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7 你这个贱女人

    更新时间:2018-11-15 14:35:11本章字数:2418字

    晚上八点左右,一顿昂贵且浪漫的晚餐,总算结束了。

    莫南栀抱着小宝,和盛君御并肩走出餐厅,一边道:“盛先生,谢谢你的晚餐。”

    盛君御把车钥匙丢给侍者,吩咐让他去把车开过来,完了才淡淡瞥她一眼,“不必,这是赔礼晚餐,以后就不欠你了。”

    莫南栀一时无言以对,她怀里的小包子,则虎头虎脑地探出脑袋,道:“哥哥,看在你诚意不错的份上,就原谅你啦。”

    盛君御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怎么,不叫坏哥哥了?”

    小包子歪着脑袋,理直气壮道:“莫南栀说过,有错能改,就是好孩子,所以你不是坏哥哥了。”

    盛君御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这是什么歪理?

    谈话间,侍者已把车开了过来。

    盛君御接过钥匙,对着母子俩道:“上车,我送你们回去。”

    “呃,这个就不麻烦盛先生了吧?”

    莫南栀一心不想和他有太多牵扯,连忙拒绝道。

    盛君御停下步伐,淡淡瞥了两人一眼:“给你两个选择,一,自己上车,二,我抱你上去。”

    语气是不容置喙,且霸道的。

    莫南栀顿时有些没好气。

    她算看出来了,这男人就是个暴君!

    就在她举棋不定间,盛君御居然一把抢过她怀中的小包子直接给塞进车里。

    这男人真的一点都不讲道理啊!

    莫南栀正要跟他急,里头的小包子在挣扎过后,竟然由衷的感慨起来,“哇,这个车子的座位好舒服,好软呀,就像坐在棉花上一样!我都有点舍不得走了呢……”

    莫南栀一头黑线。

    这么小的年纪,居然也学会了势力的享受……也不知道谁教他的。

    她心想着,回去一定要把这个小家伙好好教育一番不可!

    思忖间,盛君御已经十分绅士的开了另一侧的车门,他嘴角扬起一抹邪佞的笑,道:“莫小姐,请吧。”

    话虽如此,语气却没有一点谦恭的意味。

    特别是那张俊美不似凡人的面庞,更是矜贵冷酷……

    莫南栀撇了撇嘴,也是这时,距离这不远处的一辆轿车里,驾驶座里的时薇表情阴冷,死死的盯着他们二人。

    特别是针对莫南栀时,那刀子一样的目光,像是恨不得将她给碎尸万段。

    简直令人不寒而栗。

    时薇手指紧紧的抓住方向盘,指甲几乎要扣紧掌心里。

    盛君御简直太过分了!

    昨天不愿意送她回家,今天居然跟一个有了孩子的女人吃饭,还摆明要送她回去!

    看他那个神情,不仅没有跟她在一起的不耐烦,反而像是乐意之至。

    这不是摆明了对她的羞辱么!

    这个狐狸精何德何能,居然敢胆大包天的勾引她时薇的男人,简直是找死!

    这个念头一冒出,时薇的瞳仁都变成了血色,大脑的血液在翻涌着。

    下一刻,她再也控制不住的踩向油门,直直朝莫南栀的方向撞过去……

    此时的莫南栀正准备上车,远处忽然照来两道耀眼的车灯,接着,是一串急促刺耳的喇叭声。

    她下意识举起手遮住光,而盛君御,则是危险的眯了眯眼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她给拦腰抱到了一边。

    剧烈的撞击声回响在耳畔,莫南栀心中猛烈一紧,从盛君御怀中抬起眼眸。

    车门已经被撞歪,车身更是被撞得凹了下去。

    想到小包子刚刚还坐在里面笑嘻嘻的场景,莫南栀脑海一片空白,险些失去理智。

    而一旁的盛君御,莫名的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

    “包子!”吼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她身体像是一根离弦的箭,飞一般趴到车窗上,无助而急促的拍打着。

    可座位上空无一物。

    莫南栀见状,差点没晕过去。

    她的声音很快带着浓重哭腔,“包子,你没事儿吧?你在哪啊!”

    盛君御心也跟着提起来,甚至忘记要去追究肇事者的责任,跟着走到莫南栀的身边。

    好在,车窗里很快就出现了一张惹人怜爱的小脸。

    小包子眨巴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笑眯眯道:“莫南栀,你可真是个爱哭鬼,我没事,好着呢,就是刚刚被颠到座位底下去了……”

    莫南栀这才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泪眼婆娑的同时,将另外一边车门重重拉开,小包子趁势爬了出来,被她紧紧抱在怀中。

    刚刚那一霎那,她真的是被吓疯了。

    差一点,她就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包子了。

    “以后不许再吓你妈咪了,知道吗?”盛君御见到他这副俏皮的模样,声音略有责备。

    小包子吐了吐小舌头,可爱的回答:“知道啦!”

    驾驶座里的时薇,看到这温馨的一幕,简直气到咬牙切齿。

    这个女人,真的是太恶心了!

    居然敢带着一个小野种,光天化日之下勾引她的男人!

    此时,她面前的安全气囊已经高高弹起,除了额头上有一个小小的淤青,别无他伤。很快她就整理好仪容,步伐很重的走下车。

    “你们在干什么!”时薇食指发颤的指着他们,脸色非常不好。

    莫南栀一愣,回过头来,这才看清了时薇的脸。

    “你这个贱女人!”还不等他们开口,时薇便大步流星的走过来,扬起了手想要扇向她。

    小包子条件反射瑟缩了一下,可还是顽强的张开双臂,想要挡在莫南栀面前。

    眼见她的手掌就要挨到莫南栀脸上的那一瞬,忽然有人比她动作更快。

    有力的大手握住时薇的手腕,盛君御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寒意:“时薇,你在干什么?”

    “我干什么?”时薇冷冷的一笑,“我在惩罚勾引我男人的狐狸精!”

    莫南栀这才猛然连想起来,时薇跟眼前这个男人,似乎是男女朋友关系。

    想来,她是误会了自己跟这男人……怪不得她这么生气呢。

    想到这,莫南栀赶紧将包子给放下来,尴尬的道歉:“小姐,我想你误会了……”

    “误会什么?误会你是个下贱荡妇的事实?”时薇当下也不顾这里是公共场合,当场发起飙来,话说得十分难听,“你老公呢,他知道你在外面这么明目张胆偷人吗?呵呵,居然还有脸带着自己的小孩过来,难道你是想让你小孩也继承你下贱的风气么?”

    原本一心想要解释的莫南栀,脸色一下变得非常难看。

    不管怎么说她可以,但小包子是她的禁忌!

    莫南栀死死咬住下唇,同时将小包子的耳朵给捂住,想让他隔离掉这些不好的话。

    小包子稚嫩的声音里,有着掩藏不住的怒意,“不许你这么说南栀!”

    盛君御的声音则是满是冷冽:“时薇,你给我住口!”

    一大一小两句话,同时在空气中回响。

    “我凭什么要住口?”时薇冷笑连连,简直气到快要发疯,“盛君御,你别忘了,你是我的未婚夫!”

    原本,时薇以为自己这句话能够威胁到他。

    但没想到的是,盛君御接下来的这句话,直接将她打入了谷底。

    “那从现在开始,我们婚约取消。”盛君御薄唇微动,冷酷的声音里,没有夹杂丝毫的感情。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时薇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声嘶力竭的大吼着:“盛君御,这种玩笑一点都不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