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 梦中牵绊,残冷薄情

    更新时间:2018-11-15 19:05:14本章字数:1204字

    恶语间,他大手一翻,冷琬心立刻被他重重的压至身下,看着几乎贴到脸上的那副变形的丑恶五官,她绝望的一声尖叫,想都没想就凑上前去死死的咬住了他的耳朵……

    耳上剧痛传来,男人发出一声低闷的嘶吼,却无论怎样都甩不开冷琬心死死咬紧的嘴,越扯伤口越痛,他狂吼一声,大手紧紧卡住冷琬心的脖颈,硬生生的把她的嘴拽了开。

    看着她唇边的血迹,捂住血流不止的耳朵,怒不可遏中,他挥手便又是两个耳光劈了下去,冷琬心只觉的眼前金星闪烁,再也没有了力气。

    “贱人,你简直是活腻了!”他余怒未消,大手拎起冷琬心的衣领,只听“嘶”的一声便彻底的把她的衣襟扯烂,冷琬心死死护住自己胸口的亵衣,绝望又悲愤的黑眸似含着血光,依旧倔强的射向他。

    “老子今夜非让你知道知道该怎么做女人!”他怒吼着,低下头狠狠的咬向了她的唇,冷琬心的身子和头都被他死死的固定住,无处可躲,本就体虚无力的她终于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为何命运对她如此不公?

    已经受过一次侮辱,如今又要被这粗鄙的武夫霸占……

    顷刻间,屈辱的泪水沿着她的眼角,决堤而下……

    ******

    “不过是赏给你们一个女人,怎么鸡飞狗跳折腾成这个样子!”

    忽然一声厉喝从门外传来,男人一愣,趁他慌神间,冷琬心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挣脱他的钳制爬向了墙角。与此同时,她看见房门大开,泪光中那张出现在梦里千百次的,再熟悉不过的脸出现在门边。

    她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见。

    一袭紫金锦袍让他秀颀挺拔的身躯更显威武尊贵,开阔的眉宇,高挺的鼻梁,望一眼便不寒而栗的冷峻面容上,那一双漆黑的鹰眸正泛着冷厉的寒光。

    “王,王爷……”方才还嚣张的男人一下子跳起身嗫喏着行礼,冷琬心顿时明白过来,原来他便是漠王,眼前这个在梦里纠缠了她二十几年的男人,便是那冷血残忍的漠王……

    莫非这就是她与他命中注定的纠缠?所以他才会在她的梦中不断的出现……可是为何他与她之间会是这样的孽缘?与其如此,她宁愿他从来不曾出现在她的梦中,从来不曾在她的心头缠绕……

    “墨宸峻,你不是人!”她的唇颤着,一字一句的喊道,话音未落,已是泪流满面。

    墨宸峻的眸光一闪,看向她时,神色微微带了抹讶异。

    眼前的女子,衣衫凌乱,泪雨纷飞。

    散落的三千青丝飞泻而下,乱舞于大红嫁衣的残片中,斜洒在泪浸的梨花玉容上,拧紧的秀眉似泣似诉,唇边的血迹,在她凄白的脸上划过几道艳丽惊心的红光,而那双因痛楚而蒙起雾霭的黑眸,正闪着倨傲愤恨的星芒。

    “好大的胆子,竟敢直呼王爷名讳!”男人上前便给了她一个耳光,冷琬心的头一歪,半晌没能抬起,她的身子伏在地上,轻轻的颤抖着,却倔强的咬紧牙关,用力撑起双臂,扭回头来死死的盯住墨宸峻,虚弱却有力的斥道,“你算什么男人?你竟用这样的方式来对待嫁与你的女子,你真让人瞧不起!”

    她那副不屈的倔颜让墨宸峻的眉峰微微一拧,接着便是一声冷笑,“既知自己是嫁与我,就该一切从夫,为夫把你转赠与他人,你便该温顺依从,竟如此泼妇般大闹我营地,还敢口出狂言对本王如此大不敬,真是死不足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