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薄祁深,你很冷

    更新时间:2018-11-15 19:15:15本章字数:1403字

    这一场架不可避免。

    萧少安是因为今天在徐记看到了顾倾城,而薄祁深,是因为三年前顾倾城和萧少安之间的关系。

    结束的时候,两个男人脸上都挂了彩,这一天,奇迹般的朋友都没有劝架,就连墨绍谦,也只是在角落里喝着酒,冷眼旁观这一精彩一幕。

    “还打吗?”

    薄祁深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西装,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躺在地上气喘吁吁的男人。

    萧少安伸手碰了一下唇角,下一秒,男人从地上起来,猛地一下攥住了男人的肩膀,薄祁深回头看着他,菲薄的唇瓣紧抿成线。

    男人呵笑出声,“薄祁深,你很能耐啊。”

    “从始至终。”

    萧少安猛地又是一拳打过去,“你能耐你就能肆无忌惮伤害她?薄祁深,你到底还是不是男人?”

    这一拳直接让男人半边脸都偏了过去,有人看不下去了,出言制止,“少安,要不你算了吧。”

    而角落里的墨绍谦只是又倒了杯酒,然后抬眸看着他们,扬了扬眉梢,“要打,你们干脆出去打。”

    墨绍谦开口,萧少安这才收了手。

    薄祁深却在他转身那刻,低低笑出声,“所以,我找回我的女人,干你屁事!”

    “你他么!”

    墨绍谦扶额,嗓音低沉干净,“你们出去打——”

    ……

    四月的夜风依旧冷冽。

    薄祁深回到别墅的时候,世界静寂,但他知道今天和以往的任何日子都不一样。

    他看了眼楼上,狭长的眼眸染着晦涩的情绪,淡淡地想,她回来了啊……

    终于回来了。

    薄祁深回自己卧室冲了个澡,然后换了睡衣,便直接去了女人的房间,一如预料,房门被反锁了。

    但两分钟后,薄祁深轻而易举地开门进去了,夜色深深,银白的月色落在女人的身上,安静的凉凉。

    掀开被子上床,薄祁深自身后抱住倾城,双臂用力地搂着女人的腰,下巴轻轻搁在她的肩膀上——深深嗅着她身上的味道。

    “薄祁深,你很冷。”

    女人低冷的嗓音在夜晚显得有些突兀,薄祁深怔了一下,随即更加用力地抱紧她,“sorry,吵醒你了。”

    “你很冷……”

    “过一会儿就不冷了。”

    顾倾城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她的确是被他吵醒的,这几年,她睡眠浅,一有风吹草动就会醒过来,几乎从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

    “倾城,”男人低低的嗓音在耳蜗处盘旋,“今晚……”

    顾倾城连眼皮都没抬,“薄祁深,我说我累了,你会放过我吗?”

    “嗯。”

    薄祁深叹了口气,像是妥协般低低地道,又带着一点无奈和温柔宠溺的错觉,“放过你,但让我亲会儿?”

    男人的唇舌很快密密麻麻落在她的眉眼,脸颊,耳蜗。

    顾倾城躲了几次,但诺大的床,似乎到哪里都逃不开他的亲吻,索性凉凉的笑了一下,“你要是想要就要,薄祁深,别做出这么一副深情的模样好吗?我说不要就不强迫我,那你放我回曼城。”

    男人睁开被浓欲沾染的眸子,嗓音喑哑,闻言低低嗤笑了一下,“倾城,你这是在求爱吗?”

    “……”

    男人温淡的五官慢慢地黯淡下去,柔软的薄唇贴上她的额头,“好,我不闹了,你睡。”

    “不做的话,你可以回你自己房间去睡吗?”

    她不想和他一起。

    薄祁深自然不可能答应,男人依旧从身后搂着她,“睡不着的话,我们聊聊天?”

    “……”

    “倾城,明天,我带你去看医生。”

    “我说过不用。”

    “倾城,我想念你的眼睛。”

    “……”

    顾倾城瞬间就觉得身心疲惫,她直接阖上眸子,后来,竟真的迷迷糊糊在男人的怀中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薄祁深六点半准时醒来。

    怀中的女人她三年前消瘦了许多,被他抱着,像是整个人都在他的怀里。女人的脸颊紧紧贴在他的胸口,一张小脸白净中染着一点酡红。

    很亲昵的相拥而眠……

    薄祁深唇上缓缓勾起几分弧度,伸手拨开女人脸上的头发,对准女人绯色的唇瓣,想也不想地吻下去。

    似乎从最开始他就在克制,但现在,他不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