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9 她的底线

    更新时间:2018-11-15 14:35:11本章字数:2008字

    时薇打定主意,不管助理的劝说,直接抓起了包包,去停车库把车子开出来,直奔众里寻他,她时薇可不是会吃亏的人,既然莫南栀惹她不痛快,不管用什么手段,她也会让莫南栀痛不欲生。

    更何况,盛君御是她认定的男人,既然莫南栀有种招惹,那就别怪她,心狠手辣了。

    众里寻他门口。

    花店正在重修整顿中,莫南栀推着莫母,带她在花店转着,这些天,母亲因为时薇捣乱的事情一直担忧心烦,牵肠挂肚,莫南栀很是过意不去。

    “妈,你看,现在花店正在重新整顿,而且这次重修还会打通前后几个店面,扩大花店的面积,这次装修也会比以前更加豪华精致,花店会越来越好的,您就放心好了,不要操心那么多,安心享清福好了。”莫南栀笑得温柔,语气中有着憧憬,她原本以为毁了的心血,正在一点点重塑,她的心也慢慢定下来了。

    莫母却有些担忧,毕竟她经历了那么多人生风波,知道世上没有白来的成果,才几日,花店就重新装修,而且有越发豪华宽阔的趋势,这些都是要用钱砸出来的,而这些钱从何而来。

    莫母正想问,就听到有车子停在门口的声音。

    随着“砰”的一声,车门关上,“蹬蹬”的高跟鞋犹如魔鬼来临的声音,时薇怒气冲冲地踏风而来,一上来,就大骂:“莫南栀,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

    “你怎么来了?”对于这个不速之客,莫南栀可是没有半点欢迎。

    “当然是教训你这个下贱的女人!”时薇的话音一落,她就上前一步,扬起巴掌,正面朝着莫南栀的脸挥过去,莫南栀反应及时,立刻躲开,又连连退后了几步。

    “时小姐,别欺人太甚,你砸了我的花店,还暗中吩咐幼儿园欺负我的儿子,这些还不够过分吗?你还想怎么样?”莫南栀原本平静的眸子,也泛起了怒气,她的拳头不自觉地捏紧,想到这些天的风波事故,都是拜这个女人所赐的,她怎么能不怒呢?

    恨自己的无能无力,更怨恨时薇的蛮横狠辣。

    “我想让你消失,彻底消失在我面前,消失在盛君御的面前!”时薇看着莫南栀的那张清丽的脸,越看越恼火,她恨不得撕碎了眼前这张嘴脸。

    “那恐怕不能如你所愿了,我不会消失的。”莫南栀冷笑一声,不屈地抬头,冷冷地与时薇对视。

    这无疑是在时薇的怒火上浇油,她的怒火更上一层了,时薇扬起巴掌,打算再度挥过去,莫南栀却早有准备,及时地截住了时薇的手掌。

    “时小姐除了甩耳光就没有其他的招数了吗?”莫南栀嘲讽道。

    “莫南栀,你……放手!”时薇狠狠咬着牙齿,从来没有人敢对她这么放肆,莫南栀这个低贱的平民女人,竟然如此大胆狂妄,敢对她动手。

    “时小姐,如果耍够了小姐脾气,那么就请回去吧!我这个小店容不下你这尊大佛!”莫南栀深吸了一口气,冷淡地开口,毕竟和时薇撕破脸,对她并没有好处。

    毕竟时薇是天承集团董事长的女儿,有权有势,她什么都没有,如果强行要斗的话,未免有点自不量力了。

    莫南栀松开了时薇的手,就打算送客。

    没想到时薇打不成莫南栀,就把目标转向了坐在轮椅上的莫母。

    时薇上前,用尽全力,疯狂地推着莫母的轮椅,这一切发生得猝不及防,莫母没有一点反抗的力气,眼看着轮椅就要被推倒了,莫母的身子从轮椅上倾倒出来。

    莫南栀像一般冲上去,用身子接住了要掉下来的母亲,重重的一声响,在关键一刻,莫南栀还是接住了莫母,两人一起摔在了地上。

    “妈,你怎么样?没事吧?”莫南栀着急地检查着母亲的身体状况,莫母完全被吓呆了,苍老的脸上略显苍白,一丝血从莫母的手背上一点点溢出来。

    那红色的血,像是滴进了莫南栀的心尖,绞痛着她的心。

    “莫南栀,你可真孝顺啊!”时薇看到莫南栀如此狼狈,心里的怒气解了几分,她掩唇一笑。

    莫南栀捏紧了拳头,紧紧咬着牙齿,她把母亲扶回了轮椅上,她才站起来,一张脸冷漠无比,她看向时薇,眼里冰冷无比,还带着一丝疯狂。

    “时薇!”她咬牙切齿地喊道。

    下一刻,她就像是疯了一般的,朝着时薇的方向冲了过去。

    家人就是她的底线,时薇做什么她都可以容忍,中伤她,辱骂她都可以。

    可是绝对不能伤害到她的家人……

    时薇愣住了,她没有想到莫南栀会有这么疯狂的一面,就像是被逼到了绝望处的破釜沉舟,无所顾忌一般。

    一股蛮力朝着她冲了过来。

    时薇猝不及防,直接被莫南栀给推倒了,莫南栀整个人压在了她的身上,眼神疯狂而狰狞,眼底一片赤红。

    “你要干什么?”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时薇,少见的露出了一丝惧怕,她没有想到莫南栀温顺怯弱的表面上,竟然会隐藏着如此疯狂的一面。

    莫南栀没有任何废话,直接给了时薇两个耳光,“啪啪啪”的声响,仿佛响彻天际一般,整个世界瞬间安静下来了,时薇整个人都惊呆了,两侧脸颊却迅速地红肿起来了,她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莫南栀。

    “你竟然敢打我?”长那么大以来,别说被人打,就连碰她一下,也没有人敢。

    而这个女人,竟然敢打她?

    就在这个时候,时薇的助理及时赶到了,就看到了这么令人震惊的一幕。

    “你竟然敢打时总,你活得不耐烦了吗?莫南栀!”助理立刻把莫南栀给拽开,把时薇给扶起来,她从来没有见过时薇如此狼狈的一面,两颊是红红的巴掌印,格外地显眼。

    “我告诉你,这次你死定了,莫南栀!”助理恶狠狠地说道,敢碰时薇的人都没有好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