李家上下,除了李文渊遗传了些老爷子的经商基因,其余的后辈里面,愣是找不出一个能帮忙的。

    这也是为何当年李家在鼎盛时,能与阮家齐名,而今却逐渐式微的原因。

    可如今看来,“那么些”基因似乎也不太够用了,李家这个曾经鼎盛一时的家族,如今日薄西山,捉襟见肘,要是不想想办法,怕是要丢掉他们曾经的荣光了,阮老爷子眼珠子一转,棋子落下,原来他们把主意打到了阮续的身上。

    李远山盯着棋盘,“话可不能这么说,阮续嫁到我们家来,就是双赢。”他将棋子落下,“将军!”

    阮老爷子把棋子一扔,道:“不下了。”

    李远山胡子得意的一翘一翘的,抿一口热茶,眯着眼睛道:“她最近动作这么大,我就不信你看不出来她的打算。”

    阮老爷子摩挲着手里滑腻的象棋,

    李远山倒在躺椅上,惬意的眯着眼,道:“你还认为她是你家养的狗吗?温驯听话?她分明早就成了噬人的野兽。”

    他神色安详,说出的话却让人心惊。偏偏他自己一副无知无觉的模样,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细细揣摩他话中之意,在这秋日的暖阳里,阮鸿盛却如坠冰窖。

    回去的路上,老爷子一路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