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5 外孙媳妇

    更新时间:2018-11-15 14:35:11本章字数:2008字

    “黎市有一个很出名的旅行社叫做环岛旅行社,他们规划的旅行线路一般都很齐全很有趣,而且服务周到,安排也很合理,很多游客都很满意的。”莫南栀之前出游一般都是报这个旅行社,所以就想着给他们推荐。

    盛君御轻咳了一声,莫南栀看向他,有些疑惑,她说的话有哪里不妥吗?

    “外公外婆不太喜欢旅行团旅行社,他们一般都是自驾游,比较享受慢悠悠旅行的感觉。”盛君御解释道,莫南栀尴尬地低下了头,她捏紧着茶杯,她还以为这些有钱人会更加青睐于旅行团,毕竟方便又省事。

    “我……”

    “没事,这段时间你陪着外公外婆可以慢慢了解他们。”盛君御摸着她的头,温柔地开口道。

    林老太和林老太爷都看在眼里,互相对视了一眼,双方心中都有了计较。

    盛君御规划了一下,他们第一站去了黎市郊外比较出名的园林风景观光区,那里山清水秀,园林艺术精湛,引人入胜。

    不过莫南栀却没有去过,林老太有时候和她搭话,她也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幸好盛君御总在她尴尬的时候出来化解,把话接下去,把林老太哄得很开心,也没有功夫去计较莫南栀的问题了。

    “不用太紧张,也不用太拘束,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盛君御趁着两老人走在前面,拉着莫南栀的手宽慰道。

    莫南栀的手心已经出了不少的汗,可想而知她一直绷紧着心弦,这让盛君御嘴角勾起了莫名的笑意。

    第二站,他们去了黄金沙滩,那边的海水是碧蓝色,清澈无比,常年阳光照在沙滩上,沙子一片金灿灿的,格外耀眼,也因此得名“黄金沙滩”。

    即使林老太和林老太爷精神奕奕,斗志昂扬,可是逛了大半天了,身体也有点吃不消了,只能在躺椅上歇着。

    林老太不适地揉着肩膀,莫南栀看见了走上前,温声问道:“外婆,您是不是觉得肩膀酸?”

    林老太点点头。

    “让我替你按摩一下,这样会消除疲劳,人也会舒坦一些。”莫南栀笑着提议道,林老太正想拒绝,可是看着莫南栀一脸的笑意,就不忍拂了她的好意,便点了头。

    莫南栀熟练又温柔地替林老太按摩着肩部,腰身,双臂,力道适中,而且很仔细没有一丝懈怠,林老太在她的按摩下,渐渐地觉得身体上的酸软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暖暖的舒适感。

    “你怎么会按摩?”手艺就像专业的按摩师,她并不是在随便的乱按,而是有方向有目的地去找关键部位,关节,手法熟稔,根本不像是业务或者一时兴起。

    莫南栀淡淡一笑,解释道:“因为我母亲的身体不太好,所以我专门去学了按摩还有手法什么的,就是为了让我母亲可以舒坦一些。”

    林老太听了,又是惊讶,又是侧目,毕竟这么孝顺又肯吃苦的女孩,现在实在不多了。

    而且这个女子,不娇柔做作,不拘小节,大方自然,倒比那些端着架子的名媛小姐强多了。

    如此一看,和她的外孙配起来,倒还算合适,一柔一刚,一静一动。

    林老太和林老太爷心里都有了计较,直到吃晚饭的时候,林老太突然笑道:“你把手拿出来。”

    莫南栀有些疑惑,盛君御却向她点头示意,莫南栀最后还是把手递了出来,只见林老太从她贴身的包包里面,拿出了一块玉佩,放到了莫南栀的手上。

    那块玉佩色泽均匀剔透,即使经历了一些时间,依然散发着莹润的色彩,一看就知道是上等美玉。

    “这……”莫南栀惶恐地看着手中的玉佩。

    “你不用不安,这个玉佩跟了我很多年,是当年我结婚的时候,我婆婆送给我过门的礼物,现在我把它送给你。”林老太笑着解释道。

    盛君御也有些惊讶,毕竟这个玉佩外婆一直贴身收藏着,都不舍得拿出来,现在竟然把这么珍贵的玉佩送给莫南栀,那就代表着外婆是认可了莫南栀这个外孙媳妇了。

    “可是这也太贵重了我不能收。”莫南栀推拒着,她没有想到林老太会把玉佩送给她,而这个玉佩意义重大,一旦送出,就代表着,她被林老太和林老太爷接受了。

    可是她明明只是为了契约才和盛君御结婚的,如果让两位老人知道他们的关系,那该有多伤心,也会对她很失望吧!

    “这玉佩再贵重,也只是身外之物,人才是最重要的,虽然我们相处的时间不长,可是我能够看出来,你是一个好孩子,君御也那么喜欢你,我们做长辈的,当然是发自内心地希望你们可以好好的!”林老太拉着她的手,把她的掌心合拢,示意她收下这枚玉佩。

    莫南栀只觉得手中带着冰凉触感的玉佩,突然变得无比地滚烫,又无比地沉重。

    “既然是外婆的心意,你就收下吧!”盛君御温声开口道。

    在这个时候,莫南栀根本就没有办法拒绝,只能点点头,柔声笑道:“谢谢外婆,谢谢外公!”可是她的笑容下却有一丝无法承受的沉重。

    “南栀,你也别怪我们今天一开始对你太过严厉了,毕竟君御是我们唯一的外孙,一直以来身边也没有个女孩子照顾,我们难免会担心,对你也更加严苛了。”林老太坦然道。

    莫南栀忙摇头:“不不不,我怎么会怪你们,你们这么做不过是关心……君御而已。”

    “那就好了,以后要是君御对你不好,尽管告诉我们,我们替你收拾他!”林老太指着盛君御念叨道。

    莫南栀心里又暖又酸,她第一次感受到来自家庭以外的温暖,她能感受到林老太和林老太爷虽然面上冷淡,却是实打实地对她好的。

    可是这桩婚姻是假的,她这个外孙媳妇也是假的。

    “怎么了?”盛君御感觉到莫南栀的低气压,不由得开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