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8 就吻了她

    更新时间:2018-11-15 14:35:11本章字数:2264字

    盛君御并没有理会她,如同万年冰川一般寒冷的声调里,仍旧在不动声色的宣布着,“顺便提醒你,我的未婚妻,也另有人选了。”

    “是谁?”时薇下意识就问道。

    “是她。”

    他重重揽过身边莫南栀的肩头。

    莫南栀闻言,差点被惊掉了下巴。

    时薇也呆住了。

    几秒之后,她开始情绪失控,开始发狂:“我不信!你的谎言实在太粗糙了,盛君御,你一定为了跟我赌气,才说这种气话的对不对?!”

    盛君御笑意泛寒,他不是个小孩子,不仅没时间跟她赌气,也很清楚自己在说什么。

    至于莫南栀,反应过来后,脸上爆红,潜意识就要将他推开。

    “盛先生,你别闹,放开我。”

    她急忙要挣扎出他的怀抱。

    可盛君御不容她抗拒。

    宽大的手掌穿入她的发间,冰冷的薄唇直接覆盖上来。

    脑袋天旋地转的那一刻,莫南栀的世界里仅存着的,只有他霸道的气息。

    他这个带着宣誓性的吻,等同于直接跟时薇证明了,他没有说谎。

    可除了他自己外之外,所有人都没料到会有这么一幕发生。

    莫南栀眼睛瞬时瞪大,愣在原地。

    小包子萌萌哒的小脸,更是呆了又呆,脑海冒出一连串莫南栀曾经跟他说过的话…女孩子是不能随便被男孩子亲亲的。

    而现在这个坏哥哥,居然当着他的面,亲亲了莫南栀!

    这种吃豆腐的行为,十分不好!

    小包子顿悟过来,立刻鼓起腮帮子,气呼呼地抬起脚,用最大的力气,对盛君御噌亮的皮鞋踩了下去,小嘴还在愤愤不平的喊道:“坏哥哥,谁让你吃莫南栀豆腐的,快放开她,不然我就跟你决斗!快点……莫南栀只有我一个人可以亲亲!”

    被打扰的盛君御显然十分不满,而莫南栀也借机,十分狼狈的推开了他。

    她捂着通红的脸颊,羞愤又恼怒的瞪着盛君御。

    这混蛋……

    他怎么能不经她同意,就吻了她呢?

    太过分了!

    她本想斥责一翻,时薇一张脸已经气得颜色变幻,“你……你们……”

    此时的时薇,内心是震惊大过于愤怒的。

    谁都知道盛君御是个超级洁癖的男人,平时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碰他,特别是女人,他一向是敬而远之。

    因此在景城,他素来有禁欲男神的称号。

    可现在,他竟当着她的面,跟别的女人搂抱亲吻。

    时薇感觉自己活生生被打了脸,气得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莫南栀连忙要解释,“时小姐,你听我解释,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之间是清白的……”

    “清白?”时薇笑得让人毛骨悚然。

    当着她的面这么卿卿我我,她居然还说自己是清白的!

    如果刚刚那个小孩子没出声,他们是不是打算还想活活来场春宫大戏?

    时薇简直要气疯了,“你所谓的清白,就是当着我的面,更加肆无忌惮的勾引我未婚夫是吧?你这个贱人,简直不要脸!”

    莫南栀哑口无言,人生第一次,她有了一种百口莫辩的感觉。

    而旁边那位‘肇事者’,居然还若无其事的不说话。

    莫南栀顿时没好气地扯了扯盛君御的衣袖,道:“你倒是跟她解释一下啊!要是让她一直这么误会下去,我可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解释什么?”盛君御勾唇邪肆一笑,看着她的眼神,忽然变得温柔下来,“解释你是我未婚妻的事实吗?我觉得,以她的智商,对这件事已经足够了解了。”

    “你!”莫南栀简直就像被雷劈了一样,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

    这个男人,怎么会这么无赖,这话也是,简直是越说越乱,越来越解释不清……

    时薇看着两人显得无比亲昵的互动,又看着莫南栀满脸通红的神情,气得浑身都在发颤:“贱人,贱人,我不会放过你的!”

    话落,她整个人朝莫南栀扑了过去。

    莫南栀抱着小包子下意识的后退,而盛君御速度极快的挡在他们娘俩的跟前,面色沉冷,“闹够了没有?”

    “不够!盛君御,明明我才是你未婚妻,你为什么要这样个对我?”时薇尖声怒吼。

    盛君御眼中划过一丝厌恶,挥开她的手,道:“看看你自己什么样子。”

    时薇连退几步,才勉强稳住身子。

    她瞧见盛君御有些愠怒,心头不由一凛,所有嚣张气焰,顿时缩减了一半。

    这男人发起怒来的威慑力,还是不能小觑的。

    她顿时不敢再张牙舞爪,只能满腹委屈控诉,“盛君御,你凭什么凶我,我承认刚才是我冲动了,可是……你怎么能跟这样一个女人在一起?”

    这样的女人?

    盛君御冷着一张扑克脸,沉声问:“我要跟什么人在一起,是我的自由,与你何干?”

    时薇被这话刺激到了:“你怎么能这么说!”

    盛君御眼中已经开始不耐烦,声音越发冰冷无情,“时薇,话我已经说明白了,今后,她就是我的女人!所以……闹够了就给我滚!”

    时薇气得七窍生烟,满心不甘。

    凭什么啊!

    她相貌、家世都比这女人好无数倍,盛君御凭什么不要她,宁愿捡这么一只破鞋?

    “盛君御,你就这么喜欢当接盘侠吗?你以为,以盛家这样的名门望族,会接受这样一个女人进门么?你难道忘记盛家长辈已经内定,我来当你的未婚妻了吗?”

    说到最后一句话 ,时薇已经开始有恃无恐。

    没错,只要盛家长辈一天不承认,这野女人就一天进不了盛家的门!

    盛君御闻言,丝毫不为所动:“我的未婚妻,不需要别人来定。在我眼中,这个带着孩子的女人,至少比你可爱一万倍。”

    他的嗓音带着好听的磁性,而那股寒冷的调调,却无情地刺穿时薇的心。

    时薇好不容易压下的火气,瞬间又暴走。

    她气双眼都泛着通红的色泽,“好,很好,盛君御,我记住你今天说的话了。”说完,视线转向莫南栀,充满怨毒,“贱人,别以为今天他护着你,我就会饶了你。得罪我,别想有好日子过。”

    莫南栀眉头不由蹙得死紧。

    这事情真是越扯越乱了。

    她下意识地抱紧小包子,狠狠刮了盛君御一眼。

    都是这混蛋惹的祸!

    盛君御眯了眯眼睛,浑身散发着极其可怕的低气压,“时薇,我也警告你,你要是敢动他们母子两一下,我会让你一辈子都不能安生!”

    莫南栀一下愣住,就这么看着他……

    男人身材颀长伟岸,面色冰寒,原本该令人畏惧的气势,却在此刻,让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心感。

    某一时刻,她心里竟生出一个错觉。

    眼前这个男人,会一直一直守护着他们娘俩儿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