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别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8-11-15 19:15:15本章字数:1553字

    第二天是顾倾城眼睛手术的日子。

    男人没去公司,在手术室门口守了接近两个小时,等到手术结束,又和医生谈了将近半个小时的话。

    关于顾倾城手术后要注意什么,男人听得格外认真。

    “手术很成功,在医院再待几天,等拆了纱布,就可以出院了。”

    “谢谢。”

    一向高傲冷清的男人,居然用了谢谢两个字,还无比真诚,医生都有些被吓到。

    从医生的办公室出来之后,薄祁深便去了顾倾城所在的病房,麻药的作用还没有过,顾倾城睡着,眼睛上缠着纱布,显得宁静又孱弱。

    ……

    就在这个时候,医院里又来了一位病人。

    苏沫开车的时候不小心出了车祸,额头和手臂都有一些擦伤,就来了医院找护士做简单的包扎。

    隔壁有护士在聊天,苏沫闭着眼睛听着,然后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小江,你是没看到,早上薄总带着那个女人来医院的样子,简直帅呆了!”

    “女人,什么女人啊?”

    “就是一个瞎子,是来医院做手术的。”

    “可是薄总不是已经有未婚妻了么?就那个苏家的小小姐。”

    “订婚宴都没去,算哪门子的未婚妻啊,薄总应该不喜欢她的……”

    “哎,林禾,你早上不是和姜医生一起进的手术室吗,我还是比较好奇,那个女人是谁呀……”

    “叫顾倾城。哎,我怎么觉得,这个名字好熟悉啊?”

    苏沫蓦地拉开了面前的帘子,给她包扎伤口的护士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直接皱了眉,“你干什么呢,伤口还没有包扎好你动什么动?!”

    苏沫却对护士的吼叫置若罔闻,她一脸惨白,看着同样因为她的举动被吓到的几个护士,慢慢出声,“你们刚才说,谁瞎了?”

    知道了顾倾城所在的病房,苏沫连额头上的伤都没来得及处理就去了,她要证实,那个女人是不是真的回来了。

    去了病房,隔着玻璃,苏沫看到了里面坐着的那个男人。

    矜贵,冷漠,俊美。

    多少词语在他身上都是多余,不足以描述他真正的气度。

    而躺在床上的女人,哪怕眼睛上盖着一条纱布,她也能够清清楚楚地认得,那就是顾倾城。

    离开了兰城三年的女人,又再次回来了?

    顾倾城,你既然走了,又为什么还要回来!

    苏沫咬了咬唇瓣,一脸的不甘心。

    就在这个时候,床上的女人有了动静,苏沫站在门外,看着那个一向冷峻斯文的男人脸上蓦地现了一抹激动,然后把顾倾城从病床上扶起来,修长的手指捧着她的脸蛋,薄唇微动,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她闭了闭眼睛,然后转身,离开了病房。

    顾倾城眼前蒙着纱布,但已经能够依稀看到模糊的一片白光了,但就这么一点白光,她的眼睛也难以适应,男人看她用手遮着眼睛,便皱了皱眉,“怎么了,眼睛不舒服么?”

    “有点亮。”

    这点亮光,虽然对平常人来说算不得什么,但她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看不到了,她也已经适应了没有光的世界。

    薄祁深转身去把窗帘拉上,顾倾城这才觉得舒服了许多,她抿了抿唇,“医生说,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过两天,等你眼睛上的纱布拆了,检查没什么大碍的话,就可以出去了。”

    顾倾城点点头,“那你跟监狱那边的人说了吗,等我眼睛好了,我要去见我哥……”

    她也不想瞎着一双眼睛去见哥哥,那和不见有什么区别?

    薄祁深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菲薄的唇瓣吐出一个字,“好。”

    下午,苏沫带了礼物进了薄家,林清欢看到她满是欢喜,在触及女人额头上的伤口时皱了皱眉头,“这是怎么了?”

    苏沫把礼物递给佣人,然后跟着林清欢进屋,“早上不小心出了个小车祸,没什么大事……”

    “祁深呢,他……不回来吗?”

    苏沫四下看了一眼,但其实她值得,薄祁深现在应该还在医院陪着顾倾城。

    有那个女人在,他薄祁深哪里都不会去,何况是来见她苏沫?

    但她还是不甘心,除非她死了,否则,她也要和顾倾城争到底。

    林清欢闻言就冷哼一声,“我昨天就打电话给他让他今天回来,他口口声声说忙,我能怎么办?”

    总不能真的让人去公司请吧?那多让孩子没面子。

    苏沫看着林清欢,眼神委屈,“阿姨,你说……祁深是不是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

    “这怎么可能?”

    林清欢下意识就否认了。

    苏沫眯了眯眼睛。

    原来,林清欢还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