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6 演戏

    更新时间:2018-11-15 14:35:11本章字数:2012字

    莫南栀才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她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她在心里默默地责备自己,盛君御剑眉一蹙,他实在不懂这个女人的心思,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傻笑,一会儿又忧愁,有些莫名其妙。

    吃过晚饭,他们到了民宿,因为是自由行,他们并没有提前预定房间,随心而行,可现在正逢旅游旺季,很多民宿都爆满,没有多余的房间,他们走了好几家,才找到一家有空房间的民宿,可是却只剩下两个房间了。

    林老太林老爷住一间毋庸置疑,而他们这对名义上的夫妻自然也要住一间。

    “就当你们小两口度蜜月!”林老太还笑着拍了拍盛君御的肩膀,“我也一把年纪了,你给得我加把劲,我还等着抱曾外孙呢!”

    林老太说完,怀着期待地笑看莫南栀的肚子,仿佛看到了她未来的曾孙儿。

    莫南栀被看得面红耳赤,不敢直视林老太。

    “你们早点休息啊!”林老太暧昧地说道,还特意拍了拍莫南栀的手,她的脸更红了,最后还是林老太爷无奈地拥着老伴走。

    房间的装修风格很文艺,很有格调,橙黄色的灯光暖而浪漫,豪华的大圆床,外面花草的清香,随着晚风轻轻飘入,让人觉得心旷神怡,推开窗台,可以看到外面的星光在远处闪烁,这些都是在市中心看不到的自然光景。

    莫南栀有些看得入神了,这些年,忙着照顾小包子,忙着生计,却忽略了生活。

    盛君御一进房,就看见莫南栀单手撑着下巴,双目微闭,神情自然惬意,她一身米白色的长裙,随风飘动,宛若不食人间烟火烟火的仙子一般。

    盛君御怔了一下,停住了脚步。

    “扣扣”一声敲门声,打破了这有些美好的平静。

    莫南栀回过神来,就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盛君御,黑眸专注而神秘,她的心瞬间漏了一拍。

    “进来!”盛君御声音隐约有些不悦。

    服务员拿着一瓶红酒进来,她隐隐感觉到盛君御的不悦,只能低着头,硬着头皮道:“这是林夫人让我送来的,让你们享用!”

    “放下就出去!”

    服务员一听如释重负地放下红酒就溜烟似地跑了出去。

    留下莫南栀和盛君御大眼瞪小眼,现在只有一张床,晚上他们铁定要睡在一起的,莫南栀不由得觉得头疼。

    “这么晚了,我们应该早点休息了!”盛君御狭长的眸子一眯,竟然带了一丝异样的邪魅,他迈步朝她走来,他一边走,还一边把领带,西装外套脱了。

    莫南栀警惕地瞪大,双手护胸:“你想干嘛?”

    “你说呢?良辰美景,当然是和你共度啊!”盛君御勾唇一笑,薄薄的唇吐着暧昧的情话,莫南栀听了却浑身一抖,她严重怀疑眼前的盛君御是不是被调包了,感觉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

    盛君御单手解开了衣袖的扣子,他的脚步却不停,直到走到莫南栀的身前,他一把抓起她的手,两人面对面,呼吸渐渐纠缠在一起。

    “你是不是吃错药了,我们不是真的夫妻!”莫南栀急忙喊道。

    盛君御修长的手指抵住她的唇瓣,制止了她接下来的话,盛君御微低头,覆在她的耳边,声音低沉暗哑:“我觉得走廊上面有人,外婆可能在外面偷看,所以从这一刻开始,你要配合我才行!”

    莫南栀几乎瞪大了眼睛,紧紧地盯着盛君御,如果不是男人堵住她的嘴,她可能都大喊出来了。

    莫南栀眨眨眼睛,似乎在问“现在怎么办?”一样。

    盛君御勾唇一笑,单指撩起她细碎散落在额前的头发,他低声道:“当然是睡觉了!”

    下一刻,盛君御就抱着她,沉入了豪华的大床上,男人覆在了她的身上。

    莫南栀几乎要惊叫出来了,盛君御的唇却在这一刻贴上她的唇,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的。

    就在这个时候,她余光撇到了房门,静悄悄地开了一条缝,看到这一幕,又静悄悄地关上了……

    盛君御离开了她的唇,莫南栀却心跳加速,身子像是被火烧过一般,灼热而且赤红。

    “你现在可以起来了吗?”莫南栀双手抵在男人的胸膛前。

    “外婆还没有走呢!”盛君御贴着她的耳朵,轻声道,“我们继续!”

    “继续什么?”莫南栀迷糊地问道。

    “我摇床,你来哼声,不能让我外婆听出破绽!”

    莫南栀听懂盛君御的意思后,脸瞬间涨红,还红到了脖子处。

    盛君御有节奏地摇床,还一边用眼神示意莫南栀,她红着脸,声音却像是塞在喉咙处,怎么样也吐不出来。

    “如果你不肯配合,那我只能假戏真做了!”盛君御作势就要脱她的衣服。

    莫南栀忙挡在胸前,急忙开口:“我试试……”

    随着人工的摇床,莫南栀羞涩得如蚊子一般的闷哼声,也传了出来,配合得天衣无缝?

    守在外面的林老太,也放了心,面上更是乐开花似的,这下看来她很快就能抱曾外孙了。

    好不容易外面的脚步声离去,莫南栀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

    洗完澡,莫南栀看着那张大圆床,她颤着手捏紧了衣服,她根本不敢换睡衣,更别说脱衣服睡觉了。

    “你怎么不换睡衣?”盛君御抬头见莫南栀还穿着日常的衣服,不由得皱眉。

    “这是我的事情!”莫南栀拉紧衣服,顺势躺到了床上,下一刻被子却被掀开了,人也被拉了起来,一套睡袍扔到了她的身上。

    “现在立刻给我换上睡衣,否则晚上你就别想睡了!”盛君御声音强硬,完全没有任何可以商量的余地。

    碍于男人的威严,莫南栀只能硬着头皮去换上了睡袍,她在浴室徘徊了很久才鼓起勇气出去。

    盛君御已经躺在床上了,身上穿着和她同款的睡袍。

    “还不上来?怕我会吃了你?”盛君御清冷的声音传来,在安静的晚上显得格外低沉,很有穿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