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刘冕的小喽啰

    更新时间:2018-11-15 15:55:11本章字数:2009字

    阮续回过头,双手放在膝上,“走吧。”

    人山人海,背向而驰。

    此时,H市西郊。

    一个废弃的民房内,一个行神色慌张的男人推开了破旧的房门。

    推开门,他神色慌乱的说道:“老大,我们失手了!”

    那个被人簇拥的人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不可能!”

    他们在暗地里计划了这么久,为的就是一击即中,不给人反应时间,怎么可能会失败?!

    他惊疑不定,难不成有人洞悉了他们的计划?

    这个满头雾水的男人,就是刘冕。

    门口的男人紧张地吞咽口水,道:“本来一切顺利,眼看就要成功了,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男人,救了阮续,我们功亏一篑!”

    “那个男人是谁?”

    手下道:“是阮续的追求者,我见过他们一起吃饭。”

    刘冕沉默,阮续的追求者?那就是巧合了?

    可寻常的人怎么可能在那种情况下安然无恙的把人带回来?

    眯了眯眼睛,他直觉事情不简单。

    刘冕拿起手机,按出一串号码,“喂?事情没办成,人跑了。”

    电话里传来阴沉的声音,“你不是说有万全的把握吗?为什么会被人给跑了?”

    他话中的指责意味明显,刘冕神情不满,“总之,答应你的事情我办了,到底成不成功,不在我的关心范围之内,答应我的事儿,你可别忘了。”

    对面的人一滞,“我知道了”随即匆匆挂断了电话。

    废弃民房不远处的小山,在临时指挥所中,匆忙赶来的萧戎穿上装备,转身看向电子地图上的红点,“刘冕他们一共有多少人在这儿?”

    他身后的军装小哥端坐于电脑前,手上动作不停,“十七个。”

    跟先前的临时指挥官交接之后,萧戎站在地图前,敲敲耳麦,“各单位注意,两分钟以后到达指定地点。”

    他紧盯着地图上移动的蓝点,“拉近摄像头。”随着视频的拉近,已经能够清楚的看清房子里人的面目了。

    目光落到那个被人簇拥着的男人的身上,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一分钟后行动。”

    埋伏在民房四周的A组狙击手已经就位,只等命下。

    平地埋伏的队员正小心翼翼的移动身形,就在这时,平房的窗户突然被推开,队员迅速蹲下身,却在动作的过程中碰到了身后的碎瓷片。

    在这分外寂静的时刻,即使是微小的声音也能被耳朵敏锐的捕捉。

    只听见一声爆喝:“谁!”

    屋中坐着抽雪茄的刘冕惊跳起身,“怎么回事?!”

    “外面有人!”窗边的手下掏出枪,出门查看情况。

    屋中,刘冕与心腹对视一眼,迅速朝后门所在的方向走去。

    “萧队,怎么办?”密切关注着现场的军装小哥问道。

    萧戎深吸一口气,比预计的时间早了半分钟,张开眼,“行动!”

    他拿起枪,快步朝着平房的后山走去,“C组跟着我,其余人控制平房,记住,一个人也不许放过!”

    平房里传来的枪声让刘冕心头一跳,他下意识的回过头,那些都是跟着他出生入死的兄弟啊!

    枪声更加密集,心腹掏出枪,大声道:“大哥!走!”

    刘冕狠下心,转身跑进密林,来华国之后,为了应对意外的发生,他在这里留了后路。

    萧戎紧跟其后出现在了密林里,他跟着刘冕跑过的痕迹一路追到了刘冕用来逃跑的通道钱。

    心腹回头看到后方人影闪动,他将刘冕推进了洞口,“大哥!你先走,我断后。”

    在刘冕的眼里,那些闪动的人头就犹如催命的符咒,“你跟我一起走!”眼前的心腹是他十几年的兄弟,把人抛下自己跑这样的事情他做不出来。

    心腹不肯,“大哥,你走啊!我等你给我报仇!”

    眼见后方影影绰绰,他甚至已经能够听到脚步声了,一咬牙,转身快步跑向隧道内。

    隧道内黑黢黢一片,什么都看不见,刘冕跑的肺都要出来了,他张大了嘴呼吸,眼睛瞪得如同死鱼。

    枪声响起,他身形一顿,加快速度朝隧道那边跑去。

    萧戎揣着枪看向黑黢黢的隧道,属下扔了一颗照明弹,剩余的队员依次进入隧道。

    他探头看向隧道,转身踢了踢躺倒在地的刘冕心腹,“说,这个隧道通向哪里?”

    心腹恨恨的瞪着他,眼中的阴狠让人胆寒。

    萧戎毫不在意,将枪抵在他的下巴上,“说,还是不说?”

    心腹摆明了不配合的态度,萧戎一脚踩在他大腿中弹的伤处,心腹惨叫一声,脸色苍白的晕了过去。

    萧戎摆摆手,“人带回去,别让他死了。”

    说罢,转身进了隧道。

    萧戎带着队员一直追到了隧道尽头,都没看到刘冕的踪迹。

    “立刻接入天网系统,密切注意各个路口的监控,特别是进城方向的几个主要收费站!”萧戎说道。

    “是!”

    望着空无一人的山谷,摇晃的树枝仿佛是在嘲笑他的无用功,舌头抵住上颌,他敲敲耳麦,沉声道:“让剩下的人都过来,搜查山谷。”

    放眼望去,是一望无际的密林,他就不信,那么大个活人能长出翅膀飞了。

    从金乌高悬一直搜寻到夕阳西下,几乎将山谷里的草皮都翻了个遍,没有任何刘冕的踪迹。

    雁过留声,难不成这刘冕还真长了翅膀飞了不成?

    回过头望向黑黢黢的隧道,他眼底闪过黯色。

    他们监视刘冕这么久,都没有发现他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挖了这个东西,看来……

    萧戎拿出对讲,“行了,收队。”

    今天的行动除了没能够将主要人物抓住,但小鱼小虾还是抓了几笼的,萧戎带着人火速归队,对刘冕的手下进行突击审讯。

    大灯把审讯室照的通红,萧戎站在光源处,逆光看向被审讯的对象。

    蒋白,男,四十岁,刘冕心腹。

    大腿中弹手术之后暂时清醒,此刻正苍白着脸接受问询。

    萧戎坐在椅子上,“你们这一次入境的目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