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9 简直不要脸

    更新时间:2018-11-15 14:35:11本章字数:2430字

    当晚回去后,莫南栀哄睡了小包子,自己却失眠了。

    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满脑子都是餐厅门口的那个画面。

    那男人说的话,简直就跟做梦一样。

    原本她以为,自己独身了这么多年,,吃了那么多苦,自己可以坚强的面对一切,可没想到,他随便一句话,就能让她心如止水的心湖,泛起涟漪。

    她这是怎么了?

    莫南栀锤了锤脑袋,觉得心里很乱很乱。

    明明她跟那男人只有几面之缘而已,没想到竟受到这么大的影响。

    莫南栀告诉自己,不能这样。

    今天发生的事,他充其量不过是把她当做一个挡箭牌,今后说不定再也没有任何牵扯了。

    想到这,莫南栀心情总算平复了一些。

    是了。

    自己眼下的目标,就是让小包子健康快乐的长大,把妈妈照顾好,把花店经营好。

    除此之外,她别无所求,也不敢太过奢望。

    似乎要呼应她的想法,原本已经睡着的小包子,忽然咿咿呀呀的咕哝起了梦话:“坏哥哥,快点放开我家南栀,不许抱她,她是我的……”

    听着这些可爱的梦话,莫南栀情不自禁就笑了出声。

    得子如此,夫复何求?

    ……

    时间一晃,转眼到了情人节。

    大街小巷,处处都彰显着浪漫的气氛。

    许多商家早已在门口装饰好许多粉红色的心形气球,巧克力也是多出各种新花样。

    就连花店的生意,都迎来了高峰期。

    这天,莫南栀为了能够早早去花市进货,抢到最新鲜的花,一大早就将小包子送进了托儿所里。

    “莫南栀,一定要注意安全喔!”小包子很乖巧的站在托儿所门口,对她挥手。

    莫南栀顿时觉得心里暖暖的,干劲十足。

    宽阔的柏油路上,她开着一辆贴着大熊猫贴纸的微型皮卡,载着半车的玫瑰,往店里赶。

    正走到一半路程的时候,欢快的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来电的是她妈妈,她按了下挂在耳朵上的无线耳机,应道:“妈,怎么了?”

    话音刚落,那边立刻传来宋母慌乱不堪的声音:“南栀……你快回来,店里出事了!”

    “什么!”莫南栀心中一惊,连忙安抚母亲:“妈,您别着急,慢慢说。”

    “你,你还是先回来看看吧,快点……”宋母声音慌里慌张的,听起来似乎还有几分害怕的意味。

    隐隐约约的,莫南栀还能听到,话筒那边传来了喧闹的打砸声。

    她心跳顿时漏跳了一拍,下一刻,猛踩油门,往店里飙去。

    大约十五分钟后,她总算赶回店里。

    可还没进门,就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

    只见花店的玻璃门已经被砸碎,破碎的花盆和泥土碎落一地,所有的花朵都被糟践得满目疮痍,她每天辛苦擦干净的白色墙壁上,还被人喷了醒目的红漆字。

    字眼更是恶毒醒目:狐狸精,勾引有妇之夫,不得好死。

    店外围了不少群众,对着店里指指点点。

    “这莫小姐平时看着挺乖巧的,怎么会做出那么下作的事情,真是看不出来呀。”

    “可不是?今天来的那伙人可凶了!”

    “呵,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还这么不知检点?也不知道给孩子做做榜样,简直不要脸。”

    “是啊,丢人丢到家里来了!”

    无数话语包含慢慢的恶意,钻入莫南栀耳中。

    她只觉得浑身血液凝固了,脑袋里一片嗡鸣。

    絮乱间,她想起了那天时薇那晚放的狠话。

    她说,你以后别想有好日子过。

    所以……这就是她的报复吗?

    她可真的够狠的!

    莫南栀脸色一下变得非常难看。

    她没空理会那群叽叽喳喳、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观众,因为还有比这更重要的事……

    “妈,你在不在?”

    莫南栀冲进店里,语气焦急的喊道。

    视线同时转了一圈,却没瞧见母亲的身影。

    她的心一下被提了起来,不顾满地的碎玻璃,进店寻找,“妈,你在不在?别吓我,我回来了,你出来啊……”

    “南栀……妈妈在这里。”

    忽然,桌底传来了母亲小声的呼喊声。

    莫南栀连忙冲过去,就瞧见母亲躲在桌底下瑟瑟发抖,旁边还有被砸坏的轮椅。

    “妈!”

    莫南栀眼眶一下红了,连忙将母亲扶起,到旁边坐下。

    莫母紧紧抓着莫南栀的手,眼神里带着明显的畏惧,“南栀……你总算回来了,他们……他们走了吗?”

    “妈,他们已经走了,别怕。”

    莫南栀一边安慰,一边检查母亲的身体,“快让我看看,你有没有受伤?”

    “妈妈没事。”

    莫母松了口气,视线在花店内扫了一圈,发现,里面已经面目全非。

    她心头一酸,泪流雨下,“南栀,是妈妈没用,让那群流氓砸了花店,这都是你的心血,对不起……妈妈真的好没用,只会拖累你。”

    “不怪你,妈,你人没事就好。”

    莫南栀连忙柔声安慰,不过心中还是腾起了怒火。

    时薇,简直欺人太甚!

    这家店,是她们一家人的命,她更是耗费了无数心血,可她却这么轻易就给毁了……

    看着店内满目苍夷,她心像被人拧了一把,疼得泛苦。

    这时,莫母似想到了什么,忽然拽住莫南栀的手臂,焦急道:“南栀,这群人能找到店里,那会不会对咱们家小包子不利……”

    莫南栀心头一颤。

    对,小包子!

    犹记得,那晚时薇仅见到她和盛君御站在一块,就要开车撞她。

    后来盛君御那家伙又宣布自己是他的女人,时薇恐怕杀了她的心都有了。

    今天来店里找茬,恐怕只是其一,小包子那边,她可能也不会放过。

    想到这,莫南栀脸色煞白,刷的从地上站起身,“妈,那群人应该不会再来了,你一个人在这等我行吗?我去找包子。”

    “你快去,南栀,不能让包子出事啊。”莫母急忙催促。

    莫南栀重重点头,转身又冲出花店,迅速赶往包子所在的幼儿园。

    约莫十分钟,莫南栀来到幼儿园外。

    这会儿正好是下课时间,到处能瞧见小孩子玩闹的身影。

    莫南栀环顾一圈,没瞧见小包子,索性就要去班级里找。

    结果才没走两步,就被一位老师拦住了,“诶诶,那位小姐,现在还不到下课时间,你进来干什么?”

    莫南栀停下脚步看去,发现正是小包子班上的老师,她连忙走过去道:“赵老师,我来找莫羡。”

    “莫羡?”赵老师上下打量了莫南栀一眼,嗤笑道:“哦~原来是莫羡的母亲啊?你来找他有什么事儿么?”

    “我……我就是看看他。”

    她想确定包子有没有事。

    赵老师正想回答,旁边另外几个班级的老师正好经过,不由纷纷道:“呵,这就是莫羡的妈妈啊,长得的确不错,有勾人的资本。”

    “这年头,要是没点资本,怎么当小三呢?”

    “真是下贱,生了个野种就算了,又去破坏人家庭,是有多缺男人啊!”

    听到那些满是嘲讽的话,莫南栀心里像被人揍了一拳似的,难受得慌。

    时薇……居然真的朝幼儿园下手了,而且还是用这么恶毒的方式!

    她被说没什么,可小包子还小,就要承受别人异样的眼光,那对他来说,该是多大的伤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