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 上不了台面的小三

    更新时间:2018-11-15 16:05:11本章字数:2630字

    初春的一场雨过后,明媚的阳光照耀整个景城。

    空气中弥散着小草的清新味道,远处挂着绚丽的彩虹,一切显得那么美好。

    而叶星辰却无暇欣赏这些美景。

    她拎着行李箱,站在眼前这幢华丽的别墅外,一脸讽刺,“呵,五年了……”

    没想到她还有回到这里的一天!

    曾经,这地方是她最安全的港湾,如今,却已成了龙潭虎穴。

    犹记得五年前,她母亲失踪不久,父亲便带着小三登堂入室,甚至还带了一个年纪与她相差无几的妹妹。

    叶星辰做梦都没想到,素来以深情著称的父亲,其实早就背叛了母亲。

    而那对母女更是厉害角色,进门不到半年,就恶意挑拨她和父亲之间的关系,最后,导致她被放逐海外。

    整整五年,她父亲对她不闻不问。

    没想到三天前,他突然打来电话,竟是要她回来退婚。

    “叶星辰,厉家不同意你们的婚事,你也配不上厉家少爷,所以这桩婚姻,需要你亲自去退。我已经跟对方约好时间,你尽快回来处理,别给叶家找麻烦。”

    耳畔似乎还回荡着父亲的话语,叶星辰眼中嘲讽更深,眸底闪过一丝恨意。

    如果可以,她真不想回来看那些人恶心的嘴脸!

    就在她思绪飘散时,面前繁复的铁门,忽然被人从里面打开。

    只见一位穿着黑色西装的老者,走了出来。

    他看到叶星辰时,似乎怔了怔,略有些迟疑道:“你……你是星辰小姐?”

    叶星辰收起思绪,看向老人,认出他是这里的管家,不由自嘲地勾起嘴角,“没想到这里还有人记得我。”

    “星辰小姐说得哪里话,这家里,怎么会没人记得你?”

    管家皮笑肉不笑的应道。

    叶星辰见状,不由暗暗咬牙。

    没想到五年过去,这人还是这幅嘴脸。

    当年他就是这般被那对母女收买,没少在她父亲面前挑唆关系。

    可以不客气的说,当初叶星辰被赶出家门,也有这管家的一份功劳。

    叶星辰不想和他废话,冷哼一声,拖着行李,便往里面走去。

    老管家冷着脸,立即跟上。

    两人前后进了客厅,就听到一阵笑闹声。

    叶星辰看过去,就瞧见沙发上坐着那对母女。

    年纪较大的江秋华,即便已经四十几岁,却依旧保养得宜,风韵犹存,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一身紧身旗袍,更是让她大大减龄,看着只有三十出头的样子。

    至于她那继妹叶舒薇,模样像了她那母亲六七分,长得也好看,一身名牌傍身,倒是有富家千金的派头。

    此时两人正坐在沙发上,议论着当下最流行的服饰。

    叶星辰目光阴沉得近乎滴血。

    就是她们!

    就是这两个贱人,在五年前,鸠占鹊巢,霸占了她的家!

    这时,老管家越过她,径直走到江秋华身旁恭敬道:“夫人,大小姐,星辰小姐回来了。”

    江秋华和叶舒薇闻言,不由纷纷侧头朝叶星辰看去。

    却见叶星辰冷冷收回目光,转身就要上楼。

    江秋华眉头不由一皱,尖声道:“叶星辰,回来也不知道打声招呼,看来这几年你是在国外呆得越来越没教养了。”

    叶舒薇没说话,只是淡淡打量着叶星辰,眼中明显划过一丝嫉妒。

    没想到,五年过后,这贱人长得越发标志了。

    尽管只是随意穿了件连衣裙,却依旧掩盖不住她的风华正茂,一张脸,精致得犹如上帝之手塑造。

    叶舒薇暗暗咬牙,恨不得她脸上划两刀。

    叶星辰自然是察觉到叶舒薇打量的目光。

    她冰冷地扫了两人一眼,讥诮讽刺道:“呵,教养?对一个小三,何须教养?”

    江秋华瞬间黑下脸,怒气横生。

    小三二字,一直都是她的耻辱,这几年,好不容易洗清了,没想到又被这小贱人提及。

    叶舒薇见自己母亲被欺负,不由气愤指责起叶星辰,“叶星辰,我妈再怎么说也是你的长辈,你怎么说话的?”

