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上面有人

    更新时间:2018-11-15 20:10:15本章字数:1575字

    出了这档子事,大家心情都不好,谁也不爱搭理谁。

    那些流民也不知道在附近游荡了多少天,把外面能吃的东西都被吃光了,又把破庙内众人的食物都给抢走,想从别人手中匀点食物都不行。

    只好咽咽口水,颓然的找个相对干净的地方或靠或躺,睡觉吧,睡着就不饿了。

    待夜深了,一切都归于平静,谁也没有注意到房梁上居然坐着两个衣着不俗的年轻人。

    两人身上的衣服虽然不甚华丽,但料子都是上好的,袖口的花纹精致非常,干净整洁的样子与破庙的气氛完全不符。

    “阿嵘,看不出那个小丫头观察力还挺强的嘛!”玄色衣袍的男人笑着说道,语气里满满地都是夸赞的口吻。

    他的声音很低,几乎就只是上嘴唇碰了碰下嘴唇。二人都是武功卓绝之辈,耳聪目明,如此交谈下面的人谁也没有注意到,打呼噜的还是打得震天响,挨了揍伤口疼的也照样小声哼哼着。

    从小一起长大,太了解彼此的性子,知道对方话少,一天也说不了几句,他唱独角戏的时候居多,因此也只是一句感慨,并没指望那人能回答,却意外的听到了‘嗯’的一声!

    顺着那人的目光看下去,却发现他正盯着那小姑娘看!而且难得的,向来冷硬的表情也似乎缓和了不少。

    韩诚远脸上的笑意僵在嘴角,惊得眼睛瞪得老大,不敢置信的盯着好友蒋峥嵘。

    天呐!难道是他的幻觉吗?还是天上下金元宝雨了?这样柔和的表情什么时候在阿嵘的脸上出现过?

    小姑娘在桃花林收拾周靖康的时候,蒋峥嵘就知道她不是那些木头人似的千金小姐。

    破庙里大多都是男人,虽然骨瘦如柴的乞丐居多,可若是团结起来未必没有反抗之力。先头都以为是抢劫的土匪,怕惹麻烦所以不敢。

    只有那个小姑娘,那么混乱的情况下,还能一眼识破那些人的身份。胆大、心细,真是不错。

    当得起明远的一句夸赞。

    毫无预兆的,下面的柳相思猛地睁开双眼,直直的望向屋顶。二人均是一惊,连忙往房梁后面又躲了躲,匆忙之间肘部撞到了木头上,发出一声轻微的声响。

    韩诚远疼得龇牙咧嘴的,却大气都不敢喘,难道被发现了?刚夸完她观察敏锐,难道竟还能察觉他们二人不成?

    其实韩诚远的疑虑完全是多余的,以他们二人的武功,便是换了大内侍卫来也未必能察觉,柳相思哪里有那么大的能耐?

    仔细看看就能发现,柳相思望向屋顶的目光很是空灵,明显是在走神。

    从小睡席梦思床垫长大的,在柳府也是没受过苦,实木的大床上铺着厚厚的好几层褥子,香香软软的,睡得也很舒服。

    哪里睡过这么简陋的环境,还与核桃、杏仁和敏敏几个人一起挤着睡。柳相思有点睡不着,翻来覆去的。

    睡不着就爱胡思乱想,今天发生太多事,脑子里乱乱的,她总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被她忽略了。

    电光火石之间,脑袋里忽然灵光一闪——

    宋石头,那个落魄的,带着妹妹的,在城门口被周靖康鞭打的男孩,这个名字在原文中没有出现过,出现的场景也和原文中不符,所以根本没有引起她的注意。

    她居然一点没起疑心,就这么忽略掉了!

    原文中小石头带着敏敏去城里乞讨,却碰见几个拐子,想趁人不备把敏敏拐跑。被小石头发现后对方欺他孤身一人又是个孩子,对他拳打脚踢。

    柳香雪从法华寺回来正好碰到这一幕,不仅命护院把拐子给抓了扭送官府,还软声安慰他不要怕,给了他一笔钱,叫他带着妹妹好好生活,不用再乞讨为生。

    对于柳香雪来说,可能这只是一件小事,很快就会忘记,可对于当时的小石头来说,仙子一样的柳香雪就是他的大恩人。

    他甚至偷偷的跟在马车后,直到马车进了柳府,知道了她是柳知州家的三小姐,内心暗暗发誓,总有一天可以报答她。

    而这一次柳香雪因为杨承之的爱慕者罗琴情绪失控,命人一路疾驰,比原文中早了大概半个时辰回到府中,所以并没有碰到小石头和敏敏。

    石头和敏敏也还没有碰到拐子就因为敏敏冲撞了镇西伯府的马车而惹恼周靖康,还被柳相思给撞了个正着!

    柳相思复杂的目光看向守在外面的人,敏敏叫宋敏儿不假,可小石头并不姓宋,也不叫宋石头……

    别看他年龄不大,可是来头却不小。是流落在外的皇孙,后来登基为帝,也是原文中柳香雪最大的靠山——赵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