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4 大灰狼

    更新时间:2018-11-15 14:35:11本章字数:2035字

    莫南栀气得咬牙,她赌气转身,闷不吭声地去拿了薄被和枕头,就往沙发上躺去,她还把薄被盖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了一双紧闭着的眼眸。

    盛君御看着她这一连串的动作,却没有说什么,只是黑眸沉了几分,眉宇间隐有不悦。

    莫南栀在沙发上睡得不太舒服,不断地翻身换位置,被子随着她的动作,滑轮到了地毯上,她模糊中,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淡淡气息,那人动作轻柔地把被子盖在她的身上,还把她的手拢回被子里面。

    那温热的触感,让她的睡意瞬间消散,她屏住气息,努力闭紧眼睛。

    随着轻而稳的脚步声,男人已经转身离去。

    莫南栀才悄悄地掀开眼帘,却见盛君御倚身在落地窗那边,从她这个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男人的背影,皎洁月色淡淡地挥洒在他的身上,拉出了一个越发修长的身影,却添了一分落寞,他轻执酒杯,抿了几口,不知道在想什么。

    莫南栀的心莫名地被他落寞的身影笼罩住了,这一刻她有一点想上前驱散他落寞的冲动。

    可是最后她还是僵在了原地。

    接着,盛君御就转身向她这边走过来,莫南栀见状忙闭紧了眼睛,努力装睡。

    随着男人的靠近,她的心也跟着悬起来,下一刻,她就被人抱了起来,男人的动作很轻,仿佛怕弄醒她一般。

    莫南栀顿时僵住了,一动都不敢动生怕被盛君御发现她还醒着,可是男人身上的红酒气息,一直淡淡地萦绕在她的鼻尖,让人醉心。

    莫南栀猛地摇头,她努力保持脑袋清醒,这个男人半夜不睡觉,还抱起她,该不会是想要偷偷摸摸地占她便宜吧?

    莫南栀对此打了一个大大的警示标志,上次在民宿的时候就被她占便宜了,这次……

    遭了,她怎么就不长教训了,竟然和大灰狼同住一屋。

    莫南栀正打算睁开眼睛和盛君御摊牌,却感觉到被放到了床上了,那人还体贴地给她盖上了被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莫南栀心里一万个为什么!她忍不住睁开眼睛,悄悄地看着男人的动作,只见盛君御从柜子里面拿出了床铺,在她的附近打了地铺。

    莫南栀震惊地看着这一幕,简直太不可思议了,这个男人什么时候这么体贴她了?

    抱着这个疑惑,莫南栀渐渐入睡,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盛君御已经不见踪影了,地上也没有床铺了,仿佛昨天晚上的一切只是一个梦而已。

    可是她确实是躺在了床上,还有放在桌子上的那个酒杯,都表示昨天的一切都是存在的。

    可是盛君御这么做,究竟是为什么?

    ……

    一大早,天承集团的总裁办公室就一片阴沉。

    助理战战兢兢地站在一旁,就怕一不小心就会触到时薇这个定时爆炸区域。

    时薇看着手中还没有成稿的策划书,脑海中却是盛君御和莫南栀在一起的画面,她气恼地把手中的策划书撕个粉碎。

    “时总,您消消气!”助理连忙递上了咖啡,企图降下她的火气。

    “拿开,我一想到莫南栀那个贱人就一肚子气,君御竟然被那种女人拿下了,而且君御还一直护着她!”时薇越想越不甘,她恨恨地站了起来,她不能让那个贱人太得意了!

    时薇冷冷地看着助理问道:“盛伯父和伯母怎么还没有回国?”

    助理为难地开口道:“听说本来是这个月月底回国的,可是好像澳洲那边生意出了问题,盛老爷和夫人结束旅游又赶了过去,现在还不确定归期!”

    “可恶!”时薇狠狠地锤了一下办公桌,现在想要靠盛家两老是不可能了,她冷静了一下气嘟嘟地拿起了电话,她时薇从来没有那么憋屈过,她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爸爸,现在君御已经和莫南栀那个贱女人结婚了,可是你明明不是说过,当年您和盛伯父伯母都说好了吗?怎么现在他可以变卦!”时薇是时崇唯一的女儿,一向是被当成掌上明珠,容不得半点委屈,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现在听着女儿委屈地撒娇,时崇心里格外不满,他捏紧了拳头,脸色发冷:“盛君御这个小子竟然敢辜负你,我一定不会饶了他!你放心,我一定会追查他结婚的事情,你就等着爸爸的好消息就行了!”

    时薇听了心情才好一点,不过还是不放心地催促了一下:“爸,你一定要尽快啊!最好和盛伯父伯母联系上,我怕夜长梦多啊!”

    要是被那个女人怀上了盛君御的孩子,那事情就麻烦多了!

    “好,我一定会让盛君御和盛家给我一个交代的!绝不会委屈你的!”时崇语气冷硬,心头的怒气也不小。

    挂了电话后,时薇才稍微安心,毕竟父亲做事从来不会让她失望的。

    这个时候,有一个年轻女子推门而入,高挑得可以媲美模特的个子,身材前凸后翘,肤白貌美,白色的V领紧身连身裙,完美地凸显她的身材,还有展现了她的大长腿,她拎着包包,笑着朝时薇走过来。

    来人是梁歆月,是时薇最好的闺蜜,读书的时候,她和时薇并称为学校的高岭之花,却让人趋之若鹜。

    现在梁歆月成了著名的时尚专家,还有自己的化妆品公司,做得风生水起,被业界称为“商业界女王”。

    “我看看,是谁这么有本事惹我们时大小姐生气?”梁歆月走到时薇的身边,戏谑地笑着。

    时薇正烦躁,看到她也没有好心情,语气十分不善:“你来这里做什么?”

    梁歆月倒也不生气,反而拉开椅子在一旁坐下,一边笑着道:“别气啊!我今天来可是不是来看你笑话的,我特地给你带情报来!”

    时薇一听,立刻开口道:“说来听听!”

    梁歆月把收集到的情报简单概括了一下:“莫南栀出身小门小户,四年前她的父亲重病,后来病逝了她就离开了黎市了,后来回来就带着一个孩子,至于孩子父亲的身份我也查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