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可能这就是直男吧

    更新时间:2018-11-15 15:55:11本章字数:2014字

    他注意到他大腿伤处已经开始流血,淡定的收回眼神,盯着地上躺着的已经出气多,进气少的蒋白。

    “喂他点水。”萧戎说道。

    蒋白被扶着靠墙坐着,喂下水之后,他舔了舔湿润的嘴唇,望着光环处坐着的萧戎,“你就不怕我死了?”

    萧戎双手交叉,俯身看向蒋白,“死?”

    他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只要你敢死,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如果不信,你大可以试试看。”

    蒋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从萧戎的表情里,他知道,萧戎不是在开玩笑,他是说真的,如果他真的敢这么做,他就会让他生不如死。

    靠在冰冷的墙上,蒋白缓缓道:“原本这次我们是从华国过境,将旧货币运到琉球海,只是不知道为何,大哥会突然停下来。”

    萧戎沉着声音,在灯光下,表情晦暗不明,“据我所知,你们在华国的这段时间,可不是什么都没做。”

    “我只知道他是接了一个人的电话,才会对个女人下手的。”

    萧戎的瞳孔一瞬间紧缩,“那个人是谁?”他的声音倏然升高。

    蒋白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垂下头,“我不知道,他没有告诉我对方的身份,接了电话之后,他就派马仔盯着那个女人。我也是后来才知道,那个女人是阮氏集团的总裁。

    萧戎紧紧的盯着他,“按照你们的原计划,这个月十五号旧货币就要按照要求送到日本海,可是,你们到现在都没有什么动静,是有什么其他的计划?”

    蒋白气喘吁吁,他这几天滴水未沾,又重伤在身,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了,“大哥说他有办法,能够顺利的把旧货币送到日本海,所以一直按兵不动。”

    他的眼前出现大片光晕,瞳孔散大,萧戎站起身,扬声道:“送他去医院。”

    夜沉如水,星光洒满人间,清晨,阮续的住处迎来了一位陌生又熟悉的客人。

    阮续意外的在楼下看到了萧戎。

    “你怎么会在这里?”她下意识弯了唇角,却在对上萧戎的眼神后,又回到淡然无比的模样。

    注意到她的小动作,萧戎勾起唇角,“我来看看你。”看向她的脚腕。

    阮续动动脚,“已经没事了。”

    看看表,连她上班的时间都还到。

    “这么早,你吃早餐了吗?”她问道。

    垂在身侧的手心微热,发梢微湿,其实他昨晚就在这里等着了。

    刘冕没有露脸,他不敢冒险。

    那样肝胆欲裂的瞬间,他不想再经历第二次,总觉得要把人放在眼皮子底下看着,手心护着,才算放心。

    “要跟我一起去吃早餐吗?”她将头发别到耳后,“陆然说这附近有家早餐店很好吃。”

    萧戎眼一沉,陆然?那个阮续的助理?怎么什么地方都有他?真是个讨厌的家伙。

    阮续快步走在前面,没有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转过身来,裙摆扬起好看的弧度,她回过头来,笑颜如花,“走呀。”

    萧戎眼神落在那如花瓣一般的裙摆上无法收回,“好。”

    随即,不近不远的跟在她的身后。

    萧戎觉得阮续很奇怪。

    明明是身家过十亿的上市公司总裁,却住着这种市井味儿十足的房子,浑身上下的衣服价值加起来能够买下这一条街的早餐店了,可她看着那些寻常味道时,连眼睛都在发光。

    “阮丫头,你又来了呀?快快,来这儿坐。”卖油条的婆婆招呼着阮续。

    阮续坐到条凳上,萧戎跟着她坐下。

    拿着漂白的一次性筷子递给萧戎,她眉眼弯弯道:“是不是觉得奇怪?”

    掰开筷子,发出清脆的声音,“不会。”

    她一直是如此与众不同。

    她回头望向小摊,周围的人来来往往,带着市井特有的朝气,“我很小的时候就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她说这话时,神情怀念。

    萧戎望着她,心中一动,她的面容在豆浆油条的热气中晕染开来,眼神溢出的温柔让人侧目。

    心中缓缓长出了一朵迎风招展的名为阮续的花朵。

    “我小时候的生活跟现在天差地别,能够活下来,全靠了这些老邻居好心,东家给我一口,西家给我一口。”

    她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脸上的笑依旧灿烂,那些艰辛在她的嘴里,都变成了泛黄的,温暖的记忆,让人忍不住缅怀。

    “阮丫头,豆浆来啦,特意给你多加了一勺糖。”

    她看向萧戎,笑的慈祥,“哎呀,这是阮丫头的男朋友吧?长得真俊啊,真好。”

    她笑眯眯的样子让人心生亲近,萧戎一愣,正要回答,阮续抬起沾满豆浆的脸看向婆婆,“婆婆,你的豆浆真是每天喝都不会觉得腻啊。”

    婆婆擦擦手,显然十分高兴,“好好,你喜欢的话下次带着你男朋友一起过来啊。”说着,笑眯眯的离开。

    萧戎耳边听着他们寒暄,端起豆浆喝了一口,忍不住蹙眉,太甜了。

    “怎么样?好喝吗?”阮续问道。

    “不错。”他不动声色的放下碗。

    她咬一口油条,咔嚓作响,“在这里,我只是他们一直看着长大的阮续,不是阮氏的总裁,不是阮氏的继承人。”

    萧戎掰扯油条的手一顿,看得出来她非常喜这烟火气的人间。

    “你不喝豆浆吗?”

    萧戎因为她的问话差点噎住。

    最终,在阮续的目光下萧戎还是捏着鼻子将这碗豆浆喝了个干净。

    阮续低下头小口喝着豆浆,嘴角偷笑,原来天不怕地不怕的萧队长居然不喜欢甜?

    吃完早餐,两人走到萧戎的车旁边,“你要送我上班吗?”

    快步上前打开车门,“当然。”

    阮续奇怪的看她一眼,“你今天很奇怪啊,一大早来到我家楼下,陪我吃早餐不说,还要送我上班?”

    说着系上安全带,“说吧,对我有什么企图?”

    将后视镜摆正位置,萧戎好看的喉结上下滑动,“我在追你,看不出来吗?”

    “……”这么硬核的方式真的是在追人吗?他是认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