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8 该不会是认真的吧?

    更新时间:2018-11-15 14:35:11本章字数:2036字

    看到莫南栀自然喜悦的笑容,盛君御一向冷淡的脸也不由得变得柔和,不知道为何,一看到这个女人的笑,他心头也会觉得莫名地喜悦,这种陌生的情绪前所未有。

    莫南栀并没有注意到盛君御情绪的变化,她沉浸在对未来新生活的向往中。

    和盛君御名义上在一起后,男人几乎都陪在她的身边,他们就像普通的夫妻一般,日常起居都一起,中午,他们两人在外一起吃了午饭,莫南栀去了花店,盛君御就回了公司。

    公司内,盛君御处理这几日堆积的一些公务,毕竟这些日子他花了不少时间去处理莫南栀的事情,这和他一向以公事为上的做事风格也不太相符,不过他明显还没有注意到这方面的变化。

    温洛衡敲了敲办公室的门,一进来就看到盛君御在办公,严肃一丝不苟。

    “让财务部重新做一份报告过来,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盛君御用力一甩,那份财务报表就扔到了温洛衡面前。

    温洛衡似乎已经习惯了盛君御这种挑剔,随手夹在了身侧,不过他并没有急着出去。

    盛君御抬起头,淡淡地看着他:“还有事?”

    “你对那个女人,该不会是认真的吧?”温洛衡轻抬了一下金丝眼镜,眸子折射出一丝审视的味道,这么多年,他可没有见过盛君御对哪个女人那么上心,不,盛君御的目光从来不会在任何一个女人身上多停留,更不用说如此大费周章。

    盛君御放下手中的笔,单手支着下巴,他眸子微转,却让人看不出情绪。

    “你到底想说什么?”

    温洛衡叹了一口气,不得不提醒道:“你这么大费周章的,又是给她购置别墅,又是买幼儿园,还给她翻新了花店,要是让时薇知道了,那不是打她时大小姐的脸吗?”

    以时薇那心高气傲的性格,怎么能受得了呢?

    盛君御却不以为然,冷哼一声:“我的事情还轮不到她来插手,而且我和她的婚约早就解除了!”

    温洛衡无奈地扶着额头,盛君御做事一向不按常规出牌,往往让人措手不及,就像和时薇的婚约,说解除就解除,让他又担忧又无可奈何。

    “行行,你盛大少爷天不怕地不怕,自然不把时薇放在心上,不过你要想清楚,如果你真地要和那个女人在一起,时薇可不是好打发的角色。”想想时薇的手段,又是砸花店,又是散播流言,向幼儿园施压逼退莫羡,这些都不是莫南栀那个柔弱女子可以抗衡的。

    盛君御自然知道温洛衡话里的意思,他黑眸微沉,似乎在沉思什么。

    “这些我自有安排,你不需要多管。”盛君御似乎想到什么,吩咐道,“以后但凡是我们公司旗下需要买花的,统一从众里寻他采购,不过这件事情不需要让莫南栀知道。”

    温洛衡闻言,眼里带着几分调侃看着盛君御,看得盛君御脸都黑了,一脸不满的样子。

    被一个大男人盯着,任由谁也会不爽,更何况是盛君御。

    “你笑什么?”盛君御黑着脸问道。

    温洛衡却是啧啧感叹,带着几分调侃,又带着几分感慨:“没有想到我们盛大少爷也有这样温柔体贴的一面,要是时大小姐知道,不知道该有多心碎!”

    盛君御没有好气,直接甩了一个文件,朝着温洛衡劈过去,却被他灵活地躲开。

    “办好你的事情,别那么多废话!”盛君御有些气急败坏,似乎在掩饰一些不同寻常的情绪。

    温洛衡收敛了笑,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是,包在我身上,保证给你办得妥妥当当的!”

    “对了,盛伯父盛伯母的旅行快结束了,马上就会回来了,要是知道这些事情,一定会抓你去问话的,你可要提前想好应对之策啊!”温洛衡好心提醒道。

    盛君御黑眸微眯,视线却透过落地窗看向远处,似乎在思索什么,过了很久,才悠悠地开口:“我知道了。”

    ……

    和盛君御的平静不同,天承集团的总裁办公室内,气压低沉得可怕,似乎随时会有一场风暴席来。

    助理战战兢兢地汇报她打探来的消息:“听说,盛总前两天在市中心买了一个别墅,还让人购置了家具,似乎为什么人准备的……”

    时薇手中的钢笔,随着“砰当”一声脆响,立刻折成了两半。

    “继续说!”时薇的手重重地拍在了她实木的豪华办公桌上。

    “还有,盛总让人买下莫羡读的那家幼儿园,还把园长赶走了……还让人重新翻修了众里寻他,而且还扩大了店面……”

    助理的话音刚落,刚刚还堆积在办公桌面上的文件,就被时薇怒气地一把推到了地上,“哗啦”一片,文件乱飞,一地凌乱。

    “时总……”助理担忧地开口,时薇已经站起来,美艳的脸上却

    是一副吃人的怒火样子,“莫南栀那个贱女人,到底有哪点值得他如此费尽心思讨好!”

    盛君御可从来没有为她做过这些,而那个下贱的女人,却轻易地得到了。

    “时总,您别生气!”助理努力想要平息时薇心头的怒火,讨好道,“盛总可能只是同情那个女人而已,毕竟那个女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盛总虽然面上冷漠可是难免心软,对那个女人不过是救济而已。”

    “救济?他要做到这种程度吗?”时薇冷哼一声,双手一点点地捏紧,红色的指甲划过办公桌面,发出尖锐的声音,让助理听得心慌,不过她只能尽力劝道:“时总,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在这个关头,你不能急着去报复那个女人,要暗中观察一下,只要等到盛老爷和盛夫人回来,想办法履行婚约才是关键啊!”

    即使助理极力劝说,可是时薇气在头上,实在吞不下这口气,反而越想越怒,恨不得立刻让莫南栀消失在她的面前,才能解她心头之怒。

    助理见状便明白时薇不会善罢甘休了,她这个上司的脾气她又不是第一天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