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9 蛮不讲理

    更新时间:2018-11-15 14:35:12本章字数:2002字

    莫南栀的手被甩到了桌子上,她觉得手骨一痛,整个手背都红了一片,她咬紧牙关,把这份痛压了下去。

    “你是不是疯了,竟然敢把酒溅到我的身上,你怎么这么恶毒啊!”

    “秦小姐,我真地不是故意的,对不起……”莫南栀只能再次诚恳地道歉,就算刚刚事出有因,可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恐怕秦潇也不会听她的解释。

    “一句对不起就可以把一切都抹掉了吗?你还真是轻巧啊!你把我秦潇当成什么了,这么好打发的吗?”秦潇得理不饶人,处处逼迫。

    莫南栀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心静气地和秦潇谈。

    “秦小姐,要不然你把衣服给我,我把你洗干净,这样可以吗?”

    秦潇听了,哈哈大笑,嘲讽而尖锐:“洗干净?你愿意给我洗,我还不敢穿你洗的衣服呢?就怕沾染上你的气息!”

    “你……”莫南栀脸色气得发紫。

    “我什么啊!你这个样子根本就不是真心想道歉,我怀疑你根本就是故意把酒泼到我这边的,就是想让我出丑是不是!”秦潇蛮横无理,甚至上前抓着莫南栀的衣领,气势咄咄。

    莫南栀被她逼得向后一步步退,身子撞到了桌角处,她疼得眼泪都往眼眶挤,她强忍着才没有落下。

    “我都说了我不是故意的……”

    “我管你是故意还是无意,反正现在我的衣服毁了,你就得赔给我!”秦潇潇扬起了下巴,仿佛自己是骄傲的白天鹅一般。

    这也算是意料之中,怎么看秦潇也不会善罢甘休。

    莫南栀深吸了一口气,谁让她倒霉碰到了这种事,还碰到了这么蛮不讲理的人,她也只能忍了,希望可以息事宁人。

    课堂上的其他人都看过来了,议论纷纷。

    莫南栀不去理会那些异样的目光,开口问道:“那你想怎么赔?”

    秦潇鄙夷地打量了莫南栀一眼,支着下巴,却没有急着回答,似乎在考虑,又似乎故意吊着莫南栀一样,过来很久,她才伸手,做了一个“五”的手势。

    “五百?”莫南栀疑惑地问道。

    “五百,你该不会是来搞笑的吧!”秦潇突然捧腹大笑,周围的人也跟着笑起来,看着莫南栀都是轻蔑鄙夷,似乎她脑壳什么天大的笑话。

    周围的声音不断冒了出来,不过全是针对莫南栀的。

    “五百块钱她竟然也说得出口啊!”

    “可能她以为所有的衣服都和她身上穿得那么便宜,你没看她身上的那些衣服吗?加起来都不超过五百块钱啊!”

    “是啊,这么穷,别说穿名牌衣服了,恐怕连见都少见吧!”

    那些刺耳的议论,一声声地钻入她的耳朵里面,她们每个人都面对讥讽,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仿佛她们是枝头的凤凰,而莫南栀是低到尘埃的人一般。

    “这真地是我听过最好听的笑话了,我这件衣服怎么可能只值五百块啊?”秦潇扬着高傲的脸,俯视一般地看着莫南栀,“是五万块钱啊!”

    “五万?”莫南栀几乎以为她听错了,不过是一杯酒水洒到衣服上,就要五万块钱,“秦小姐你这和抢有什么区别?”

    秦潇不以为意地笑了,她就想看到莫南栀这样无能为力的样子,谁让一来上课,莫南栀就出尽风头,竟然还让丽莎点名表扬,她怎么能让这个穷酸的女人抢了她的风头呢?

    “那你问问大家五万块钱合不合理,我这可是法国知名设计师Joe亲手设计的,独一无二,现在你一杯红酒就毁了,我要你五万块钱已经算是少了!”

    “是啊,秦潇这个要求很合理!”

    很快她们就纷纷附和,虽然被红酒溅到只是一件小事情,但是她们就要小题大做,谁让莫南栀抢了她们的风头,学习得那么快,万一真让她成了嫁入豪门,那么她们的机会不就!少了吗?

    “你们……”莫南栀气恼地看着这些人,很明显这些人都站在秦潇这边,可笑的是,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替她说话。

    “怎么不想赔吗?”秦潇双手撑着腰身,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

    “做得出不敢当,还有脸来学礼仪课程,我想她根本不知道礼仪两个字怎么写吧?”有人哈哈大笑。

    “对啊,还想嫁入豪门,简直是痴心妄想!”

    莫南栀紧紧地拽着拳头,她努力压制心里的怒火,盛君御让她来这里是学习的,不是挑事的,冲动绝对不是解决事情的方法。

    莫南栀努力冷静下来,想到了丽莎,毕竟丽莎一开始说过,让大家彼此不要介意课堂上的一些错误过失。

    如果由她出面,或者事情会好一些。

    事情闹得那么大,丽莎自然也是知道一些,本来她不太想管,毕竟来学习的这些人,身份错综复杂,不是她能管得了的。

    “丽莎老师,我想请您出面调解一下,虽然我是不小心洒酒溅到秦小姐了,可是我是真心道歉,也想得到她的谅解,可是五万块钱实在太贵了。”

    “莫南栀你!”秦潇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这么厚脸皮,会去请丽莎出面,不过丽莎的面子,她们总要看几分。

    “丽莎姐,你看她说得那么轻巧,可是我的这件衣服都毁了,我本来还打算这个星期去参加豪大集团举行的慈善晚会上穿的,现在全都毁了,我只是想让她弥补一点小小的损失而已。”秦潇说得头头是道,还满脸的可惜无辜。

    一旁围观的人,更是坚定地站到了秦潇这边。

    “这……”

    “丽莎姐!”秦潇扭着身子,一副委屈的样子。

    莫南栀捏紧着拳头,她现在只能把希望放在丽莎的身上了,毕竟现在孤立无援,对于她来说处境非常不利。

    丽莎看了看莫南栀,又看了看秦潇,才开口说道:“既然秦潇都说了她的衣服那么贵重,你确实应该赔偿她,不过同学一场的份上,秦潇你给我个面子,让她赔偿一半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