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长辈?呵……

    更新时间:2018-11-15 15:55:11本章字数:2085字

    阮续这话正好戳在李文渊的伤口上,如果李文渊有用的话,就不会被李老爷子推出来当联姻的工具了。

    李文渊牙齿咬得格格作响,他哪里受到过这样的委屈,从来都是他给别人脸色看,他什么时候看过别人的脸色。

    他想要发怒,却突然想到出门前老爷子交代的话,胸膛剧烈起伏,忍住要发火的欲望,强笑道:“毕竟是长辈的意思,你……”

    阮续却不想再看他的拙劣表演,她拿着包,站起身,道:“我爷爷那里我会去解释,就这样吧。”说着,转身离去,连个多余的眼神都没给他一个。

    包厢门被关上,李文渊眼睛充血,脸被憋得通红,他一脚踹开茶桌,瓷杯碎了一地,他犹自不解气,拎起椅子乱砸一通。

    直到包厢里只剩下一地狼藉,他才觉得好受了些。扯扯领带,挥开门口看热闹的人,快步离开包厢。

    丝毫不知因为她的离开而发生了多大的风波,阮续慢条斯理的从洗手间出来,没成想在门口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萧戎修长的身体倚靠着墙,壁灯透过发丝落在他的脸上,让他俊朗的面容更添神秘。

    “你怎么会在这儿?”阮续问道。

    萧戎走到她的身边,“那你呢?你怎么在这儿?”

    不知为何,在他的眼神注视下,阮续莫名有些心虚,她别开眼,道:“来……见一个朋友。”

    萧戎嘴角微勾,冲着李文渊所在的包厢示意,正好李文渊怒气冲冲的从里面出来,从这个角度看去,还能看到屋里的一片狼藉,“你们朋友见面的庆祝方式很独特啊。”

    面对那一地狼藉,阮续皱皱眉,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李文渊还是那个李文渊,垃圾始终是垃圾。

    回过神,才发现萧戎一直注视着她,将散落的发别到耳后,“那个……”

    “一起吃个饭吧?”萧戎突然说。

    “啊?”阮续一顿,随即道:“好啊。

    李文渊从包厢里出来,转头就看到了走廊尽头的阮续,再定睛一看,就看到了她面前的萧戎。

    他眯了眯眼睛,注视着那个男人。难道这就是阮续拒绝他的理由吗?就为了那样一个穷酸的男人? 他咬牙切齿,今天在阮续这里受到的侮辱,他发誓,一定会十倍,百倍的还回来,不然他就不叫李文渊!

    萧戎感受到了身后灼热的视线,他回过头去,见那个被阮续称之为“朋友”的男人正狠狠的注视着他,他顿住,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而如同深潭一般的黑眸里却没有丝毫情绪。

    李文渊被那个他的目光吓得一个激灵,顿时不敢再看,被他注视着,那是如同被猛兽注视着的危险直觉。

    阮续在前面走着,转过身却发现萧戎还在原地,“怎么了?”

    萧戎快步走来,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没事,你想吃什么?”

    “什么都可以,不过你当教官这么闲吗?”她总觉得最近经常遇到他,难道是错觉?

    萧戎拉开车门,“我有特权,因为我比较厉害。”说着,朝她挤挤眼睛。

    阮续被他的鬼脸逗的哈哈一笑。

    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只要她跟萧戎在一起,身上隐藏着的尖刺都柔和了许多。

    李文渊怒气冲冲的离开茶坊,越想越生气,掏出手机给李老爷子打了电话,把看到阮续和萧戎在一起的画面添油加醋的跟李老爷子汇报了一遍。

    最后他还不忘给李老爷子上眼药,他做出委屈不已的样子,“爷爷,就算我们李家式微,也不能受到这样的侮辱啊!”

    电话挂断,想到阮续跟那个男人离开的画面,李文渊一脚踢到车上,恶狠狠道:“阮续,你给我等着!”

    “我看到你跟一位老先生一起来的,那是谁?你爷爷吗?”萧戎看着她,似乎很好奇。

    阮续点点头,“嗯,那是我爷爷,今天见的也是他的朋友。”

    萧戎脸上闪过深思,“相亲?”

    阮续立刻抬起头,憋红了脸,“不是,没有相。”

    因为她的否认,他的眼里立刻染上了笑意,黑色的眼眸亮亮的,如同星辰一般,“为什么?看不上?”

    他盯着她,即使早就知道答案,可他还是想从她的嘴里说出来,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安抚他躁动不安的心。

    天知道他看到她坐在其他男人身边的那一刻,恨不得能立刻冲到她的面前,将她掳走,关到只有他知道的地方。

    他眼神灼热,潜藏着阮续看不到的黑暗欲望。

    如果是其他人这么问,阮续早就翻脸了,可这话由萧戎问出来,她却一点儿都不反感,连一点儿排斥也无。

    她顿了顿,说道:“你看到的那个男人叫李文渊,是我爷爷世交的孙子,今天我们见面的确是长辈安排了相亲。”

    阮续注意到,她说到“长辈”两个字时,脸上浓烈的嘲讽。

    她耸耸肩,“不过他们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要说我讨厌谁,李文渊绝对是头一个。”

    将她的刻意潇洒看在眼里,萧戎不动声色的问道:“他伤害过你?”说这话时,他眼里的黑沉更加浓郁,垂在身侧的手也紧握成拳。

    他话语间的关心让她觉得熨帖,在血脉亲人算计她价值几何的时候,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人在关心着她,这样的感觉真的不坏。

    阮续嘴角微勾,好吧,不只是不坏,甚至可以说得上是非常好。

    她突然有了倾诉的欲望,放在身侧的手慢慢蜷缩起来,薄唇抿起,她要说吗?说了他会不会也跟那些人一样?会不会带着有色眼镜看她?以后还会不会这样关心她?

    她抬起头,却看到了他眼里浓烈的情绪,那是混杂了爱恋,关切的温暖的目光。

    这一瞬间,她脑子突然一片空白,方才还在意的那些东西突然统统都消失了。

    这是第一个,会用这样的目光注视着她的人。

    她握紧了拳,给自己打气,缓缓开口说道:“我是阮家的私生女,被爷爷带回阮家之后,免不了接触到李文渊这样的人,他们自视甚高,知道我是私生女之后,看不起我的出身。我被他们孤立,霸凌,没人敢管他们,他们就越来越肆无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