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0 护身符

    更新时间:2018-11-15 14:35:11本章字数:2013字

    这个时候,时薇却笑了,笑声还很大,充斥着整个花店,助理有些担忧地看着她,难道是被打傻了?

    “莫南栀,你等着瞧好了。”时薇眼里闪过一丝算计,随后就踏着高跟鞋离开了花店,助理一头雾水,可是也立刻跟了出去。

    在车上,看着时薇脸上有些夸张的巴掌印,助理有些担忧地说道:“时总,您脸上的巴掌印还是处理一下比较好!”

    “不用了,留着就挺好的。”时薇意味不明地笑着。

    助理几乎瞪大眼睛,毕竟时薇一向很注重形象的,现在却这么反常,难道真是被莫南栀给打傻了?助理暗暗想着要给时薇找个心理医生看一下才行。

    “如果不留着这个证据,我怎么让莫南栀那个女人好看呢?”时薇意味深长地一笑,助理疑惑地看着她,就听到时薇吩咐道,“立刻给我报警!绝对不能放过莫南栀那个女人!”

    助理听了才算明白时薇这么做的深意。

    “还是时总想得周到!”

    两人相视一笑,笑得格外奸诈。

    ……

    坐在花店里面,莫南栀冷静下来才觉得有些后怕,她第一次主动动手打人,而且打的还是时薇,看她刚刚的表情,一定不会善罢甘休,想想她觉得有些后怕,可是她并不后悔,毕竟在那种情况下,她并不后悔那样做。

    敢碰她的家人,就必须付出代价。

    没过多久,警察就找上门了,而时薇也跟着一起,趾高气扬的样子,只是脸上的巴掌印十分明显。

    “警官,就是这个女人对我动的手!”时薇指着莫南栀道。

    警官忙笑道:“时小姐,您放心,我们一定会秉公办理的,不会让这种恶意伤人的人逍遥法外的!”谄媚之意格外明显,显然这个警察和时薇是认识的。

    莫南栀没有想到时薇会出动警察,忙开口想要解释:“警官,我打她是因为……”

    可是警官根本没有给莫南栀解释的机会,冷冷地打断,和对时薇的热情客气不同,对着莫南栀,他似乎瞬间变成了严厉的审判官一般,面无表情道:“莫南栀,你故意伤害时薇小姐,现在证据充足,我们要带你回警局,请你配合!”

    “警官,不,我可以解释的!”

    警官眼看着就要上前抓莫南栀了,她吓得慌了神,从来没有想过事情会发展成这样的。

    莫母见状,忙摇着轮椅上前,急切地解释道:“警官,是这位时小姐先动手的,她想要伤害我,你看我的手……”

    莫母还把手背的伤口扬起来,可是警官却像是没有看到一样。

    “警官,是她动手,我女儿才会气得还手而已,你要相信我们啊!”

    警官却置若罔闻,直接拿出手铐就打算把莫南栀给烤起来。

    莫母看着心急,双手用力地锤着轮椅,一边大喊着:“警官,是我的错,你要抓就抓我好了,别抓我女儿!”

    “妈……”莫南栀看到这一幕,心揪成一团,她怎么会让事情变成这样子,怎么能让母亲这样委曲求全,这么无助?

    莫南栀,你究竟做了什么?怎么这么没用?

    “别这样,是我的错!”莫南栀捂着嘴,连忙阻止母亲的动作,眼泪却不住地溢出来。

    警官却依然面无表情,格外地冷酷,拿着手铐,一步步地向前,像是追魂索命的黑白无常一般,向她走来。

    莫南栀捏紧着拳头,死死地咬着嘴唇,嘴唇都被她咬破了,血液顺着她的唇角溢出来了,格外地鲜红。

    眼看着就要被烤上了,在这千钧一发之刻,莫南栀想到了一样东西,她连忙从桌子上拿出了包包,把包包里面的东西翻了出来。

    时薇和警官都被眼前的一幕弄得迷糊了。

    时薇递了一个眼神给警官,警官立刻咳嗽了一声,声音更加冷漠严厉:“莫南栀,别轻举妄动,你现在涉嫌伤害时薇小姐,如果你再不配合就别怪我强行执法了!”

    莫南栀没有理会警官的话,继续翻着包包,在警官迫近的那一刻,她终于找到了放在包包里面的结婚证。

    现在或许这个能够救她。

    眼下只能搏一搏了。

    莫南栀举着结婚证,努力冷静下来:“在我去警察局之前,请时小姐先看一下这个!”

    警官原本还以为她会拿出什么来,没想到翻了半天竟然是一本结婚证,真是荒唐道到极致了,难道这个女人脑子有问题?以为拿个结婚证就可以揭过此事了?

    “我办案这么多年,倒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拿结婚证来喊冤的!”警官不以为然地嗤笑。

    时薇也冷笑起来,嘲讽地说道:“怎么?拿出结婚证来,是想告诉我们你的男人有多厉害是吧?都已经是有夫之妇了,你竟然还敢勾搭男人,我还真是小看你了,你可不是一般的淫荡啊!莫南栀!”

    莫南栀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她紧紧地捏着拳头,努力压下心里的怒火。

    “时小姐,不如先看看我的丈夫是谁再说话吧!”

    时薇不以为然地笑,她掩着嘴,笑声却源源地外露,丝毫不掩饰她的得意和不屑。

    “你的男人能是什么人?像你这种平民女人,娶你的那个男人,要不是个瞎子就是个傻子,或者是丑得上不了台面的人!”时薇一副同情的样子,上下打量了莫南栀一眼,满脸的不屑和高傲。

    助理听了连忙在一旁附和道:“当然,她怎么可以和时总相比,能有男人要她就不错了,她还哪里能挑呢?”

    这话十分讨时薇的欢心,她笑得更加得意了,只不过脸上的红巴掌印未退,倒显得有些不和谐。

    莫南栀默不作声,只是淡淡地看着她们,可能是她太过冷静了,时薇才收敛了一下笑意,她迈步上前,一把扯过莫南栀手中的结婚证。

    “我倒要看看你男人长什么样,能当护身符?”

    可是当她打开结婚证,看到结婚证上的照片,瞬间,她整个人都呆滞了,像是被雷劈了一般,整个人呆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