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把她娶了

    更新时间:2018-11-15 20:00:14本章字数:1861字

    “有什么事?”他随意坐入沙发内,松了下领扣,脸上似乎还有未睡醒的疲惫。

    对面的中年男人将刚沏好的茶倒入茶杯内推至他面前,眼瞟了他一下,开口问:“听说……你昨晚睡在清绫那里?”

    单牧爵并不奇怪,只是微微笑了下:“您这消息也太快了,我才从她的床上下来……”他阴阳怪气的口气惹得对面的中年男人蹙起眉。

    “清绫她是好姑娘,并不是你能玩玩的类型……”

    “哟,您还真是位好叔叔!”他哼哼出声,对于单博文的话嗤之以鼻。

    “单牧爵!”单博文微动怒,自从那次和他闹开,这个儿子对他的态度便是不 冷不热,有时候甚至还会冷嘲热讽。

    “既然都把人家姑娘给睡了,那就把她娶了!”他以一个长辈的口气对着他说道。

    单牧爵对于他的话无动于衷,仍然只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态度:“我睡过那么多的女人,难道都要我把她们娶了?”

    “你!!”单博文气得站起身,一副吹胡子瞪眼的盛怒状。

    “我的事,不用您操心,倒是您的事……您打算什么时候和阮女士离婚?”他坐直了身子,收起脸上的玩笑,冷下一张脸正对着他。

    单博文坐下,拿起面前的茶喝了口,似乎有些烦躁:“你真觉得我和你妈离婚了,她会幸福吗?”

    “至少不会伤心!”他马上接口说道,“那你觉得,你这样拖着,妈会幸福吗?你要不是为了自己的身份地位,你早就离了吧?”

    单博文怔了下,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过了良久,才轻轻叹了口气:“牧爵,爸爸知道对不起你妈,但我能给的,也只有这么多……”

    “是啊,谁都喜欢年轻漂亮的,你给我介绍个18岁的,我一定立马甩了季清绫,这很能理解……再说了,你也把人家姑娘睡了,人死心塌地跟了你这么多年,也该给个名份吧?”他脸上带笑,侃侃而谈,仿佛说着别人的事,随后起身,“没什么事我先走了,哦对了,你安排眼线也别让他们那么快露出马脚,太不好玩了,再说了,季清绫有什么值得你窥探的吗?还是说,不是季清绫……”他望着脸色越来越难看的单博文,唇角忽而一笑,没再说下去,转身走了出去。

    出来茶餐厅的时候,外面停着一辆黑色的车子,他走过时,停下,望着后车座的位置一会儿,面无表情。

    车门打开,有人下了车,看到他时轻轻叫了声:“牧爵……”

    单牧爵没有吱声,只是越过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随后,车子很快消失在他们面前。

    单博文过去:“不用理会他!”他拥着下车的人儿,一起坐进了车里。

    季建辉的情况仍然不好转,除了靠着机器维持着生命各项体征外,他就是一活死人。

    安东优说了一些劝慰的话,一整个上午,清绫心情差到极点。

    中午的时候,接到了采桑打来的电话,她开朗直爽的语气就如雨过天晴般,连带着让她也觉得心情好了一点。

    “清绫啊,再过几天就是年三十了,唉你不用回美国吧?如果你不用回,你可以来我家和我们一起过年啊,哦对了对了你吃饭了吗?你陪我吃饭吧?我啃了一上午的法律了,现在头好晕啊,你陪我吧……”那端的秦采桑还是十年前那副样子,她都能想像她穿着休闲的服装带着黑框的眼镜一边拿着书本查着资料一边拿耳夹着电话和她打着。

    她是她今天的第一缕阳光,她无法拒绝。

    约在市中心有名的意大利餐馆,虽然已经过了用餐时间,餐馆内三三两两的还是坐满了人。

    清绫进去定位置,服务员告知最后的位置已经被人预约了。

    “那还得等多久?”她问。

    “咦,季小姐?”身后,传来女人柔美的声音,清绫怔了下,背脊有些僵硬,但还是不得不转身面对。

    楼若痕挽着单牧爵站在她的身后。

    不知道为什么,当她在看到他俩相挽的手臂之时,她下意识地拿手捂了捂围巾,虽已捂得密不透风,可她仍然觉得自己像是可耻的第三者般,心虚彷徨,不敢面对楼若痕。

    而她至此也明白,单牧爵那么做的用意,仅只是玩玩或是真的一时冲动而已吧?

    或许他在今天睁眼时,就后悔过昨天的冲动吧?

    “这么巧啊,楼小姐,单先生。”

    既是他可以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那么她又何偿不能?只当作是做了一场恶梦吧。清绫忽略那紧紧揪起来的心,脸上绽开淡淡的笑。

    “季小姐还没吃吧?是没位置了吗?”楼若痕大眼望了一下四周围,这里生意很火爆,她好不容易才定到位置更好不容易拖着单牧爵来这儿,“要不,季小姐不介意的话,就和我们一起吃吧?牧爵,你说是不是?”

    她知道楼若痕也是一片好心,可是在她心里有鬼的情况下,只能把有些事情想得比较丑陋化,她是想给她难堪么?

    “不用了,我还有朋友……”她淡定自如,包后面紧握的双手却是微微颤抖起来。

    “那就请你朋友一起吧。”单牧爵淡淡道,说完不顾楼若痕不顾她,兀自朝着位置走去。

    “唉牧爵……”楼若痕忙上前拉住他。

    “我正愁着没位置呢,这位先生小姐真是好人啊,那我们就不客气了……”采桑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很显然听到了,她挂着招牌式的笑容,一把挽过清绫,跟在单牧爵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