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毫无难度,时间问题而已

    更新时间:2018-11-15 15:55:11本章字数:2025字

    李文渊抱着玫瑰花,神态滑稽,阮续怀疑要是萧戎再不离开,下一刻他就要尿裤子了。

    萧戎一步步走来,“走吧。”

    阮续疑惑:“去哪儿?”这人怎么说一出是一出。

    “马场。”萧戎走在前面,声音从风中飘来。

    阮续一顿,很少有人知道,她其实很喜欢骑马,她望着萧戎的背影,神情有片刻的迷茫,这到底是巧合还是其他?

    “还不走?”他的声音再次响起。

    阮续追上去,夕阳下,两人的影子被拉的很长很长。

    陆然同情的看一眼还在原地愣神的李文渊,这追求者也有优胜劣汰啊,真是可怜,被越级碾压了。

    一路上两人都没什么交流,就连阮续自己都想不通,这到底是为什么呀?别人一句话就把她勾过来了。

    她打量着萧戎的侧脸,他长是比一般人帅那么一点点,有趣那么一点点,跟他待在一起,是很舒服,可她清楚地知道,这一切,包括这个男人,都比不上阮氏来得重要。

    想到这里,她自嘲一笑,阮氏的基因怕是有毒吧。

    遇到优秀的男人,首先想到的不是睡了他,跟他在一起,而是考虑起了利用价值。

    能够为她带来助力的,就是好的,不能带来助力的,就是没用的。

    她的人生,什么时候这么简单粗暴了?

    “你喜欢那个男人?”萧戎的声音突然传到耳边。

    阮续一愣,张了张嘴,原本打好的腹稿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她不想骗他,笑道:“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不喜欢。”

    萧戎皱眉,她这个笑真是刺眼的厉害。

    天知道他在看到她手上捧着的玫瑰花时,忍了多久才忍住心里肆意而起的暴虐。

    昨天回去之后,他就调查了那个男人,知道他的背景之后,几乎在瞬间就猜到了阮家的打算。

    他躺倒在椅子上,想到了阮续对待李文渊的态度,眉心的沟壑更深。

    这一刻他才意识到,即使他心里已经将她肖想了千万遍,她对他也绝非无意,可在她的心里,依旧比不上阮氏来的重要。

    阮续的回答正好中了萧戎心里的猜想,她的目的是阮氏,所以为了达成目的,即使是跟不爱的男人在一起也无所谓。

    几乎在瞬间,他就明白接下来要做的是什么了。

    “你想用他来对付阮氏?”萧戎说道。

    他话音刚落,就听到了身边人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嘴角微微勾起,看来他猜中了?

    平地一声雷,她没想到萧戎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她当然不认。

    “我是不是胡说八道,你心里还不明白?”萧戎镇定自若。

    阮续脸色沉了下来,“萧先生,我们的关系还没有好到这种地步吧?”

    她对萧戎的容忍度的确比其他靠近她的人要高得多,但这不代表他可以随意越界,“要么调头,要么停车。”阮续冷声说道。

    眼看把人给惹急了,萧戎也丝毫不在意,他缓声说道:“如果为了得到阮氏,你就跟李文渊在一起,这完全没有必要。”

    前方是红绿灯,他停下车,看着阮续的眼睛,说道:“李文渊不是良配,就算是利用,他也不是一个好的利用对象。李家人不是傻子,你的目的实在过于明显。”

    阮续只觉得心底有火直冲脑门儿,即使他在她的心里有些许不同又怎样?他就能够随意品评她的行为并且加以指责?

    萧戎没想到不过是再正常不过的话,却引的她这么大的火。

    “萧戎,你不要得寸进尺!”说罢,她伸手去拉一旁的车门,她之前是中了邪,才会觉得他还不错,不过是一起吃了饭,他就以为是她的谁!他真是……真是……不知所谓!

    潜意识里,即使是再生气,她也做不到对他恶言相向,终究,他还是不同的。

    车门还没拉开,就被身旁的人止住了动作。

    他握住她放在门上的手,眉眼深深,“你先不要生气,冷静听我说完。”

    阮续双手环胸,摆明不配合的态度,她倒要听听看,他能说出什么花来。

    “如果我说,我能帮你拿下阮氏呢?”他说着,转过去看着她。

    阮续几乎以为她的耳朵出问题了,他在说什么?帮她拿下阮氏?他以为他是谁?脑子坏掉了?

    她伸出手搭在他的额头上,喃喃道:“这也没发烧啊?怎么就开始说胡话了?”

    萧戎想到过当他说出这句话时,阮续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但唯独没有想到她居然会是这个反应,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夕阳从窗户照进来,她的侧脸在光晕中,更显完美无瑕,低头垂眼皆是风景。

    只是那双眼睛,却犹如凛冽的寒潭,深不见底,只听她冷声道:“那我可要愿闻其详了,不知道萧先生想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帮我?”神色暗含嘲讽。

    她是喜欢萧戎不假,可不代表她没脑子。

    阮氏是什么样的存在,萧戎又是什么样的存在,帮她拿下阮氏这样的鬼话,她会信?

    拿下阮氏,于她来说不过是时间问题,放眼整个阮氏,能与她争锋的人可一个没有,早年的阮靖远倒是算一个,可是如今嘛,想到阮靖远那副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阮续就直皱眉。

    萧戎握紧方向盘,他从未见过她这个样子,眉目凌厉,暗含嘲讽,可奇异的是他并不觉得被冒犯,反而爱极了她这个模样。

    喉结上下滚动,萧戎道:“想知道?也行,你当我的女朋友我就告诉你。”他说这话时,手心冒汗,紧紧的攥住了方向盘。

    “嗤。”阮续一笑,“萧先生怕是误会了,我可没有卖身换企业这么伟大的情操。”

    车子缓缓停下,到了目的地。

    萧戎拉开车门,“你不相信我?”

    阮续已经渐渐冷静了下来,只以为他这是追女孩儿的拙劣手段,冷声道:“相不相信难道不是应该用事实来说话吗?再者,拿下阮氏对于我来说,不过是时间长短罢了。”

    她眉目清朗,神采自信,萧戎只觉得移不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