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美男要杀她!

    更新时间:2018-11-15 19:00:15本章字数:1594字

    五年来,她制药的同时也研究过不少的毒,其中不乏一些奇毒,可是这种中毒症状她却从未看到过。

    再看看他的身下,刚刚躺过的地方,厚厚的积雪已经融化,分明是被他滚烫的身体给化掉的。

    她第一次抓他手臂的时候,他的身体还没这么热,看来是因为冰冷的潭水和积雪暂时压住了这份热气,不然她也不会把他当成死人了。

    舒可宁按了按胸口放赤莲的位置,稍稍犹豫了一下,转而从怀中拿出了一颗白色的药丸,这药能解一般的毒药,虽然对于他身上的毒可能没有多大的效果,但至少能延缓一下毒发的速度,先将血给止住了。

    可是就在她想将药丸塞进他口中的时候,意外出现了,这人竟然怎么都不肯张口,药丸根本就塞不进去。

    而且舒可宁感觉到了,他不是因为伤重无意识而不能张口,而是因为有着很强的防备心,所以即使昏迷着,也本能地不愿意张开口。

    眼看着他伤口的血不断地流出,舒可宁急得叫道:“喂,我又不是给你吃毒药。你若是再不张口,血流光了可不要怪我。”

    可这话压根就没用,男子依旧是双唇紧闭,牙关紧咬。

    舒可宁怒了,伸手重重地捏住了他的两颊,手指使了一个巧劲,原本紧咬着的薄唇被迫微微一松,药丸顺利地塞了进去。

    药丸入口即化,刚刚吃下没多久,血流的速度渐渐变慢,片刻之后终于止住了。

    不过男子那原本白皙的两颊,却因为舒可宁刚刚的“暴行”而多了几个清晰的手指印。

    “咳咳,你可别怪我下手重了,我这是为了救你。”

    舒可宁略显心虚地嘀咕了一声,又探了一下他的脉息,他体内的毒果然还在,不过混乱的气息却是平稳了许多,看来这药对他还是有点作用的。

    但他的情况还是相当危险的,当务之急就是找个地方避一下,不然内热外冷的,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冰火两重天。

    又将一颗能够治疗内伤的药丸用同样的办法塞给他吃下,然后快速地将伤口包扎好,舒可宁起身在四处看了一下,终于发现了一个小小的山洞。

    山洞不大,不过让他们两人避一下寒还是可以的。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舒可宁终于将比自己高出一个半头的男子给半拖半扶进了山洞。

    “呼,你还真沉。”

    将他安置在一处干燥点的地方,舒可宁一边甩着酸痛的手臂,一边嘀咕着。

    许是因为药力的作用,男子的意识稍稍清醒了一些,他的眉头皱得紧紧的,看起来有点痛苦。

    “喂,你醒了吗?是不是很痛啊。”

    舒可宁蹲在他的身边,看着他渗着细汗的俊颜,一脸担忧地低问着。

    男子并没有立刻醒来,眉头却是越皱越紧,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地拽着,好似正在跟什么做着艰苦斗争。

    那痛苦的样子,看得舒可宁实在很是不忍,连忙道:“你忍一忍啊,我有止痛药,马上就找给你。”

    舒可宁一边说着,一边在怀中掏了起来,可是她带的药实在是太多,一时间不知道是哪个,着急之下,干脆将所有的药都掏了出来。

    “哗啦啦”,十几个瓶子被倒在了地上,舒可宁找了一会,拿起一个绿色的瓶子兴冲冲地道:“找到了,找到了,就是这个,这可是我特制的止痛药,效果等同于麻醉剂,你用了……”

    喋喋不休的话在她抬头的瞬间戛然而止,脸上的笑容也瞬间僵住,那男子竟然已经醒了,正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男子半撑着身子坐在那里,幽暗的光线下,一双赤眸似火一般耀眼,内里迸射出来的阴厉神光却犹如寒霜一般冷冽渗人,冻得舒可宁舌头打结,一时间竟忘记了要说的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依旧在看着她,但是眸中的红色却渐渐退去,恢复成了如常人一般的黑色,只是冷寒依旧。

    若不是刚刚看得实在真切,而且那股渗人的感觉还未消失,舒可宁都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那个……”她吞咽了一口口水,犹豫着开口道:“你……你没事吧。”

    男子并没搭理她,只是眯着眸子警惕地打量了一下四周,当视线回到舒可宁身上的时候,内里的寒光更甚,不只是寒意,里面甚至还参杂着一股杀气。

    是的,舒可宁明显得感觉到了。

    他在怀疑自己?

    一想到此,舒可宁正想解释是自己救了他,可是话还未出口,她就觉得眼前红光一闪,一股寒气扑面而来,下一秒,她整个人都动不了了。

    男子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闪着红光的赤色长剑,此时,那带着血腥味的冰冷剑尖正抵在她的喉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