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不想伤害她

    更新时间:2018-11-15 20:00:13本章字数:1386字

    “无论什么愿望都可以!”

    身后传来焰的声音,舒可宁却是头也不回,弯身钻进了山洞。

    洁白的帕子幽幽飘下,焰伸手抓住,盯着帕子怔愣了几秒,再抬头,舒可宁的身影早就消失在了藤蔓掩盖下的洞口。

    嘴角勾起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似自嘲,似无奈。

    片刻之后,他缓缓站起身来,一步一步地朝着洞口走去。

    每走一步,他胸口的伤处就痛上一分,当他走出洞口的时候,额头上已经是细汗密布。

    手捂着胸口,焰抬头看向天空,夕阳西下,天空中一片宁和,好似前几日的腥风血雨根本就不曾有过。

    可是他不会忘记,在这持续了整整三天三夜的三国大战中,他们三方所付出的惨痛代价。

    三国将士死伤无数,暮辰国太子被他当场击毙,冥月国太子重伤落败。

    而他,风日国的太子,虽然成了胜利者,却中了毒,又受了致命一剑。

    所以这一战,可以说是三败俱伤。

    外伤内伤再加上这奇毒,他现在的灵力所剩无几,凭着自己的力量根本就无法回到皇城。

    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这里好好地养伤,至少要让灵力恢复五成,这样才能回去皇城。

    至于体内的毒……

    焰的脑中浮现出那张时而灵动,时而紧张,时而又笑眯眯的美丽脸庞。

    他是风日国的太子,而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女子,如果牺牲了她能救他,那该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耀。

    可是他却无法去伤害她。

    或许这只是因为他不想欠别人,更不想欠一个女子吧。

    是的,就是这样!

    所以他才会承诺实现她的一个愿望,他,不想欠了她。

    原本注视着夕阳的视线一转,看向了相反的东边,那里,有着他的亲人,他的家。

    只是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回去。

    “哗啦。”

    舒可宁从白樱河中探出了头,上了岸之后,她找了个隐蔽的地方,从镯子中拿出了一套干衣服换上,然后又拿出了药篓背上,里面的草药是她在出门前就装上的,为的就是掩人耳目。

    有了这个可以装进百物的镯子,可真的是方便了不少呢、

    只不过……

    舒可宁瘪瘪嘴,她对于之前焰的话还是有点不开心。

    哼,他以为他是谁啊,不信她也就算了,还说无论什么愿望都可以帮她实现。

    说得好像无所不能似得,难道他还是神仙不成?

    那她想要回去现代,他能送自己回去不?

    舒可宁边想,边朝着家中走去。

    时至傍晚,路上行人还是不少的,当他们看到舒可宁之后,都对着她指指点点,或低声议论着,或发出一些嘲讽的笑声。

    神游太虚的舒可宁走了好一会儿才发现了不对劲,斜眼看了看身边窃窃私语的人们,猛地停步转身,大家却又当无事人般走开了。

    继续走,议论声继续,停步看过去,他们又恢复成了常态。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舒可宁心中虽然很是疑惑,但她受不了那些暧昧不明的目光,加快脚步朝前走去。

    她的身影刚刚走远,那些窃窃私语渐渐变得大声起来。

    “瞧她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肯定刚跟王八鬼混回来。”

    “是呢,怪不得之前我还看到她买了套男人的衣衫,敢情是送情郎去了。”

    “哈哈哈,废物配淫魔,倒也很是般配。”

    “大家也别说的这么难听,若是那王齐能从此一心待她,不再招惹族中的姑娘们,她也算是为族人做了一件好事。”

    “呵,狗改不了吃屎,就王齐那性子能被一个废物束缚住?到时她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哎,其实二小姐人不错的,长得也漂亮,只是可惜没有慧根。”

    “哈,就知道你也在垂涎她的美色,那你怎么不去跟族长提亲啊,你比那王齐总要强上几分,族长肯定会同意你的。”

    “你这人怎么说话的呢?要去你自己去……”

    身后的议论声舒可宁没有听到,但她刚回到药庐,背上的药篓还没放下,莫巧玉就一路大叫地朝着她跑来,“宁姐姐,不好了,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