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2 忘恩负义

    更新时间:2018-11-15 14:35:11本章字数:2008字

    时薇开着豪车直奔盛君御公司门口,身上披着怒火,脚踩着地雷一般,仿佛一碰就会炸,公司的人有些莫名,可是谁都不敢去惹时薇。

    “时小姐怎么来了?”温洛衡有些奇怪地看着她。

    “给我让开!”时薇没有功夫和温洛衡周折,径直绕过温洛衡,冲向了总裁办公室。

    “时小姐……”温洛衡追了上去,他可从没见过时薇这样不管不顾的样子,至少在盛君御的面前,时薇的脾性会收敛一些,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办公室贸然被推开,盛君御抬起黑眸,浑身却散发着碾压人心的冷气,他最讨厌别人不经过他的允许,擅自进来,特别是在他办公时间。

    时薇气在头上,根本忘了盛君御的这个原则,不管不顾地冲进来。

    “你来干嘛?”盛君御冷冷地抬着黑眸,看着眼前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平时缠着他就算了,现在还来打扰他办公!看来他实在太纵容她了!

    “我来干嘛?你给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时薇直接把手中的结婚证给甩出去,她的胸口因为怒气而剧烈地起伏着。

    盛君御两指拎过那本红灿灿的结婚证,打开一看,一切一目了然了。

    “结婚证怎么会在你手上的?”他明明已经让那个女人好好保管,结果现在却莫名奇妙地出现在时薇手中,盛君御的手掌不由得握成了拳头,那个蠢女人,坏了他的事情!

    “你别管怎么到我的手里,我现在是想要一个解释!”时薇怒气吼道,全然没有平日的优雅形象,现在就像一个碰到丈夫外遇的女子一般,疯狂而愤怒,没有一丝理智,“盛君御,你说话啊!”

    “这是我的私事,不需要向你汇报!”盛君御冷冷地扔出这样一句冷漠无情的话,却像一把凌厉的刀锋,狠狠地插入她的心口。

    时薇捂着心口,她不敢相信地看着盛君御,而这个男人,依然冷面冷口,看不出一丝温情。

    “盛君御,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对你那么好,我是时家的千金大小姐,却主动倒贴你,对你全心全意,你凭什么对我视若无睹,还和这种低贱女人结婚!”时薇彻底被激怒了,开始口不择言了,她上前,不管不顾地抓着盛君御的衣领,整个人几乎要贴到盛君御的身上去了。

    盛君御厌恶地皱起了眉头,他就是不喜欢时薇这副盛气凌人的大小姐样子。

    “放手!”

    “你给我一个解释,凭什么?凭什么这么对我!”时薇却像没有听到一样,满脑子都是盛君御和莫南栀那个贱女人领证的事情,她的理智已经完全被愤怒和震惊主导了。

    “我已经说过了,我做的事情不需要向你交代,别再这里撒泼了!给我滚出去!”盛君御冷冷地甩开时薇纠缠的手,时薇却拼命地想要拽住,一推一拽,反复纠缠,时薇最后还是被甩开了,她的高跟鞋一滑,整个人狼狈地往后摔去。

    盛君御却是冷冷地看着这一幕,也不去扶她。

    还是听到动静不对的温洛衡,及时进来扶住了时薇,才没有让她狼狈地摔倒而已。

    “时小姐,你没事吧?”

    “给我滚,滚出去!”时薇用力推开温洛衡,身子又不稳地踉跄了几步。

    盛君御给了一个眼神让温洛衡出去。

    “你闹够了就回去,今天的事情我可以当没有发生过!”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时薇听了,突然哈哈大笑,笑声有些疯狂,直到笑累了,她才停下来,似哭似笑地开口:“盛君御,你忘了你能有今天的成就,都是我时家帮忙的,四年前要不是我们家出手相助,根本不会有你盛君御的今天!”

    “可是你现在却忘恩负义,竟然抛弃我和那个低贱的女人在一起!”时薇咬牙切齿地喊道。

    盛君御重新坐回了座位上,冷漠地看着有些歇斯底里的时薇,他单手撑着下巴,狭长的眸子有一丝不屑:“四年前,我们家族出现危机确实是你们时家出手相助,让我们度过了危机,但是你别忘了,这些年我给你们时家的好处,可以说连本带利地还了你说的恩情!”

    要不是看在四年前的事情上,他怎么会一再地容忍时薇胡闹?又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给时家好处?这个女人倒好,这么多年了,一直都把恩情挂在嘴上。

    恍惚,他的脑海中就闪过了四年前那个荒唐至极的夜晚,和一个陌生的女人上了床,也是迫于无奈。

    而这个女人竟然还敢来揭他的伤疤,真是好极了!

    盛君御的黑眸越来越冷,冷到极致。

    “我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伯父伯母,我倒要看看,他们会不会答应一个身份低贱的女人进你们盛家的门!”时薇怒气冲冲地威胁道。

    盛君御只是冷冷地看着她,那种冷漠的眼神,仿佛深不见底的黑洞,要把她吞噬掉,时薇觉得浑身的怒气,被盛君御身上散发的冷气一点点冰冻,压制得她喘不过气来。

    “随便你,不过我要告诉你,就算你这么做,也改变不了任何事情,只会让我更加厌恶你!”

    时薇一听,双腿软了下来,她踉跄了一步,几乎要再次摔倒,她扶住了办公桌才勉强站住了。

    办公室里面异常安静,盛君御不再说一句话。

    时薇渐渐冷静下来,心里就涌起了铺天盖地的委屈,像是要把她淹没一般,她第一次那么喜欢一个人,她一向眼高于顶,追她的人很多,向她献殷勤的人更是数不胜数,可是她都看不上,偏偏喜欢这个不把她放在心上的男人。

    “盛君御,你知道我为你付出了多少吗?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怎么可以?”时薇说着说着,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止不住。

    盛君御却丝毫不为所动,时薇的所作所为已经触及了他可以容忍的底线了,他不发作已经算是极限了,再多的他就给不了了,也不想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