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5 你得负责任

    更新时间:2018-11-15 14:35:11本章字数:1608字

    隔天傍晚,盛君御驱车来到了‘众里寻他’花店门口时,脸上还挟着一股散不尽的怒气。

    他大跨步的下了车,朝花店内走去。

    远远地,他就看到那一大一小穿着围裙,正在忙碌的身影。

    盛君御表情不由有些臭。

    昨夜被温洛衡那家伙坑了一把后,被迫去和时薇吃饭,那女人不仅做作,而且咄咄逼人,简直不可理喻。

    结果一顿饭下来,他什么都没吃着,反而憋了一肚子火,方才一下班,就直接过来了,打算去找那个多事的女人算一算账。

    思忖间,人也走到了门口,盛君御直接推门而入。

    挂在门上方的铃铛,‘叮当’响起,门内的莫南栀和小包子闻声,立刻扬起一抹甜笑:“欢迎光临‘众里寻他’……”

    话音未落,便看清来人的相貌。

    竟是昨天来买花的男人!

    再次见面,他气场仍旧强大,一袭黑色西装包裹着颀长的身躯,看起来玉树临风,气质尊贵。

    只是不知为何,他脸色看起来相当不好。

    鉴于昨天发生那些不愉快的事,莫南栀热情也减弱了不少,轻轻撇了撇嘴,问道:“先生,买花吗?”

    盛君御咬了咬牙。

    这女人,居然还敢问这问题!

    “不买。我今天来是问你,昨天是谁让你自作主张把花送过去的?我不是说过,不必送么?”

    男人说话声音很冷,口气极差。

    莫南栀听了就有点不爽,“我只是本着我该做的,把花送到位,毕竟不能白拿钱,不做事。再者,那花最后,时小姐也收了,不是么?”

    听到这话,盛君御面色更是一沉,轻斥,“谁要你多事了?”

    昨天被时薇那般刁难,莫南栀本来心情就不愉快,这会儿这男人还专门跑来质问,心里更是恼火和委屈。

    “先生,我这做的是小本生意,对顾客的服务,一直都自我要求做到尽善尽美。我承认,昨晚我是多管闲事了,所以今天在这跟您赔不是。只是,下次如果您还要买花,麻烦高抬贵手,别来我们这了。您请吧。”

    说完这话,莫南栀不想再招呼,转身就去忙自己的了。

    盛君御愣在原地。

    他原本准备好了满肚子问罪的话,一下都哽在了喉咙里。

    他倒是没想到,这女人居然认错得这么快。

    愣神间,盛君御忽然感觉自己小腿似乎被什么扫了一下。

    下意识的低头,就瞧见豆点大的小包子拿着扫把,气鼓鼓地瞪着他,语气软糯道:“还愣着干什么?莫南栀让你出去,快走,别再这占地方。”

    话落,继续扬着扫把,要将他扫出去。

    盛君御蹙起眉头。

    这辈子,还没人如此敢拿着扫把挥他!

    没想到今天居然被一个小包子这般对待。

    盛君御忍了又忍,才忍着没把这小子拎起来打一顿,“闹够了没有?”

    小包子骤然听到那低气压的嗓音,还是愣了一愣,旋即就嚷嚷道:“才不够,昨晚南栀送花的时候,被人欺负。那坏女人还说要砸了花店,你们都是坏人,你们都欺负莫南栀。”

    盛君御听到这话,微微一怔,才想起昨天温洛衡的确说过,时薇刁难这女人的事情。

    他当时光顾生气了,如今想来,时薇那疯女人,肯定没少给脸色。

    他再度说不出话。

    这时,莫南栀再度折身回来,把小包子抱了回去,顺便夺走他手中的扫把,道:“包子,扫把是来扫地,不是用来扫人,你这样是不对的,知不知道?”

    “知道。”小包子撇着嘴应道。

    莫南栀满意的点头,“知道就好。”说罢,视线一转,对着盛君御道:“先生,你可以走了。”

    “不行!”小包子急声喝道:“你还不能走。昨天那个坏女人欺负了我家南栀,你得负责!”

    盛君御浓眉不由一挑,“哦?你希望我怎么负责?”

    这会儿他倒是不生气了,反而是被小家伙那生动的表情给挑起了兴趣。

    莫南栀不由抽了抽嘴角。

    这家伙还当真了?

    “包子,别闹,还有工作要做呢,忙得很。”她扯了扯儿子,劝说。

    小包子挥了挥手,小大人似的道:“那不行,南栀,咱不能白白被欺负。要不这样……坏哥哥,你请我家南栀吃顿饭,权当赔罪吧。”

    莫南栀眼角一顿猛抽,“臭小子,谁准许你做主的?”

    小包子没理她,目光直直的盯着盛君御,“怎么样?坏哥哥?请不请?”

    盛君御有趣的勾起了嘴角。

    这小子……

    一口一个坏哥哥,居然还要他请吃饭。

    他视线不由徐徐落在莫南栀身上。

    女人长得白白净净的,一张俏脸无比精致,即便素面朝天,也依旧漂亮动人。

    不知不觉,积郁了一天的怒火,竟悄无声息的褪去,致使他鬼使神差的应道:“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