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心痛之选,无可奈何

    更新时间:2018-11-15 19:05:14本章字数:1419字

    “可琬儿大病初愈,父皇如何忍心?”冷翌昊心痛的打断道,“纵使父皇忍心,儿臣死也不会让琬儿嫁给那个魔头,儿臣会想办法,儿臣只希望父皇不要忘记当年琬儿如何给我东峪带来祥瑞。”他冷冷说道。

    冷崤捂住胸口,“你能有什么办法?手心手背都是肉,难道朕不心疼琬儿?你明知朕平时疼琬儿远胜玥儿,但凡有办法,朕又怎么会舍得?”

    “儿臣会找个宫女代嫁,此后我宫中便再没了四公主,我会让琬儿永远消失在皇宫里,那漠王永远不会发觉。”

    “荒唐,你当那漠王如此好欺?琬儿的才貌岂是一个宫女能比的,漠王怎会看不出破绽?你这样做不仅救不了琬儿,还会害了玥儿,害了东峪!”冷崤为他的念头大惊,连声怒斥道。

    “那儿臣便再去想个万全之策,总之,只要儿臣在,就绝不会将琬儿送入虎口!”冷翌昊定声说道,随后便拂袖大步离去。

    “你……混账……”冷崤颤着手指着他的背影,皇后连忙搀扶住他,轻声劝道,“那便让昊儿想想看,万一有好的法子……臣妾也不舍琬儿,臣妾……”

    “住口,妇人之仁!”冷崤怒声斥道,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一把甩开她,也大步向外走去。

    皇后强忍住眼泪,软软的跌坐在身后的椅子上。

    ******

    莫琬和阿音在梨花林的石凳上聊的忘了时间,直到觉得日头有些晒,这才发觉已近晌午。阿音搀扶着莫琬起身回房休息,一边走一边轻笑着,“公主今天的话格外的多,阿音的嗓子都快被你问干了。”

    “阿音,你觉得我与之前有什么不同没有?”莫琬也笑着。

    “没有啊,公主是指哪方面?”

    “各个方面,比如性格,比如谈吐,比如……总之就是你感觉我与之前有什么差别没有?”

    阿音认真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阿音没看出来有什么不同,除了公主因为受伤忘了一些以前的事而已。哦,唯一要说不同的便是公主的笑不像从前那样开心了,想是因为太子殿下大婚的缘故吧,莫说公主不开心,就连阿音也不开心。”

    “哦,你为何不开心?”莫琬挑了挑眉,“莫非你喜欢皇兄?”

    阿音的脸顿时红透,“公主莫要取笑奴婢!奴婢怎么敢妄想?!只是因为平时陪着公主和殿下呆的久了,一想到他此后就总陪在别的女人身旁就觉得不习惯,好像那样的殿下就不再是原来的殿下了。”

    莫琬淡淡一笑,没再说话。

    看来从前的她和这位皇兄的感情真的是极深,连身边婢女都会有这样的情绪,那也就难怪她会任性出逃了,若她没有任性出逃,大概也就不会遭遇不测,而她也就不会因缘巧合的跑到这陌生的地方来代替她。

    看来命运这东西,真的是说不清。

    两个人正慢慢往回走,一个小太监匆匆跑了过来。

    “奴才见过四公主,皇上请四公主即刻到皇后的寝宫去一趟。”

    莫琬点了点头,“知道了。”

    见皇上叫的这么急,莫琬也不敢耽搁,匆匆整理了一下便由人引领往皇后的寝宫而去。

    一进皇后寝宫,她便看见了一身明黄的冷崤,一袭盛紫的皇后,以及一个泪眼涟涟生的娇俏可爱的蓝衣女子。那女子正紧紧的靠在皇后的怀里,两人的动作极其亲昵,不用猜,她一定是她的九妹,冷玥茗。

    第一次见到“父皇”“母后”,莫琬难免有些紧张,可是转念一想,既然日日相伴的阿音都看不出她的性情和从前有何区别,那就说明她和冷琬心没有什么大异之处,只要做好自己就可以了。

    果然冷崤和皇后对她的表现没有任何异样反应,冷崤关切的看着她,“方才听昊儿讲,琬儿身上已无大碍?”

    “回禀父皇,琬儿之前只是数日颠簸受了惊吓和风寒,如今已经没事,是琬儿不懂事,让父皇母后担心了。”她有礼的应道。

    “那就好,那就好……”冷崤长长出了一口气。

    一旁的皇后急步上前,亲昵拉过她的手把她拉至身边,一左一右搂住她和冷玥茗二人,开始低低的啜泣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