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1 三十几万的衣服

    更新时间:2018-11-15 14:35:12本章字数:2028字

    “丽莎老师,我记得您刚刚说过,贵重的衣服应该按一般赔偿,我想您不会说话不算数的吧?”莫南栀淡淡一笑,可是那笑容却给丽莎一股莫名的压迫感,莫南栀仿佛整个人的气场都变了。

    “不可能,三十六万八千!你怎么买得起!”秦潇用力地捏着标价牌,仿佛要把牌子撕碎一般。

    丽莎的脸色也渐渐变得惨白,她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局面的,完全出乎意料。

    谁能想到穿着一身平价衣服的莫南栀,竟然能买得起三十几万的衣服。

    “秦小姐,事实摆在眼前,难不成你想耍赖吗?那可不太好吧?”莫南栀支着下巴,一副叹气的样子,刚刚还在七嘴八舌的人,瞬间都闭上了嘴巴,她们都会审时度势,如果莫南栀真地能够买得起三十多万的衣服,那就说明她的来头也不简单。

    她们可不能平白无故地得罪了有背景的人,不过她们可能忘了之前的那些尖酸嘴脸了。

    “明明是你耍赖,你现在反过来诬陷我!”秦潇气急了大喊道,她没有想到会中了莫南栀的计。

    “你先冷静一点,我也没有说不赔你,我们来算算,我赔偿你五万,而你要赔我十八万,这样两者相抵扣……秦小姐,你还需要赔我十三万!”莫南栀温声笑道。

    秦潇一听,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几乎站不稳,脸色更是惨白得不成样子。

    “你想都别想,你这分明是在勒索!只是一杯酒洒在衣服上而已,凭什么要赔那么多!”

    “秦小姐,你刚刚逼我赔偿的时候可不是那么说的,你说一杯酒可是毁了一件衣服的,怎么到了现在,你就自己推翻自己的结论呢?”莫南栀一副深表怀疑的样子,秦潇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底下看热闹的人不由得笑了起来。

    “你……”

    “秦小姐,你的衣服值钱,难道我的衣服不比你的更值钱吗?”莫南栀眨了眨眼睛,带着一丝不屑笑道。

    秦潇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那些人见莫南栀占上风,而且似乎大有背景,便见风使舵,纷纷向莫南栀这边靠。

    “是啊,秦潇,莫南栀说得没错啊!”

    “你该不会连十多万都赔不起吧?”

    秦潇听着那些闲言碎语,觉得脑袋闹哄哄的,她从来就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莫南栀竟然敢当众让她丢脸,她更是怒火中烧:“莫南栀,你让我泼酒根本就是存心算计,我算看出来了你分明是想勒索,我怎么可能上你的当呢!”

    莫南栀淡淡地看着秦潇,冷笑一声:“看来秦小姐是打算耍赖不赔钱了是吗?”

    “你说得没错,你算计我,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呢!凭什么我还要给你赔钱啊!”秦潇挺起胸膛,一副誓要把耍赖进行到底的样子。

    莫南栀也没有和她费口舌,毕竟对付非常之人必须要用非常手法。

    “好,既然这样,那就报警吧!让警察来解决这一切!”

    “你……”秦潇没有想到莫南栀竟然不是善茬,敢玩这一招。

    “把事情交给警察解决,我相信你不会有意见了吧?”莫南拿出手机作势要报警,一旁的丽莎见莫南栀咄咄逼人,就出口为秦潇说话,“莫南栀同学,你和秦潇同学一场,怎么闹那么大呢?不如一人让一步……”

    莫南栀冷笑一声,毫不留情地回怼:“老师,刚刚你可没有劝我息事宁人啊!反而一直劝着我赔钱,怎么现在倒全然变了一个样子了,你这样未免有些厚此薄彼吧?要是传出去怕会有损你的名声吧!”

    丽莎被莫南栀说得回不了嘴,只能默默地把还想要劝的话,自动吞回了肚子里面。

    “秦小姐,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是私下调解,还是交给警察解决?”莫南栀挑起了眼眸,无形中有一种压迫感,让人无法淡定。

    秦潇看莫南栀这副样子,虽然很气恼,也知道莫南栀是拿不到钱誓不罢休了,如果事情真地闹到警察那里去,她的脸往哪里搁呢?

    秦潇咬紧牙关,最后还是给莫南栀打了钱,恨恨地说了一句:“莫南栀,你给我走着瞧!”

    莫南栀收到钱并没有多开心,她也懒得在这个是非之地多逗留,直接就走人,虽然灭了秦潇的嚣张气焰,可是她心口的气还没有消,她不招惹别人,别人却不肯放过她,而且从今天的事情就能看出来,这里的是非远远比她想象得要多。

    这个地方实在是不能待下去了。

    莫南栀身心俱疲地回到了别墅,却意外地看到了盛君御。

    “你怎么回来了?”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在公司吗?

    盛君御扬了扬手中的文件,淡淡解释道:“我回来拿份文件,之前落下的,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没有记错的话,她晚上应该还有课。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莫南栀心里就郁闷,她一头扎进了沙发,柔软的沙发让她觉得舒服了一些。

    盛君御眉头一皱,他放下手中的文件,上去一把把人从沙发里面挖了起来。

    “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个女人一向没头没脑,该不会被人欺负了吧?

    莫南栀挣了挣,却挣不开盛君御的手,她只能恹恹地开口:“没什么,我只是不想学了而已。”

    盛君御黑眸微沉,隐隐有几分不悦之色:“为什么不想学?”

    莫南栀被追问得心烦意燥,直接甩开他的手,猛地站了起来,大吼道:“说不学就不学,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盛君御眸子彻底沉下去了,眼神发冷,那折射出的冷光,凌厉渗人,让人颤抖,莫南栀回过神才惊觉她刚刚都做了什么,她竟然敢对盛君御这种恶魔发脾气。

    她简直是在找死。

    看着越来越靠近的盛君御,莫南栀下意识地要跑,要是落在他的手里,她肯定生不如死。

    她一跑,男人就迈步追了上来,直接拽着她的手,借着身高和体力的绝对优势,把莫南栀逼到了墙角处,男人双手撑在她的两颊侧,目光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