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他是什么意思?

    更新时间:2018-11-15 19:00:16本章字数:1193字

    对于舒可宁的打量,男子没有任何的反映,只是冷冷地吐出了几个字:“帮我换药。”

    这理所当然的口气,好似真的把舒可宁当成了丫鬟一般,都不带半分感激的。

    她救了他,难道他都不该说一声谢谢吗?

    舒可宁心中很是不爽,但看在他是个伤者的份上,还是依言上前给他换起了药。

    当她再一次看到男子那健硕胸膛的时候,脸还是不由自主地红了起来,不过那血迹斑斑的纱布却让她摒弃了杂念,眉头紧皱了起来。

    伤口裂开过了!

    她略带不悦地瞪了男子一眼,噌怪道:“你没听我的话,想自行运功逼毒是不是?”

    男子有点心虚地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说话,只是老实地点点头。

    昨晚经过一番调理之后,他觉得灵力恢复了一些,便不顾她的忠告想运功逼毒,结果毒没逼出,反而使得毒性增强,伤口裂开,血流不止。

    好在舒可宁在走前留下了药,他才有惊无险地度过了这一夜。

    舒可宁没好气地解开了纱布,看着好似被烙铁烫过的狰狞伤口,心中再也不忍责备他了。

    她一边替他清理着伤口,一边道:“你虽然能用真元把毒逼往伤口处,可是这伤了你的武器很是诡异,它能锁住这些毒,不让它们排出来,不但会导致伤口流血,还会引起毒性逆流,若不是你吃了我的解毒药,或许就撑不过昨晚了。”

    舒可宁自顾自地说着,许久没见男子有反映,稍稍一抬眼,却看到他正直直地盯着自己,深沉的眸光中带着一丝她看不明的情绪。

    脸唰的一下就红了,她再也不敢看他,包扎的手有点慌乱起来,好不容易包扎好了,脸却比他中了热毒的伤口还要火辣辣的。

    这人是什么意思?

    她知道她长的还算不错,但他这么一瞬不瞬地盯着人家女孩子瞧,难道不知道她也是会不好意思的吗?

    “你叫什么?”正在窘迫间,男子低沉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只是那声音平淡无奇,哪有看到美女时的那般激动。

    舒可宁撇撇嘴,回道:“舒可宁。”

    男子点点头,收回了一直盯着她的视线,然后将敞开的衣襟随意地扯了扯,又靠回了石头上。

    这就完了?

    舒可宁原本以为他还会说些什么,可见他再无反映,心里不由得郁闷起来。

    好歹她也是个人见人惊艳的美女,他这样的反映,让她很没面子的好不好?

    “那个……”她犹豫地瞥了他一眼,“我要怎么称呼你呢?”

    男子沉默了好一会儿,就在舒可宁以为他不会回答自己的时候,淡淡地吐出了一个字:“焰。”

    “燕?”舒可宁眨眨眼,“燕子的燕?艳丽的艳?讨厌的厌,还是……”

    “火焰。”焰打断了舒可宁的喋喋不休,他若是再不说,还不知她再说出什么来。

    “火焰的焰?”舒可宁眯着眼睛笑了起来,那神情好似在说,你早说啊,你早说我就不多加猜测了。

    不过这名字跟他还真的有点不配,这么冷冰冰又不爱说话的他,应该叫冰霜才对。

    “焰。”舒可宁叫了一声,忽然觉得这单个字的称呼叫起来有点太过于亲昵了,不过既然他告诉自己了,她也就这么叫吧。

    她蹲在他的身前给他把了把脉,然后叮嘱道:“这几天你就不要运功逼毒了,等伤口完全愈合了应该就会好一点。至于你身上的毒,我昨晚研究了一整晚,还是没什么头绪,不过你别着急,我会尽力想办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