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漠王求亲,欺人太甚

    更新时间:2018-11-15 19:05:14本章字数:1467字

    冷崤也是眉峰一扬,喃喃道,“琬儿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冷翌昊看着二人奇怪的神色,不由疑惑道,“父皇母后可是遇到了什么旁的愁事?”

    冷崤终于重重的叹了一声,大手震在书案上,低低喝道,“漠王,又是那个漠王!今日朕竟又收到他的求亲贴!害死一个珏儿还不够,他还想干什么!”

    “什么?漠王又来求亲?”冷翌昊一愣。

    “不止是求亲,他这简直是辱我东峪国尊严。”皇后低泣道,“他竟然要我东峪公主嫁入他府中为媵姬,还称因他此番在外巡视军营,故免去一切繁文缛礼,只需将公主速速嫁入军中即可,以飨他日夜所需……”

    “够了,不要说了!”冷崤一声怒喝,皇后掩面痛泣。

    冷翌昊拿过案上的文贴细细看过,顿时额上青筋突跳。

    贴上的字字句句均直白犀利,连起码的客套之词都没有,与其说是求亲,不如说是霸道的夺人,言语之间尽是不屑与轻薄之词。

    “这漠王也欺人太甚!”冷翌昊怒道,“想当初七妹嫁过去才不过半年就暴病身亡,他漠王连个交待都没有就草草下葬,如今才几日光景就又来求亲,况且连侧妃都不予,竟只是个低贱的媵姬,还要嫁入军营,岂有此理,这让我东峪颜面何在!”

    “他这是在逼朕……”冷崤咬牙说道。

    “可是姑母呢,姑母难道就一点也帮不上忙吗?好歹姑母是元熙皇后,又是他的生母,他岂能如此不念我东峪与元熙之情分!”冷翌昊愤然道。

    “那漠王是何等残情之人,你又如何不知?这些年他仗着势力强大,越发的不把旁人放在眼里,你姑丈他又不理国事,终日醉在枕云阁神志不清,如今还有谁能镇得住他?”皇后似泣似控的悲诉道。

    “如此便更不能答应此桩婚事!”冷翌昊定定的看着冷崤,“父皇作何打算?”

    “朕……就算明知他是在逼朕,朕又能如何?”冷崤一脸颓色,“我东峪向来弱势,当年你姑母嫁入元熙也是我们主动和亲讨好求来的,正是因着你姑母贵为元熙皇后,我们这些年才能依附着元熙得以安宁的生活,不必惶惶终日担心国之覆灭。如今那漠王实力不容小觑,元熙军权基本是他一人把控,难道我们要因这桩婚事挑起战事,让我子民饱受战争之苦,让我皇族惨遭灭顶之灾?”

    “父皇的意思是?”冷翌昊大为意外,“父皇是要应下?”

    “唉……”冷崤一声长叹。

    冷翌昊凛然说道,“不错,安宁的日子谁都想要,可是事关皇妹的性命,事关我东峪尊严,就是拼死一战,又如何?”

    “那怎叫拼死一战,那是以卵击石。”冷崤的声音一下子老了许多,悲沉不已,“乌岷国和木郴国是如何被漠王覆灭,你不会不知,血洗城池不说,被灭之皇族无一不被漠王全族诛灭,我东峪若不是因着你姑母的关系,恐怕也早就被灭掉了。如今元熙国势强盛,将士威猛,战无不胜,就连曾经与其势均力敌的南霄国和毓枝国如今都畏他三分,你说我东峪如何能与之抗衡,啊?”

    冷翌昊捏紧拳,哑声道,“所以,就注定要牺牲四妹或九妹了?”

    冷崤黯然不语,冷翌昊的目光里一片失望,他的呼吸立刻变得沉重起来。

    “既然父皇已经决定,又叫我来作甚?既然叫我前来商议,就该听取我的意见。我情愿亲自带兵上阵与他拼个你死我活,也不愿白白受这窝囊气,更不愿牺牲四妹与九妹!”

    冷崤沉默良久,终于低声叹道,“没错,朕已做出决定,并不是叫你前来商议,朕只是叫你记得今日之耻,日后励精图治,增强兵力,与元熙的抗衡长久计议。”

    冷翌昊一贯从容平和的俊容已是怒火万丈,他继而转向皇后,“上次漠王求亲,嫁的是贤妃所生的七公主,如今我东峪公主只剩四妹与九妹两个,母后当如何取舍?”

    皇后低下头去,哽咽道,“全凭你父皇做主,母后听天由命。”

    冷翌昊看向冷崤,他的目光有些闪躲,“昊儿,你知道朕最疼琬儿,朕也知道你与琬儿的感情最深……可是玥儿毕竟还小,她才过及笄之年,她受不得那残暴的漠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