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令人羡慕的一家三口

    更新时间:2018-12-19 16:20:32本章字数:1882字

    三个人走进成衣店的时候,几个女服务员早已经躬身而立,笑脸相迎,赶忙想他们做着介绍和推荐。

    “先生,夫人,想要哪一种款式的衣服,本店新上了一些今年最流行的款式。”一个年轻貌美的女服务员主动给他们介绍着。

    南宫麟并不说话,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四下打量着,孟小雨则是应付公事般地看了几眼,小灏灏是满脸的好奇和不解。

    孟小雨作为一个服装设计师,对于衣服的款式,以及搭配自然是最敏感的。

    南宫麟就近坐在了软椅上,语气清淡地说道:“把你们店里最新款式的晚礼服拿出几件来,让这个小姐试试。”

    “好的,请稍等。”

    说话间几个服务员便赶紧退了下去,这样的主顾她们可不敢怠慢,前面有跟孟小雨说着话,一会儿的工夫几个服务员便捧出来了几件晚礼服。

    “这位太太,你对这几件满意吗?”服务员一脸亲和地问道。

    “我不是谁的太太,请叫我孟小姐。”孟小雨刻意强调道。

    服务员听完微微愣怔了一下,又不太确定地看了南宫麟一眼,只见此时的南宫麟脸上透着一丝笑意。

    “好的,孟小姐。”服务员马上改口道。

    南宫麟则是微笑着,指着孟小雨道:“把这几件让这位孟小姐下去试试!”

    “孟小姐,这边请!”服务员伸手躬身做了个请的姿势道。

    于是,孟小雨便在几个服务员的簇拥之下,去后面的试衣间里试穿。

    她脱去身上的职业套装,换上了一身紫色的拖地晚礼服,对着镜子前后看了看,感觉效果还不错。

    旁边的服务员赶紧夸赞道:“孟小姐,你看你本来皮肤就白,气质也好,再配上这身紫色的晚礼服,更加衬托的你高贵优雅。”

    不过,既然是按照南宫麟的意思去参加所谓的派对,适当征求一下他的意见也是必要的。

    孟小雨穿着那身紫色的晚礼服,从试衣间里走了出来,缓缓地站在了南宫麟的面前。

    一瞬间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孟小雨的身上,南宫麟看完之后微微点头,似乎对整体效果比较满意。

    “明天就穿这一件了。”

    孟小雨选好了一件紫色晚礼服从店里走出来后,身后那些年轻女服务员的目光还无比留恋地注视着南宫麟离去的背影。

    年轻帅气,出手大方,这简直是瞬间秒杀她们的芳心啊!

    虽然小灏灏不太喜欢南宫麟,但是对于他此时的表现还是满意的,这也让他从南宫麟的身上依稀看到了一点干爹魏昊的影子。

    虽然南宫麟依旧取代不了干爹魏昊在他心里的位置,但通过一些潜移默化的改变,南宫麟在小灏灏心目中的位置也是有所改善的。

    给小灏灏挑选衣服的过程,是颇费了一番脑筋的,南宫麟觉得对父母交代小灏灏身份的时候一定是重点。

    因为在二老的观念中,没有比家族香火延续更重要的事情了,如果是,南宫麟不动声色地将这样一个大孙子领到二老的面前。

    或许埋怨会有的,但是更多的则是惊喜。

    所以小灏灏的着装打扮,南宫麟则是跟他统一了自己的穿衣风格,自己历来是一身黑白配的西装,于是就干脆给小灏灏买了一身黑色的儿童修身小西装。

    还真别说,小灏灏穿上那一身黑白配的西装之后,再打上黑色的领结,还真有范儿。

    在回去的路上,母子二人坐在后车座上的时候,小灏灏就忍不住对妈咪说:“坏叔叔今天的表现有点反常,妈咪,你可要小心对待哦!”

    孟小雨微微一笑,不知道这个小鬼精灵心里又在盘算什么,不过,她的心思似乎根本就不在这上面。

    “宝宝,回家妈咪给你做可乐鸡翅。”孟小雨拍拍他的小脸蛋道。

    “好呀!好呀!”小灏灏拍手道。

    前面坐在驾驶座上的南宫麟,则是不动声色地开着车,他此时的心情尚算不错。

    毕竟对于明天的相亲,自己总算有了临时应对的办法,这样一来心里也顿时感觉轻松了不少。

    将他们母子送到住处之后,南宫麟直接对孟小雨交代,明天上午她不用到公司上班了,下午两点他直接开车来接他们母子。

    对此,孟小雨也没有过多地说什么,而是简单地客套了两句之后直接送走了南宫麟。

    回到家之后,孟小雨就围上围裙,进到厨房开始准备晚饭。

    做可乐鸡翅的食材都有,所以也不用大费周章,小灏灏乖乖地在外面看电视,孟小雨把可乐鸡翅做到一半的时候,手机却突然响了。

    孟小雨一边守着煤气灶,一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她原本以为是魏昊打来的,然而并不是。

    是一个本地陌生手机号码,孟小雨有些奇怪,自己现在的手机号码并没有几个人知道。

    这又会是谁呢?

    带着这样的疑问,孟小雨接听了电话。

    “喂,你好,是哪位?”孟小雨例行公事地问了一句。

    “你是孟小雨吧?”电话那边传来一道尖细的女声。

    “你是谁?”孟小雨谨慎道。

    “你不用管我是谁,但是我劝你做事还是低调一点好,这几天最好不要四处招摇,要不然产生什么后果你自行承担。”对方口气显然不善。

    “你到底是谁?你这算是在威胁我?”

    “……”

    孟小雨的话音刚落,对方便挂断了电话。

    这显然是个威胁电话,可是又是谁打的呢?

    想想自己回国也没多长时间,知道自己手机号码的只是屈指可数的几个人而已,而自己的仇敌算算也能算出是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