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 以身相许什么的

    更新时间:2018-11-15 14:35:11本章字数:1828字

    好啊!

    听到这两个字时,莫南栀简直目瞪口呆。

    这家伙……居然答应了!

    “好什么好?我可没同意。”莫南栀连忙抢白,一边给儿子使眼色。

    这小子到底有没有搞清楚状况?

    她和这男人才见了两次面,他居然就把她给卖了!

    小包子压根没理会她的眼色,兴冲冲地伸出小短手,推搡她,“南栀,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换套好看点的衣服啊。”

    “莫羡!!!”莫南栀警告地喊他名字。

    小包子小手顿了一顿。

    莫南栀极少连名带姓的喊他全名,一般喊的时候,就是即将生气的征兆。

    他不由巴眨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声音软糯地问道:“南栀,你在生气吗?”

    莫南栀又是一怔。

    这小子……又卖萌!

    她一下就气不起来,无奈道:“没有,我只是觉得我和这位……哥哥不太熟,吃饭什么的,不合适。”

    “莫小姐,不过是吃个饭而已,你怕什么?再说,这件事的确是因我而起,所以这顿饭就当作是赔礼,更何况……我不喜欢对小孩子食言,所以,给你十分钟换衣服。我在外面等你。”

    话落,也不等莫南栀反应,转身就走了出去。

    莫南栀愣在站在原地。

    这男人怎么这么霸道!

    蹙眉间,小包子已然按耐不住,继续催促道:“南栀,走吧,我们换衣服去。你放心好了,我会保护你的。”

    于是,约莫四十分钟后,莫南栀带着小包子,已随盛君御坐在一家高档西餐厅内。

    这餐厅名为‘feast’,在黎城颇具盛名,里面装修辉煌雅致,婉转的小提琴曲在空中流淌,为气氛增添了几许浪漫感。

    这是莫南栀第一次来这里。

    据说,这里有媲美米其林三星级主厨的大厨坐镇,平时想来,还得提前两个月定位置,人均消费,几千起跳。

    今晚她们三人,一顿饭,都能抵上花店大半个月的收入。

    莫南栀暗暗咋舌,呆坐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

    小包子倒是不客气,坐在旁边的儿童餐椅上,对着一盘餐前开胃菜奋斗,腮帮子鼓鼓的:“南栀,这个不错,你试试。”

    莫南栀没反应,只是淡淡瞥了对面的盛君御一眼。

    男人就坐在那,似乎也没开口的意思,一张俊脸清冷俊美,没太多表情,看着倒不像是来赔礼的,反而比较像来讨债的。

    这都什么事儿啊!

    莫南栀郁闷地拿起叉子,往嘴里塞东西,由衷期盼着这莫名其妙的饭局能早点结束。

    盛君御瞧见她一脸不郁,下意识的问了句,“怎么了?东西不合胃口?”

    莫南栀呛了一下,连忙摆手,“怎么会,挺好的。”

    这一顿几千块钱,就算煮的是大白菜,都得说好吃吧,不然多侮辱那些钱啊!

    盛君御见她眉眼生动,想法几乎都写在脸上,不由勾起嘴角,泛起一丝捉弄她的兴趣,“是吗?那我怎么看你一副不高兴的样子?还是你觉得,我这样的赔礼方式,不够诚意?如果有什么意见,你可以提。”

    莫南栀连连摇头,“不用了,这样就够了。”

    “你确定?真不用我以身相许什么的?”

    这话一出,莫南栀当场就被呛到了,咳得一口气差点没上来,顿时没好气道:“谁要你以身相许了?”

    “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那眼神,像逗小狗似的。

    她瞬间会意过来,自己被耍了。

    “你……”

    莫南栀有几分恼怒,想斥责他,正巧,服务员把主菜送过来了,于是,她刚到嘴边的话,只能硬生生的憋回去。

    过了一会儿,菜全部上了桌,有红酒,牛排。

    那牛排摆盘精美,仿佛一副艺术画作,让人舍不得下手。

    盛君御见状,干脆把她面前的牛排端到自己面前,动作甚是优雅的帮她切,一边道:“这里的食材,都是两个小时前刚空运过来的,很新鲜,你今晚有口福了,多吃点。”

    莫南栀忘了生气,开口道:“我可以自己切。”

    盛君御却不理会,利落的切好后,又绅士的放回她面前,“吃吧。”

    莫南栀顿时有些脸热。

    这还是第一次有男人给她切牛排。

    以往她总觉得,这样的情景,只有情侣之间才会出现,但现在,这个才见了两次面的男人,竟做了类似的事情。

    她一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

    与此同时,时家。

    宽敞的大厅内,时薇坐在沙发上,有些气恼的把手机丢到一旁。

    她面色满是不快,“混蛋盛君御,竟敢不接我电话!”

    昨夜,她应了盛君御的约,去跟他吃饭,去的时候,她心情比什么都愉快。

    谁知,吃完后,那男人居然撇下她,直接走了,连送她回家都没有。

    今天她打了他一天电话,结果他不是没接,就是故意挂掉。

    越想越火大,时薇再度捡回手机给助理打电话,“不是让你去查盛君御的行程么?怎么到现在还没消息?”

    助理许易战战兢兢地应道:“小姐,盛总的行程,已经查到了,只是……只是……”

    说到一半,他有些欲言又止。

    时薇极度不耐烦,“只是什么?有话快说。”

    “呃……是。盛总目前在feast跟人吃饭,我已经把照片发您手机上了。”

    听着助理口气有些不对劲,时薇立刻挂断电话,翻开微信。

    然后就看到盛君御和一个女人吃饭的照片。

    时薇面色一下扭曲起来,扬手直接把手机摔了个粉碎。

    “盛君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