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父女对峙

    更新时间:2018-11-15 20:00:13本章字数:1206字

    徐娘也是个有武功的人,可她未曾料到舒可宁会来这么一招,一个不慎,额头就被砸了个正着。

    只听的“啊”的一声惨叫,徐娘捂着额头,鲜血从指尖流了出来。

    刚刚拦着舒可宁不让进门的守卫瞬间觉得额头上一痛,若不是正好徐娘出来了,被砸的可能就是他了。

    这废物归废物,脾气倒是不小!

    “你……你……你……”徐娘又气又痛,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怎么样?”舒可宁拍拍手上的灰尘,朝着她抬了抬下巴,“本小姐在这里郑重地警告你,我不会嫁给那只王八,所以你就有多远,滚多远吧!”

    “你……”徐娘正想说点什么,身后忽的传来了一声厉喝。

    “放肆!”

    随着喝声,一个中年男子大步走来,个子不高却很健壮,有着舒牧族人特有的黝黑皮肤,他便是舒可宁的父亲,舒牧族的族长,舒赤迩。

    只是因为某些原因,他的面容有些憔悴,眼窝有点深陷。

    一见到舒赤迩,徐娘就哭诉道:“族长,您看二小姐她……”

    “舒南。”舒赤迩挥手打断了她的声音,对着一边的护卫道:“带她去药炉,让莫大夫包扎一下。”

    徐娘原本还想叫屈的,可是一听是让莫大夫给自己疗伤,便不再说什么了。

    毕竟整个人舒牧族人,能让莫大夫亲自诊病的人,还真是没几个呢。

    这是她的荣幸。

    在经过舒可宁身边的时候,她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用着只有她们两人听得到的声音嘀咕了一句,“哼,一个废物还想挑三拣四。”

    舒可宁朝着她扬了扬拳头,徐娘脖子一缩,一溜烟就跑走了。

    舒可宁嘴角勾起了一抹胜利的笑容,可是一回头,就看到了舒赤迩那张阴沉的脸。

    她没有像以往那样低眉顺目,而是直直地迎上了他的视线,愤愤地道:“你凭什么要把我嫁给那只王八?”

    “就凭我是你的父亲!”舒赤迩凌厉的目光上上下下扫了她一圈,满目厌烦地道:“你看你,哪有半点女孩子的样子,有人要娶你,就该烧香拜佛了!”

    舒可宁早就习惯了这个所谓的父亲对待她的态度,下巴一扬,不服输地道:“就算烧香拜佛做尼姑,我也绝对不嫁!”

    “你……”舒赤迩气结,他悔啊,当初怎么就没把她给掐死!

    “这婚事已经定了,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丢下这句话,舒赤迩转身就要离开。

    舒可宁怎么可能就这么让他走,上前一把扯住了他的袖子,“我说不嫁就不嫁!你要是厌烦我,大可把我赶出舒牧族!我才不要做你讨好王彝族的牺牲品,你怎么不把另外两个女儿嫁过去?”

    “混账!”舒可宁的话正中舒赤迩的软肋,心虚的他狠狠地一甩手。

    舒可宁本就娇小,又没有任何的武功底子,被舒赤迩这么一甩,整个人直接就飞了出去。

    “咚!”舒可宁在倒地的时候,额头重重地磕在了一块石头上,她连哼都没哼上一声,就直接晕了过去。

    看着血流满面的女儿,舒赤迩的脚微微动了动,最终却是没有走过去,只是看着自己刚刚甩开她的手,呆在了原地。

    “宁姐姐!”莫巧玉飞奔了过来,她身后跟着的,则是莫无言。

    “小玉,先止血!”看到躺在地上的舒可宁,莫无言示意莫巧玉给她止血,自己则走到了舒赤迩的身边。

    “族长,老夫可否跟您谈一谈。”

    舒赤迩的手握紧又松开,淡淡地扫了舒可宁一眼,而后点点头,转身朝着正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