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阮氏理所应当是她的!

    更新时间:2018-11-15 15:55:11本章字数:2014字

    两人并排走向马场,萧戎道:“既然你这么自信能够拿下阮氏,为什么宁愿跟李文渊合作也不跟我?加上我,不是更好吗?”

    阮续接过鞭子,翻身上马,动作利落潇洒,“我最不喜欢的事情就是欠人家的人情,还有,就连你自己都说跟李文渊的是利用不是合作,又在这儿瞎搅和什么?”

    萧戎紧跟其后,跨坐于马上,追上她,“利用?你既然能够凭自己的实力拿下阮氏,还利用他做什么?”

    这话里满满都是占有欲。

    阮续有些无语,绕了这么大一圈,还是绕道李文渊的身上来了,她见识过萧戎的执拗,知道这事儿要是不给他一个准话,他怕是不会轻易甘休,说道:“那我就凭实力拿下阮氏给你看看!”说罢,一拍马背,激射而出。

    萧戎盯着她被夕阳描上金边的轮廓,利落甩鞭,紧随其后。

    阮续驰骋在风里,萧戎的话提醒了她,从小她就知道一个道理,只有通过自己努力得来的东西,才是最持久的。

    阮氏是她多年努力的成果,理当是她的。

    草场上,两匹骏马一前一后,将银铃般的笑声洒落在风声中。

    阮续从马上下来,许久没有跑马,下马的时候连腿都是软的,要不是萧戎眼疾手快把她接住,她就摔到地上去了。

    “没事吗?”他的手搭在她纤细的腰肢上,幽香钻入鼻尖,他的眼神落在她如满月般的脸庞上。

    雪茄混杂着冷松的味道扑面而来,混杂着男性荷尔蒙,阮续不由自主的红了脸,她手忙脚乱的退出萧戎的怀抱,“谢谢。”

    萧戎盯着她通红的耳垂,喉咙干涩。

    他看着阮续离开的方向,身形久久未动,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费了多大的力气,才压抑住心中翻涌的情绪。

    只要见到她的笑颜,他胸中的暴戾就多一分,既想要毁掉,又想要珍藏起来,这两种情绪不断拉扯着他,让他无所适从。

    阮续换好衣服出来,见萧戎还在原地,疑惑地看向他。

    他露齿一笑,快步走向更衣间。

    李文渊到阮氏门口阮续大献殷勤,和老爷子带着阮续私下跟李远山老爷子见面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阮氏。

    公司里的人议论纷纷,都说这是老爷子在为阮续铺路。

    有李家这么强有力的婆家,为阮续未来执掌阮氏增添了不少的助力。

    而这样的流言,自然也流传到了阮靖远的耳朵里。

    助理跟在他的身后,小心翼翼的说道:“阮总,老爷子怕是想让阮小姐跟李家的公子联姻,要是成了,到时候阮小姐的实力就又上了一层楼,我们可就敌不过了。”

    阮靖远哼声道:“联姻?那也要看她有没有这个命去联了。”

    挥挥手,助理识趣离开,他拿出手机,“喂?可以动手了。”

    挂断电话,黑沉的墨在他眼底晕染,他的神情有一瞬间的扭曲。

    他隐忍了这么多年,卖了这么多年的蠢,没想到到头来老头子还是什么都不给他。

    为阮续铺路,跟李家联姻,一桩桩一件件,都是想让阮续继承阮氏,他为了阮氏兢兢业业付出了这么多年,到头来什么都没有,叫他怎么甘心?

    老爷子宁肯把阮氏交给那个私生女,也不愿意留给他吗?那也要看看他同不同意!

    想到老爷子的偏心,阮靖远就愤恨不已。

    偏心完大的又偏心小的,老爷子的眼神从来就没有落到过他的身上,他也是阮家的人,凭什么?凭什么他就不能拥有!?

    他捏紧了手机,不过没关系,很快,很快阮氏就会回到之前的模样。

    只要阮续消失,只要阮续消失……

    夜幕悄然降临。

    阮续这几天总是心神不宁,她总觉得暗处有一双窥视的眼睛,一直紧紧的注视着她,可当她回过头去,却空无一人。

    这样的感觉并不好,白天的心神不宁让她夜里不能安眠,甚至开始发梦。

    梦里总是出现关于她那并不甚美好的童年时代,那些充斥着灰色的冰冷的记忆她已经很久没有在想起了。

    她起身,坐到露台上,此时天空将亮未亮,黎明就要到来,她突然想起昨夜的梦,亦或者是,回忆……

    来自于年幼的,记忆模糊的她的回忆。

    梦里的光影模糊不清,声音就像落入了棉絮里。

    声音的主人,是她的妈妈,她正跟一个陌生男人说着什么,张牙舞爪,喜形于色。

    她的这幅模样,倒是跟把她卖回阮家是一模一样。

    她从梦中挣扎醒来,缓缓抚上胸口,心脏被炙烤的感觉是如此的强烈而真实,天边是缓缓降临的黎明,而他的眼神却晦暗如同永夜。

    夜间的梦让她整天都心神不灵,陆然也注意到了她的不寻常,“您还好吗?阮总?”

    阮续撑着头,说道:“昨天晚上没有睡好而已,阮靖远那边怎么样了?”

    她把这段时间以来的心神不灵,都归结于阮靖远是不是又在背后作乱了,好在她一直让人盯着他,即使是阮靖远心血来潮又要对她下手,她也不至于被打的措手不及。

    只是从手下人收集到的资料来看,阮靖远这段时间无比的安静。

    阮续利用董事会剥夺了他在公司里的权利,他就根本不在公司里露面,如果不是陆然的提醒,就连阮续自己都要忘记有多少天没有在公司里见过阮靖远了。

    “他这段时间一直在娱乐公司里待着,似乎是想把娱乐公司发展起来,还拉了更多的人入伙。”陆然说道。

    相信阮靖远会上进,倒不如相信今天太阳是从西边出来的。

    作为对手,阮续对她这位二叔可是了解的紧,他可不是是那种会在打击中爬起来的人,他只会在被打倒之后哭哭啼啼的回家去找老爷子。

    “到底是什么人这么想不开要给他娱乐公司注资?

    陆然一顿,神情微妙,“是李文渊。”

    阮续也没想到居然会是李文渊。

    “不是说他们公司都快要倒闭了吗?他怎么还有这个闲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