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它不听话

    更新时间:2018-11-15 19:00:11本章字数:1227字

    “未来老婆在这儿,不空闲也得空闲啊……”他顶着一张漂亮的脸蛋,抬头望着她魅笑,清绫都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个人的脸皮是越来越厚了。

    她不想理会他,径直上楼去,安承羽当然也蹭蹭跟着她上去。

    “哟,公主房啊……”他倚在房间门口,两手CHA袋,一副笑嘻嘻的表情,清绫敢肯定,这混蛋一定是在讥笑她。

    “能帮我找个住处吗?公寓房就可以。”清绫边脱外套边说着,这儿实在住不下去,有太多回忆,每走一步,回忆便渗开来。

    “为什么?这不挺好的吗?房间又如此漂亮……”他进门,左看看右摸摸。

    “离公司太远了,而且……马桶也不好使。”清绫乱找借口。

    “马桶怎么不好使了?它不听你话?”他笑着侧望她。

    清绫懒得理他,只是随口应:“是啊,冲不下水。”

    “哟,这怎么能不听公主话呢,我给使唤使唤……”他说着,作似抡起袖子朝卫生间走去。

    清绫白了他一眼,转而出了房间去看季建辉。

    “这水闸没开,你让它怎么冲下水来?我说你够笨吧,你还不相……哦,这是什么?”安承羽一个人蹲在厕所里自言自语,开了马桶后面的三角阀,正想起身之时,突然发现这水阀后面一块磁砖似乎有些松动。

    他拿手指微微碰了下,居然还真动了一下,这什么伪劣工程,磁砖贴得都掉下来了。他一把将磁砖拿开,出乎意料的是,里面并不是灰色的水泥,而是白色的墙粉……不,不是墙粉,这么光滑的……

    安承羽拿手指轻轻抚了下,又凑近头去看,这不是墙粉,而是……一张纸,一张白纸,不,比纸厚一些吧。

    这太奇怪了吧?这么个地方,怎么会贴张纸?他拿手指小心戳了下,居然一下子戳破了。那就说明,后面没有墙。

    他小心翼翼撕开纸的一角,能看出这张纸的年代已久远,有些风化了,而纸的后面,居然是一个洞。

    不是吧?这也太偷工减料了,少放一块钻而已,有必要吗?还是说,上面都没有放?

    他又拿手敲上面的磁砖,都是硬邦邦的,没有松动,那就是说,只有这儿一块了。

    呃……这……该不会是老鼠洞吧?

    “清绫?清绫……”他叫着,没有人回应。

    开了灯,好好看了一下,仍然看不清楚,里面黑乎乎一片。

    深吸口气,伸手进去,里面似乎挺大,他摸到纸质的东西,很大一张,难道说……是钱?掏出来看,居然是一张报纸,旧报纸。

    “这什么呀?放张报纸在里面……”安承羽嘀咕,又伸手进去,只摸到一块横放着的砖粗糙的表面。

    “安承羽?安承羽……”楼下,传来清绫的叫声,“你电话!”

    “来了。”他随口应声,伸出手来,看着破碎的纸,忽然间像是明白了什么。

    这是一个暗隔吧?应该是装修的时候就设计好的,这白色的纸,只是掩人耳目,哪怕磁砖掉了,一般人不注意,也很少会发现,以为只是墙粉而已,可是,这暗隔里,居然只放了一张报纸?

    还是说,有些东西,还没来得及放?

    安承羽只知道季建辉以前是当检察官的,那应该有很多人送礼吧?莫不是……堆放礼金?

    “安承羽!!你在干什么?”清绫又在下面叫嚷。

    “来了!”安承羽又将磁砖小心放上,刚好嵌入,与上下左右的磁砖只留下一条小缝隙,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他又随手拿起报纸看,翻开里面,看到头版上那大大的标题时以及照片时,他顿时瞪大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