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她被爷爷看成棋子

    更新时间:2018-11-15 15:55:11本章字数:2018字

    刘冕已经抓获,萧戎走到阮续所在的地方,正好碰到警察压着阮靖远从楼上下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们不给我合理的理由,我是不会罢休的!”阮靖远被压着双手,不断的叫嚣着。

    看到这样的场景,阮续惊讶不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一见到阮续,阮靖远嚣张的气焰顿时消了下去,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到萧戎站到了阮续的身侧。

    萧戎才刚刚出完任务,身上的制服还没有换下,就急着过来见阮续。

    阮靖远顿时脸色铁青,在他看来,阮续脸上的惊讶完全就是幸灾乐祸,甚至有一丝落井下石的味道。

    而萧戎站在阮续的身边,则更让他觉得自己被警察抓捕,背后十有八九有这个侄女的手笔。

    他恶狠狠的看着阮续,大声喊道:“阮续,是不是你?是不是你!”

    阮续今天先是看到阮靖远被警察抓捕,后又看到萧戎穿着作战服出现在她的眼前,还没来得及惊讶完,就听到阮靖远说出这样的话,她一头雾水的看着他,“你说什么?”

    她的一举一动在阮靖远看来都是在装模作样,他更加认定了心里的想法,眼神狠戾的看着她,说道:“你不用再装模作样,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你干的好事!你等着,等我出来,我一定要你好看!个婊子养的……”

    萧戎听着阮靖远嘴里的叫嚣,他走上前,皱着眉头与阮靖远对视。

    萧戎神情严肃,不怒自威浦,阮靖远与他对上视线就不自觉的低了气势,完全没有方才叫嚣时嚣张的样子。

    就在警察压着阮靖远要离开的时候,萧戎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拳击中了他的肚子。

    阮靖远发出一声惨叫,却被萧戎捂住了嘴巴,他的额头青筋暴起,眼睛因为疼痛而瞪得老大。

    阮续不可思议的看着萧戎,他这一拳是为了她?

    “嘴巴放干净一点,嗯?”萧戎收回手,淡定的就像在说今天天气真好。

    萧戎这一拳下去,阮靖远觉得恐怕五脏六腑都移了位,听到萧戎的话,他下意识的瑟缩一下。

    萧戎挥挥手,警察压着阮靖远上了警车。

    车门关闭之前,阮靖远飞过头看向他们站立的地方,只见刚刚打她的那个男人走到了阮续的身旁。

    阮靖远收回目光,更加坚定了方才的想法,他会被警察抓住,这里面一定有阮续的手笔,他阴狠的盯着地面,等他出来,一定要给这个婊子养的小贱人好看。

    “他怎么了?”阮续问道。

    虽然她是很想有机会能好好教训这个老混蛋,但是她还没有他说的那么厉害,能够指使得动警察。

    萧戎慢悠悠地取下手套,拿在手里,说道:“做了错事,接受惩罚。”

    阮续:“……”需要回答的这么官方吗?

    她将落在萧戎身上的目光收回,望着警车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

    “你怎么会在这里?”萧戎问道。

    他的话才落音,就听到不远处一个让人讨厌的声音传来。

    阮续看着他陡然沉下去的脸,心里一咯噔。

    这个李文渊,左等右等他不来,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

    李文渊一眼就看到站在路边的阮续,还有她身边的那位不明人士。

    “阮续!”他走到他们的旁边。

    萧戎不喜欢这个男人。

    他把这莫名的情绪归咎于男人的直觉,他看一眼阮续,问道:“这位是?”

    不知道为何阮续心里居然有些心虚,她视线落到他处,说道:“这是……”

    如同萧戎对李文渊的敌意,李文渊对面前这位似乎在玩儿cosplay的老兄也没有什么好感。

    他摆出自认为十分帅气的姿势,对萧戎伸出手,说道:“你好,我是李文渊,阮续的……朋友。”

    忽略了他的刻意停顿,萧戎撩起眼皮,不咸不淡的看着他,没有理他伸出的手,而是转向阮续,说道:“我还有任务,就先走了。”

    他看一眼李文渊,若有所指的说道:“外面不安全,早点回去。”

    阮续心虚的点点头,看着萧戎离开的背影,心里有淡淡的失落。

    “阮续,我知道有一家新开的餐厅,等等一起吃个饭吗?”

    他为什么看到李文渊就变了脸?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阮续?”

    虽然她一开始确实有打算利用李文渊在爷爷面前替她挡枪,可是后来发现他是个棒槌之后就再也没有这样想过了……

    “阮续?!”李文渊大声的喊道。

    阮续一个激灵,茫然的看着他,“啊?”

    李文渊深吸一口气,耐心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他满心以为阮续会答应他,却没有想到被她立马拒绝了。

    阮靖远被警察抓走的事情就发生在她的眼前,现在她还哪有心思去吃什么饭啊?

    “我突然想起来有点儿事儿,就先走了,我们改天再约吧。”阮续说完,拉开车门上了车,动作一气呵成。

    李文渊还没有反应过来,车子就已经开出了好远。

    “陆然,帮我调查一下,阮靖远今天会被警察抓走的原因。”

    “是。”陆然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

    修长的手指敲打着方向盘,“还有,让老爷子知道这个消息。”

    她的嘴角缓缓勾起,没想到今天会看到这样一出大戏。

    萧戎穿着制服,又正好出现在阮靖远被抓捕的时间点,看来阮靖远犯的事儿很大啊,不然怎么能够让萧戎都出马?

    不过,到底是什么事儿呢?

    “胡说!阿远糊涂是糊涂了点儿,绝不会犯什么大的错!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老爷子压根儿不相信阮续的话,下意识的维护起了小儿子。

    阮续暗自翻了个白眼,又是这样。

    从她被接回阮家就知道两件事,第一,小叔阮靖远是个不折不扣的蠢货,第二,老爷子十分护短,而这个护短的对象,分别是他的小儿子和大孙子。

    而她,她就比较厉害了,她属于野蛮放养生长。

    “警察到世纪大厦带走了小叔,至于到底是为什么我就不是很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