    叶星辰嗤笑一声,“她算什么长辈?不过是鸠占鹊巢的野女人,连带你在我眼中,都只不过是个野种,也就我爸那蠢货,被你们耍得团团转而已。”

    叶舒薇被这些话给气疯了!

    这个贱-人竟敢说她是野种。

    “叶星辰,你以为这里还是可以任由你撒野的地方吗?”

    她三步并作两步,就想上前煽叶星辰巴掌。

    结果,手还在半空中,就被江秋华拦住了。

    “妈,你干什么?”

    叶舒薇怒气未退,暗恼的询问。

    江秋华看了她一眼,安抚道:“乖女儿,难道狗咬你一口,你还要咬回去不成,也不怕弄脏了自己。”

    叶舒薇听着有理,暂且放下了打人的心思。

    叶星辰眼中怒意不由加深,“你说谁是狗?”

    江秋华察觉到她的怒气,好似还嫌不够刺激,不怀好意的勾起嘴角,笑道:“这重要吗?叶星辰,你有空在这跟我逞嘴舌之快,还不如想想,怎么挽回你的未婚夫吧?哦……对了,我怎么就忘了,人家厉家压根看不上你,所以才逼着你回来退婚。”

    她故意说得很大声,语气极尽嘲讽,“唉!这豪门大家族啊,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高攀得上。哪像我们家薇薇,自从满十八岁后,就有不少豪门子弟前来求娶。再过不久,她可是要跟秦家大少爷秦楚逸订婚了,将来,那是秦家的少奶奶,身份尊贵着呢。”

    叶星辰听着她那贬低自己,抬高叶舒薇的话,不由嗤笑道:“豪门?也就那些上不了台面的小三,才会削尖脑袋嫁豪门,觊觎别人的东西!本小姐自出生起,就是千金大小姐,早就过惯豪门生活,当真不稀罕。”

    “叶星辰,你!!!”

    江秋华被气得脸色铁青。

    叶舒薇更是五官狰狞。

    在过去十几年,他们母女的确被叶勋平养在外头,过着见不得人的生活,各种委屈求全。

    那是她们心中的一根刺。

    偏偏叶星辰就爱拿来恶心她们。

    此时的叶星辰,耐心已经告捷,懒得再和她们说一句话,转身拉着行李,便上了楼,只留下一句,“晚餐不用叫我,我休息好了,会自己下来。”

    江秋华和叶舒薇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恨得牙痒痒。

    ……

    叶星辰上楼后,并没有先回自己的房间,而是打算先去母亲的房间看看。

    只是房门打开的瞬间,里面的布置,让她又惊又怒!

    这里,早已经不是她记忆中的布置。

    曾经她和母亲最喜欢的拔步床,此时已经被换成了梦幻的公主床。

    四周属于母亲的东西统统不见,甚至连装修风格都改了,全都放着属于叶舒薇的东西。

    “叶舒薇!”

    叶星辰咬牙切齿盯着墙上叶舒薇的照片,攥紧了拳头,指甲深深掐进掌心里,都仿佛没知觉,心中愤怒已经膨胀到了极点。

    这时,叶舒薇和江秋华母女,跟了上来,嘴角扬着得意的笑。

    叶星辰咬牙切齿道:“叶舒薇,谁准许你动我妈的房间,给我立即搬出去!”

    叶舒薇勾起嘴角,笑道:“凭什么我要搬出去,那房间可是爸让我住的。”

    叶星辰怒不可竭,但更多是心寒!

    那男人已经绝情到这地步了吗?

    连一个房间都不愿保留。

    叶舒薇瞧着她的震惊的表情,再次凉凉道:“对了,忘了跟你说,家里的其他房间已经被佣人住满了,包括你的房间,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倒是后面花园里还剩一间园丁房,可以暂时让你住。”

    她越说越得意,已经在脑海中勾勒出叶星辰搬进去的模样。

    叶星辰听着,愤怒极了。

    这是她的家!

    然而却在这两女人口中,她连家里的佣人都比不上!

    “园丁房?还是留给你自己住吧。”

    她怒瞪着叶舒薇,咬牙切齿道。

    她早该想得到,这个家从她离开后,就不会再有她的容身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