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4 他心里确实有你

    更新时间:2018-11-15 14:35:11本章字数:2041字

    莫南栀很诚挚的对她深深鞠了一躬,然后将花束往前递了过去。

    时薇看着眼前一脸歉疚的女人,心里浮起一抹冷笑。

    下一秒,她直接将她手中的花束打落在地,跺着高跟鞋,将花束的花踩了个支零破碎。

    莫南栀就算脾气再好,终究也没见过这种阵势。

    她潜意识瑟缩了一下,而更难听的,还在后面。

    “你们是没耳朵还是什么?”

    “我当时说的话,他没有转达你吗?!”

    “既然没有听清,那我就再说一遍,我要的是你赔偿十倍的花过来!而不是这样的敷衍和打发!”

    莫南栀正欲解释,可时薇根本不给她开口的机会。

    “我告诉你,如果在今天之内我没有见到我要的东西,我一定会让你的花店彻底倒闭!”

    被责备的莫南栀,简直委屈极了。她咬了咬唇,最终什么都没说。

    在所有人看好戏的目光中,一道身影由远而近的走了过来。

    他手中闲散的握着几份资料,眉目间自有几分潇洒,惹得边上的女职员侧目连连。

    在看见眼前这一幕的时候,温洛衡先是一愣。

    奇怪,这不是那个花店的女人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继而看见时薇那遮掩不住的怒容,再加上满地的花瓣,他又开始猜想起前因后果。

    联想之下,他很快就明白发生什么了。

    温洛衡心中一动,暗道,该死,这个女人,该不会自作主张把花送来了吧?

    盛君御那小子的脾气他不是不知道,简直又臭又硬,自己在那劝了半天都没能说服他,她倒好,直接就违背了他的意思,这下可好玩了……

    想到这里的同时,他也小小的为莫南栀默哀了一阵。

    依照盛君御的性格,看来她铁定要被骂个狗血淋头不可……

    “你是聋了还是哑了?到底有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我告诉你,我可真的不是在跟你开玩笑!”

    这边,时薇见莫南栀跟哑了似的久久不说话,那气愤值简直就跟火山爆发似的。

    莫南栀隐忍着屈辱,再次弯腰道歉:“对不起,真的很抱歉……”

    “对不起有什么用?”时薇怒吼道,“你现在先跟我说一下,要怎么解决赔偿那接近一千只玫瑰的事!”

    莫南栀很为难的开口:“我们店里真的没有这么多花……”

    时薇冷笑,毫不留情道:“呵,那我就最后给你宽限一下期限,明天早上之前,必须给我送过来!”

    莫南栀简直急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自己原本也就是个小花店,先不说自己能不能进到这么多货,单单是一千只玫瑰的成本,就足以让她望而生畏。

    半晌后,她蠕动嘴唇,怯生生道:“时薇女士,这……”

    时薇眯了眯眼睛,霎那间声音提高八度,“怎么?不乐意是吧?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花店给砸了?”

    “哟,挺热闹的啊。”观摩半晌后,温洛衡那带着特有的玩味的声音,由远而近的传了过来。

    众人不约而同的朝他看了过去。

    走上前的温洛衡,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莫南栀,而后对时薇扯出一抹笑意,“这是怎么了?满地的玫瑰花瓣……是表白现场的玫瑰雨还是要进行玫瑰浴?”

    时薇冷哼一声,睨着莫南栀:“你自己问问她办的好事!”

    温洛衡装作顿悟过来的样子,然后转头问向莫南栀道:“怎么回事?”

    听到他的声音,莫南栀下意识就抬起头来看了一眼。

    居然是他!

    认出他后,莫南栀有刹那间的激动,心里莫名对他滋生了几分信任感。

    今天看他的态度也还算和气,那应该也不是个坏人吧?

    想到这,莫南栀也没瞒着他,嗫嚅的说出事情经过。

    听完她的表述,温洛衡佯装生气的对莫南栀怒斥,“你是怎么搞的?居然这么办事不力,这犯得是基层错误啊!你花店到底还想不想开下去了?”

    莫南栀见他有帮自己开脱的意思,赶紧也顺着杆子往下爬,连声道歉道,“对不起,我一定严格吸取教训,保证下次不会这样了……”

    温洛衡满意点了点头,对她的认错态度还算肯定。

    反倒是时薇,不依不饶的冷声道:“你还想有下次?我告诉你——”

    见她又有要燃起来的意思,温洛衡赶紧插话进来:“时大小姐,我看你也别生气了,你说说你长得这么美若天仙,为了这点小气到伤神,那多不值得?”

    接着,他又赶紧搬出盛君御来说事。

    “还有哦,君御说了,两家的合作马上就要开始,他今天晚上想请你时大小姐吃个饭来着,希望你能够赏脸哦。”

    最后一个哦字,他拖得意味深长。

    为了让她更加信任自己所说的,温洛衡接着道:“咳咳,你知道的,君御这小子抹不开面,所以特地定了束玫瑰,然后又让我来帮忙传达他的意思,不过你可以相信的是,他心里确实是有你的……”

    说到这的时候,温洛衡忽然又对莫南栀道,“赶紧的,再送一束最好的玫瑰花过来!”

    时薇正被温洛衡一番话给哄的找不着北呢,顿时态度也缓和下来不少。

    她瞪着莫南栀道:“还愣着干嘛,还不快走!”

    莫南栀自然是连声答应,出门之际,默不作声的感激着温洛衡。

    而温洛衡,在哄好里面那位姑奶奶后,终于歇了口气。

    他翻出手机,给盛君御打去了电话,将事情一五一十跟他复述一遍。

    盛君御在听完后,额角青筋直跳,揍人的心都有了。

    “温洛衡,你小子是不是故意的?你明知道我懒得见她,你居然还——”

    温洛衡倒是一点也不为所惧,反倒还嬉皮笑脸的应对道:“反正你迟早也是要跟她见面的,我只不过是做做好事,将你们的行程提前安排了一下而已。”

    话都说到了这个程度,盛君御简直也是没办法,最后只能无奈道:“行吧。”

    转念一想,他又带着气焰幽幽开口:“花店那个愚蠢的女人,我一定要找她算账!我看她真的是种花种多了,连脑袋也变成土做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