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弱点

    更新时间:2018-11-15 15:55:11本章字数:2000字

    蒋白一直低垂着头,保持着粗暴的不配合态度。

    拿出一沓资料,萧戎沉声道:“据我所知,这一次入境你们是为了将印度的旧钱运到港岛,洗成美金。”蒋白一动不动。

    走到蒋白的身后,“半个月前港岛警方将所有你们入境的人全部控制,既然没有达到目的,为什么你们还不离开?”

    蒋白抬起头,“你不是什么都知道了吗?为什么还要问我?”

    “注意你的态度!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可以让你为所欲为?”

    “为所欲为?我哪儿敢啊,才露面就被你们抓起来了,怎么敢在你们面前为所欲为?”蒋白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你!”身旁的书记员神情不忿。

    萧戎伸出手制止,“那我问你,刘冕在H市想做什么?”

    蒋白依旧是一副拒不配合的粗暴态度。

    萧戎一笑,“在这种时候嘴硬,可未必见得是好事儿,想必你应该听说过很多华国这方面的传闻,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可要好好想清楚,人死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他走到蒋白的对面,“刘冕倒是逃了,在外面大鱼大肉,好吃好喝。”他拍拍蒋白的肩膀,“可是你就惨了,在这蹲大牢不知道要蹲到什么时候。”

    听到萧戎这么说,蒋白的神情开始松动。

    见方法有效,萧戎继续说道:“可就苦了你了,这牢饭可不是那么好吃的,让我想想你这个罪名在华国要判多少年?三十年?还是四十年?还是死缓?”

    蒋白的眼神有片刻的茫然,他下意识地在内心否认萧戎的话不会的,大哥说过会为他报仇的,他不能背叛大哥!

    萧戎把他的变化看在眼里,正要接着说,门被人敲响。

    是行动队的副队长,就是他在萧戎没有到达之前,担任的临时指挥官。

    他走出门去,那人说道:“萧队,天网传来消息,没有任何关于刘冕的消息。”

    刘冕就像是蒸发了一般,没有任何关于他的线索。

    萧戎从刘冕入境就一直密切注意着他的动向,在他入境之初,萧戎就断定,刘冕是带着目的来华国的。

    要知道随着华国整体国力的上升,到华国犯罪的成本比之前多了好几倍,一般犯罪分子是不敢涉足华国的。

    他们一直暗中监视着刘冕,为的就是找出他来华国的真实目的。

    所以他才能第一时间得知阮续有危险,及时出现。

    一切的一切都不是偶然,也不是巧合,他不过是早就洞悉了刘冕的行动,提前去到阮续的身边罢了。

    有心算无心,饶是阮续再聪明,怕也堪不破这情劫。

    而今刘冕失踪,不但不能说明行动的失败,更是侧面证明了,他们最开始的推测是正确的。

    能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失踪,说明帮助他的人地位不低,且一直潜藏在H市。

    现在唯一的突破口,就在蒋白的身上。

    抽出一支香烟点燃,萧戎靠在门上透过玻璃窗看着里面的情况。

    审讯没有任何进展。

    就像他们对付刘冕这样的人,凭借的是以往的经验,而他们这些被抓来的罪犯,自然也能在你追我逃的过程中积累跟他们较量的经验。

    棋逢对手本是一大乐事,但在这样的情况下遇见,却不见得让人开心。

    玻璃窗里,蒋白依旧低垂着头。

    吸完香烟,萧戎推开门,大步走进去,他没有耐心了,必须要尽快抓住刘冕……

    他粗暴的将大灯拉下来,对准蒋白的脸,“我倒要看看你的嘴有多硬。”

    蒋白的眼里闪过一丝惊惶,他之所以敢这么做,不过是笃定华国警方不会跟其他国家一样,对他刑讯逼供,可他似乎将萧戎的位置定义错了。

    萧戎不是警察,他是军人,是战场上的铁面指挥官,敌人的活阎王!

    关上门,萧戎冷哼一声,他倒要看看,他的嘴能有多硬,硬到他都撬不开?

    审讯室里,四个角的大灯全部打开,将房间照的分毫毕现,屋子里空无一物,蒋白站在屋子的正中央望向黑洞洞的监视器。

    敲敲耳麦,萧戎冷声道:“这个灯二十四小时开着,不必给他水,保证食物供给,给他喂几片止疼片。”

    说罢,再也不看蒋白一眼,转身离去。

    很快,蒋白就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了。

    大灯瓦力十足,他无法合眼休息,坐卧不宁,偌大的空间,静的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

    止痛药的效力过去之后,大腿处的伤口疼的他眼前一阵阵发黑,让他总有一种濒临死亡的错觉。

    第一个二十四小时过去,第二个二十四小时过去,第三天的早上,他坚持不住了。

    拖着腿拍打着门板,来来往往的人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

    萧戎看着监视器里明显焦躁不安的蒋白,道:“让人准备准备,我们的客人很快就有话要说了。”

    他话音落下不过片刻,就听到监视器的喇叭里传来蒋白嘶哑的声音,“我……我有话要说。”

    尽管他的声音沙哑难听如同砂纸,可落在其他等候着的人的耳朵里,却犹如天籁。

    萧戎推开门,走进审讯室。

    现在的蒋白和之前的样子大相径庭,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这三天以来,他的吃喝拉撒都被局限在这个狭小的审讯室里,这司明萧戎个小时以来,他除了止痛药什么都没吃。

    原本强硬抵抗的态度,也在这个过程中逐渐被消磨了个干净。

    在大灯的照耀下,萧戎走进屋里,他的军靴踩在地上,气势十足。拉开椅子坐在小桌边,居高临下的看着蒋白。

    蒋白嘴唇上全是白皮,眼皮耷拉,虚弱的喘着气,低声说道:“可以先给我一点喝的吗?”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果然干渴才是人类共有的弱点,成功逮住这个弱点的萧戎,可不打算就这么简单的放弃。

    萧戎双手放在桌上居高临下看着蒋白,说道:“你先说你的消息,如果有价值,自然会给你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