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5 死皮赖脸

    更新时间:2018-11-15 14:35:12本章字数:2067字

    时薇就忍不住想笑:“果然没有什么背景,不过是靠着死皮赖脸才能接近君御的!”

    梁歆月撩了撩两颊的卷发,勾唇一笑:“这简直就是现实版的灰姑娘,丑小鸭啊!没想到,堂堂的盛大总裁连你时大小姐都看不上,偏偏选了这种灰姑娘!缘分真是捉弄人啊!”

    时薇翻了一个冷眼,冷笑道:“梁歆月,你这会儿顾着调侃我了?别忘了,你也爱他,而且爱得死去活来,不过他连正眼都不看你而已!不过我比你聪明!所以最后他一定会是我啊!”

    被踩着痛处了,梁歆月美艳的脸闪过一丝难堪,她微咬红唇,红艳艳的指甲轻轻地扣击着办公桌,一声声脆响。

    “是吗?我确实没有你那么聪明,三年前你主动爬上了他的床,可是结果呢?他却连看都不看你一眼,转身就走!”梁歆月叹了一口气,似乎感叹一般,“我是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的!”

    “你……梁歆月,你是想来吵架的嘛!”时薇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梁歆月这分明是在揭她的伤疤,三年前那个丢脸的夜晚,她一刻都不想回忆,这个女人竟然还敢提起来!

    梁歆月见她脸上有怒气,忙变了脸色,温和了起来,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依我看,那个结婚证就是莫南栀的护身符而已,别担心,丑小鸭永远是丑小鸭,就她这个样子,即使盛君御抬举她,她也永远成不了白天鹅,永远上不了大台面!”

    “等到盛老爷盛夫人一回来,莫南栀就原形毕露了,到时候就算有盛君御护着她,但是盛家肯定不肯的,毕竟那个女人对于盛家来说,毫无用处,而等待莫南栀的结局就是被扫地出门!”

    梁歆月很肯定地开口,对于豪门来说,情爱感受根本不值得一提,只有门户利益权势,才是那些人看在眼里的东西。

    莫南栀这种低贱的身份,根本不值得一提。

    时薇并没有因为梁歆月突然好转的态度而有脸色,她冷笑问道:“你干嘛突然那么好心了?”

    梁歆月叹了一口气,咬唇轻笑:“别这样,我们可是好姐妹啊!你有烦心事,我肯定是要出谋划策的!”

    时薇的却默不作声,完全不表态,只是冷冷地一笑。

    梁歆月似乎也没有放在心上,她抬手看了看表,笑道:“好了,我也该时候回去了,改天再来看你!”

    助理见时薇依然一副阴沉的样子,鼓起了勇气,讨好道:“时总,其实梁小姐说的也有道理……”

    可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迎面就被时薇一个巴掌给打断了,助理彻底被打蒙了,即使时薇的脾气很暴躁,阴晴不定,也很少会动手打人。

    “时总,是我做错什么了嘛?”助理忙低着脑袋,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

    时薇气愤地捏紧了拳头,咬牙切齿地道:“以后少在我面前提起梁歆月那个女人,你以为她是省油的灯吗?她的恶毒,可是你这种蠢货可以想象得出来的!”

    助理虽然满肚子的疑惑不解,可是也不敢当面说出来,只能默默吞进肚子里面,面上仍然恭敬地应和着。

    时薇压下了心口的怒气,想了想,冷笑一声:“现在莫南栀那个贱女人有结婚证护着,我们不能明面来,不过我无论如何都饶不了她,不能明着来就暗暗地来!”

    “莫南栀,你给我走着瞧!”

    ……

    就在这几天的空挡,花店已经完全装修好了,宽阔敞亮的门面,里面的布置都是盛君御吩咐人办的,优雅奢侈,设计优美,还引进了不少国外稀有的品种,花店花束繁多,争相绽放,一时间宛若置身花海,芳香阵阵,令人流连。

    莫南栀动了动腰身,进了两天的货,即使盛君御交代人帮忙了,可是她还是免不了亲力亲为,不过能看到花店恢复如常,她就觉得心满意足了。

    这样看来确实该好好感谢那个男人。

    想到盛君御,莫南栀就有些头疼了,这两天忙着进货,都忘了盛君御给她安排课程的事情了,不过男人不止一次提起了,看来过不了多久,她的时间表又会被塞满课程。

    想想就有些头疼。

    “南栀,在想什么呢?”莫母见女儿的生活又重新回到正轨,而且现在还有了盛君御的照顾,生活变得越来越好了,她的心情也好了很多,身子骨也好了不少。

    “妈,我早就说过我一个人可以忙得过来,你还非得跟过来!”莫南栀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推着莫母的轮椅,带她在花店里面转转。

    阳光正好,迎面照来,满是暖意。

    “我整天在别墅里面也没有事情做,出来活动一下也好解解闷,还可以帮帮你啊!”莫母戳了戳莫南栀的脑袋,温和地笑着。

    莫南栀拿了张小凳子,坐在了莫母的身边,替她捶背按摩。

    “你来花店坐着就好了,我怎么会劳烦您帮忙呢?”

    “现在门面大了,而且你结婚了要顾的事情多了,我怕你忙不过来啊!”莫母有几分担忧。

    被母亲这么一提,莫南栀倒想起来要做的事情。

    “妈你不说我都忘了,现在是该请个人回来帮忙了!”毕竟和盛君御的协议中,男人就明确要求了她必须要请个人回来照看花店。

    莫南栀忙去写招聘启事,还贴在了花店门口。

    招聘启事才发布一天就有人来应聘了,来应聘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白体恤牛仔裙帆布鞋,简单干净,就是有些腼腆。

    “你以前有在花店工作的相关经验吗?”毕竟她的时间不多,以后花店基本要全权委托给人照看的。

    “我在盛夏花店做过一段时间,后来因为家里有事就辞职了。”小姑娘笑着回答道。

    “那就好,你也看到,我的门店比较大,平常客流量还算可以,会比较忙,可是我现在没有时间照顾花店,如果你来了以后,整个店面都会交给你打理,你觉得你能胜任吗?”

    莫南栀有些担心,毕竟才二十出头的小姑娘,这样的担子会比较重,而且她需要一个值得信赖的人,毕竟这花店是她的心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