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被袭击

    更新时间:2018-11-15 15:55:11本章字数:2044字

    陆然摸摸鼻子:“阮总,他们公司只是一时周转不灵而已,还远没有到会破产的地步。”

    好歹也是国际大公司,怎么会说破产就破产呢?

    阮续他这么说,了然的点点头,说道:“那还真是,有点遗憾啊。”

    既然李文渊没有任何不安分的地方,阮续这把他这些天来的不安归咎于内分泌失调。

    她疲惫的状态不适合加班,所以破天荒的,阮续下了一个早班。

    她开着车漫无目的的在街道上行驶,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阮续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莫名想到了一句话,热闹总是他们的,而她什么都没有。

    意外来的猝不及防。

    当那辆满载着钢筋的货车朝她直冲而来的时候,阮续眼中的一切都成了慢动作。

    她用了最快的速度打开车门,可车门却怎么都拧不动。

    千钧一发至极,她下意识的按下了车窗按钮,从窗户里跳出来,可这已经是她的极限了,落地之后,脚却不听使唤,分毫未曾移动。

    阮续怔楞的看着大货车倒向她,眼看那钢筋带着能穿透一切的呼啸声,倒塌而来。

    这一刻,她眼前浮现的,不是没有来得及大展宏图的抱负,也不是终于将阮靖远打压下去的得意,她唯一能想到的事情,只有索马里干燥的海风,和犹如碧洗的蓝天。

    货车的阴影将渺小的轿车包围,千万根钢筋劈头盖脸从车上落下,阮续瞳孔紧缩,世上最恐怖的事情莫过于此,在慢动作里,眼看着自己被夺走生命,万箭穿心,莫过于此。

    就在这千钧一发至极,她被那个熟悉又陌生的怀抱包围,鼻尖酸涩的就要掉下泪来。

    没有梦魇般的阴影,没有劈碎一切的利刃,她被他紧紧护在怀中,在这一刻,眼前的事物又全都成了加速动作,耳边是他隆隆的心跳声,紧贴着的,是他灼热的胸膛。

    她望着他犹如刀雕斧刻一般的面容,才察觉到自己居然在他的怀里颤抖。

    刚刚要不是他来得及时,她就葬身于车底,成了无辜亡魂。

    阮续不断的深呼吸,想要将生理性的颤抖压下去,却无济于事,唯一能够让她感觉安心的,只有眼前人的怀抱。

    “嘘……好了,没事了没事了。”他铁壁环绕着她,声音带着让人安心的魔力,在他的怀抱里,阮续止住了颤抖。

    如果仔细看去,还能看到那环绕着阮续的手臂,此时此刻正在轻轻的颤抖。

    萧戎没有想到一时兴起跟着她,居然会救了她一命。

    他看着那已经被压成铁饼的小轿车,忍不住后怕,如果今天他没有临时起意跟着她呢?会不会就这样永远的失去她了?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紧紧地抱住了她。

    他不会允许她就这样消失的,没有他的允许,她怎么能就这样消失呢?

    阮续从他的怀抱里探出身,看到已经面目全非的小轿车,她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如果她刚才没有当机立断从窗户里跳出来,如果没有萧戎的及时出手,等待着她的是跟小轿车一样的命运。

    她盯着已经看不出本来面目的小轿车,后怕从脊背缓慢爬上来。

    周围不断有人围了过来,就在不远处,一个目睹了全程的男人,沉着脸转身离去。

    萧戎扶起她,支撑着她软的不能站立的身体,担忧道:“你还有没有哪里伤到?”

    阮续摇摇头,“我没事,我只是……”她一出口,才发现连说出口的话都是颤抖着的。

    她人生中最大的灾难,也不过是那糟糕的童年,她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事情,这是她第一次跟死神擦肩而过。

    阮续被送到了医院,她躲过了大货车和钢筋,却在跳窗的时候不小心扭到了脚。

    看着萧戎担心的样子,她安慰的话到了嘴边,最终什么都没说出口。

    识别一个男人是否爱你,只要看他在你受伤时的表现,就能够看出一二。

    他的焦急不是作假,眉间的沟壑也不是作假。

    他在为她担忧,为她焦急。

    这样的认知让她从心底愉悦了起来,就连方才的惊心动魄都被她抛在了脑后,只念着她以为自己就要这么死去时,眼前浮现的是他的侧脸。

    心中有恍然,有唏嘘,原来到了最后一刻,她想念的居然会是他吗?

    见她一直盯着他笑,萧戎顿了顿,说道:“怎么?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阮续笑着摇头,她笑的好看,却把萧戎笑的一头雾水。

    医生进来给她的脚上药,看着她肿的如同馒头的脚背,他又皱起了眉头,反反复复。

    阮续都担心再这样下去,他眉间的那点印记就刻印在皮肤上,消除不了了。

    医生伸出手按压了一下,她痛“嘶”了一声。

    按的是她的腿,萧戎却是脸色一变,就像是痛的是他一样,扶住她手的力道都变大了许多。

    从萧戎的视角看去,刚好能够看到她正颤抖着的羽睫,就像她方才在他怀中颤抖着的,单薄的身躯一般。

    医生给她的脚绑上绷带,萧戎扶着她站起身,触到她柔软的掌心,顿了顿。

    察觉到身边人的动作,阮续的唇恶劣的勾起,刻意凑的更近,“谢谢你救了我。”

    她不是个拖泥带水的人,既然察觉到了对萧戎的感情,自然就不会再装作未曾知晓。心里有了主意,身体就顺着心意动了起来。

    萧戎稳住身形,不明白怎么刚才还好好的人,现在就站不直了,她的身体靠的越近,他的呼吸就越发急促。

    没有察觉到某个人恶劣的笑,萧戎还以为她腿有什么问题,“你怎么了?腿不舒服吗?”

    阮续主动将手搭在他的掌心,那滚烫的温度似乎要灼烧到她的心里。

    他扶着她慢慢到椅子上坐下

    “你有手机吗?”阮续问道。

    萧戎递上手机,“你要联系家里人?”

    不知为何在他说出家里人三个字的时候,看到了阮续脸上一闪而过的嘲讽之情。

    她摇摇头,目光不动声色的瞥过他的手机通讯录,指尖快速划过,在看到一长串男性化的联系人之后,嘴角的微笑快速隐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