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你要的花

    更新时间:2018-11-15 15:55:11本章字数:2022字

    可心跳却因为这句话失控,阮续不动声色的深呼吸,才平复下已经上了高速的心跳,转而目光灼灼的看向萧戎。

    也许是阮续的眼神太过炙热,萧戎发动汽车,“你对我有什么不满吗?”

    阮续撇撇嘴,装作不满道:“别人追人都要送花,送小礼物,你看看你。”

    萧戎握着方向盘的手一紧,干咳一声,“知道了。”

    知道了?知道了是什么意思?

    一直到了公司,两人都没有什么其他的交流。

    “谢谢你送我上班。”

    萧戎绕过车头,打开车门,“不客气。”

    他摸摸鼻子,“下次我会记得的。”

    下次记得?记得什么?记得送花?

    阮续必须一直默念,才能抑制住想要回头的冲动。

    冲动是魔鬼啊,千万别回头啊,忍一时以后天天吃肉啊。

    目送着那窈窕的身影消失在建筑物里,萧戎回到车中,戴上耳麦。

    “怎么样,有情况吗?”

    他话音刚落,一百米和两百米之外的车上的人动了起来,“报告队长,没有。”

    “好,继续盯着。”

    萧戎靠在椅背上望着高耸入云的建筑物,陷入了沉思。

    如果蒋白的口供无误的话,他怀疑刘冕之所以会对素昧相识的阮续动手的原因就是受到了那个神秘人的指使。

    他既然将矛头对准了阮续一次,萧戎怀疑就会有第二次,所以拉着小队的人过来蹲点。

    有他在,自然能保她安全无虞。

    想到阮续喝豆浆时满足的模样,萧戎摇头失笑。

    此刻,队员所在的车子。

    “哎哟,队长跟阮小姐说话的时候,温柔的都快滴出水了,怎么一跟我们说话就变成这样?”他学着萧戎冷漠的音调。

    他搞怪的样子连队员都看不下去,推一推他的肩膀,“你怕是活的太自在了,要是被队长知道你就等着脱层皮吧。”

    对讲机里传来萧戎的声音,“不用等了,我已经知道了。”

    两人打闹的动作一僵,瞬间坐直。

    “十公里负重越野!”

    “是,队长!”

    关掉对讲,萧戎掐掐额角,他跟阮续讲话的时候真的很温柔吗?

    阮续站在高大的落地窗前,从这里,只能看到一个渺小的影子,可她就是能确定,那个影子是萧戎。

    陆然正好进来,“阮总,李文渊似乎铁了心要跟阮靖远合作了,这段时间以来,已经是他第三次收购娱乐公司的股份了。”

    他走到阮续的身边,顺着她的目光看下去,只能看到来往的行人。

    阮续看他一眼,他收回眼神,将手中的资料交给她。

    接过资料略略扫了一眼,“好,你继续注意,弄清楚他们到底在图谋什么。”

    说着她拿起椅背上的衣服,“今天我要提前下班。”

    陆然:“那个……阮总啊,财务部的部长还有……”

    “让他明天再来。”说着,人已经拉开门快步离开了。

    首先印入眼帘的是那束夺人眼球火红玫瑰。

    萧戎本就五官俊朗,此刻手拿玫瑰,斜倚在车旁,就连周围路过的行人都忍不住一再回头看向他。

    阮续站在旋转门后面,借着绿植的掩护,丝毫不收敛眼中的热烈,直直的看着不远处站立的萧戎。

    直到她看够了,才缓步走出门,来到他的身边,“哎呀呀,看看这是谁呀?怎么在这儿站着呢?”她目光瞥向玫瑰花。

    萧戎将玫瑰递到她的面前,“你要的花。”

    阮续:“……”

    她就不应该因为一束玫瑰花就昏了头,朽木果然不能开出玫瑰花?

    她神情微妙,萧戎差点要挠头了。

    怎么不送花不对,送了花也不对啊?

    “走吧。”阮续抱着花上了车。

    耳麦里传来队员的声音,“队长!上车,看我给你发的定位,那家店还不错。”

    萧戎侧了侧头,转过身看到了阮续低头看花的模样,她眼中漾起的波纹,一圈一圈到了他的心里。

    晚餐结束,阮续抱着玫瑰花,“说起来应该是我请你吃饭的,救了我一次又一次。”

    耳麦里又传来队员的声音,“说下次有机会再一起去啊!队长!”

    寂静里这些微的声音十分明显,阮续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侧头朝着他耳朵的方向看了一眼。

    萧戎果断的按掉了手中的开关,无视阮续疑惑地眼神,“下次有机会一起吧。”

    阮续很想说还有什么下次啊,这么土味的直男约会只要又一次她就不想再来一次了。

    “好啊。”可嘴里却如是说道。

    回到家里,找出已经积灰的花瓶,细心的将玫瑰花插进去,望着娇艳欲滴的玫瑰,阮续嘴角的笑就没下去过。

    看着灯灭了,萧戎发动汽车,行驶到隐蔽的树木下。

    “汇报情况。”

    “报告队长,今天我们跟了一天,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点燃的烟头在黑夜中闪烁如萤火,“知道了,继续盯着。”

    他看过关于刘冕的心理评估,这个人偏执,又固执,不会轻易放弃,他在阮续这儿跌了跟头,是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

    现在,就要看那个幕后主使人会有什么样的打算了。

    “对了,越野改成两公里吧。”

    “谢谢队长!”对讲里传来队员的声音,“我就说有效吧……”

    黑夜中,萧戎打开车子的天窗,仰头看向星空。

    他闭着眼睛,静静的数着心跳。

    每一天,每一天,只有在这样的时候,他才会觉得安心。

    黑暗中,他隐藏于表面之下的念头缓缓破壳而出。

    不得不说,最了解你的永远都是你的敌人。

    刘冕从隧道里仓皇出逃之后,一直东躲西藏的过着日子,他隐藏身形,躲在了城中村不敢露面。

    一直到今天,从路人的口里得知各大路口的岗哨都撤了,才敢冒头。

    他知道华国的政策,一旦被逮住就是个死,他可不想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死在异国他乡。

    走到路旁的电话亭,插入抢来的电话卡,等待寻呼的声音让他莫名的不安,从心底焦躁起来。

    “喂,是我。”

    听筒里对方传来的声音十分气急,“这种时候你怎么敢给我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