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不自量力

    更新时间:2018-11-15 15:55:11本章字数:2024字

    将老爷子的意动看在眼里,阮续更有把握了,她说道:“只要给我一年,哦不,半年的时间,我有把握,能把他家的产业都收拢道我们的手里,如果是这样,我就完全没有必要跟李文渊联姻了,不是吗?”

    听完阮续的话,老爷子十分的震惊,就算是他年轻的时候也不敢说出这样的话,用半年就把李家庞大的产业收归旗下,她说出这么猖狂的话,偏偏周身的自信气场却又让人信服不已。

    听完她的话,老爷子非但没有觉得荣耀,反而更加加深了对阮续的忌惮。

    就连李远山这样的老狐狸都没有看出他真正的打算,可偏偏就是阮续看出来了,他不得不忌惮于这样的阮续。

    他目光紧紧锁住阮续,打量着他,心底却惊疑不定,阮续到底还有什么东西是他不知道的?

    阮续任由老爷子打量,不闪不避。

    从她跟阮靖远撕破脸的第一天开始,她就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

    但她有自信,她相信老爷子就算是怀疑她,也会接受她的提议,比较,李家的诱惑,可不是一般的大。

    老爷子的心里早已活泛开来,如果能够利用阮续拿下李家,阮氏的版图无疑会扩大一倍,到底要不要赌这一把?

    赌,那阮续将会有足够的时间喘息,或许会真如李远山所言,在将来的某一天,她会成为一头噬人的野兽,这野兽还是他亲手喂养出来的;不赌,难道平白放弃这么好的机会?李远山能想到跟阮家结亲,可也并非阮氏不可,他如果找了其他人……

    李家带来的诱惑,大过了他心中的顾虑,老爷子看着阮续笃定的模样,缓缓点头,“好,就给你这半年时间,拿下了李家,以后你想做什么我都不会过问,如果拿不下……”

    阮续识趣接话,“如果拿不下,自然任凭老爷子处置。”

    老爷子点点头没有多说,站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

    阮续双手环胸,望着消失的车灯,脸上渐渐爬上轻蔑。

    阮家的人,天生骨子里就满是凉薄,即使是面对血脉亲人,也丝毫不改算计的本性,什么几十年的交情,都比不上利益来的实际。

    嗤笑一声,阮续关上门转身回屋。

    黑暗的房间犹如张大嘴的噬人的野兽,她脚步坚定,这一场仗,是为了自由。

    为了自由而战的阮续还没来得及行动,就被求生欲更强的李文渊碰瓷了。

    陆然抱着文件站在阮续的身后,在心里为这位勇士默默捏了一把汗。

    李文渊眼里满是不甘,即使他跟老爷子上了眼药也没什么用,李家式微,如今有很多地方需要阮家帮忙,他还是不得不向阮续低头。

    他脸上漾起自认为迷人的笑容,抱着玫瑰花缓步走到阮续的面前,“阿续,昨天误会了你和你朋友的关系,你能原谅我吗?”

    阮续很想说不能,他也没有误会,转念想到那个半年计划,只能按耐住心中的不耐,略微温和了态度说道:“李先生说笑了,我没有生气,又何谈原谅呢?”

    李文渊心中一动,看来爷爷所料不差,阮家想跟他们家联姻,阮续再能干,也不敢违背老爷子的决定。

    而今天,阮续的态度就是最好的证明,心念一动,他打蛇随棍上,将花递到她的面前道:“不知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能够邀请阿续跟我共进晚餐呢?”

    阮续后槽牙磨刀嘎吱作响,要是跟他共进晚餐,怕是会消化不良吧?李家贼心不死,正好便宜了她!

    她笑道:“真是不巧,我有约了。”眼见李文渊因她的话僵在了原地,阮续眼珠一转,又道:“下次有机会?”

    李文渊被她的笑晃花了眼,爷爷的话还言犹在耳,他必须拿下阮续,为了已有倾颓之势的李家,可如今看来,即使是不为家里,单单凭着她这沉鱼落雁的美貌,他也不吃亏。

    想到这里,被拒绝的恼火也就都不算什么了,他说道:“饭吃不了,这束花你必须收下,昨日唐突了佳人,这就算是我的赔礼。”

    阮续接过玫瑰,连寒暄的意思都没有,带着陆然快步离去,那模样,就像是有什么猛兽在背后追赶她一样。

    阮续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萧戎。

    她怀里还抱着李文渊送来的玫瑰花,顿时有些尴尬。

    这感觉来的莫名,连她自己都有些愣住,她为什么要尴尬?他们明明什么关系都没有。

    他背对着夕阳大步走来,阮续望着他,“你怎么来了?”

    萧戎的视线落在她怀中的玫瑰花上,带着明显的不快,“这花?”

    阮续一顿,道:“别人送的。”她话音刚落,李文渊就从旋转门里走出来。

    就连一旁的陆然都被这神操作给惊呆了,老天爷玩儿的一手好修罗场啊。

    李文渊看过来的目光实在是太明显,让人想不注意都难,萧戎只觉得着漂亮的花儿看着更加碍眼了,“他送的?”

    阮续也没料到说曹操,他就到了,手中的玫瑰成了烫手的山芋,扔也不是,不扔也不是。

    扔吧,李文渊于她来说还有利用的价值,现在打了他的脸,万一把人惹毛了,就不美了。

    不扔吧,眼前这位爷的脸色都快跟锅底一样,想到这儿,她一顿,为什么她要考虑他在想什么?

    就在阮续犹豫着要怎么处理这花的时候,萧戎直接伸手将花拿到手里,冲着李文渊走去。

    “你……你想干什么?”

    萧戎身上肌肉紧实,黑着脸的模样很能唬人,李文渊被他的黑脸煞的倒退连连。

    “这花,你是送错人了吧?”萧戎道。

    他背对着阮续,眼中弥漫着杀意,对着李文渊说道。

    李文渊没想到他会这么不按常理出牌,张嘴想要说什么,却被他眼中的弥漫的杀意镇住,他花了很大力气才把战栗压抑在心底,这个男人,这个男人为什么会这么可怕!他到底是什么人?

    他颤颤巍巍的伸出手,将花接过去,萧戎道:“下次记得,不要再送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