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贪欢

    更新时间:2018-11-15 19:20:15本章字数:1200字

    有一种痛,叫——

    你还没入戏,我先赔上了自己。

    九月的北城,夜风中夹着凉意。

    霓虹灯闪烁在这座不夜城。

    海棠踉踉跄跄走在街头。

    刚才的一幕,如同电影出现在她脑海。

    她鼓足勇气在暗恋多年的意中人生日会上,表白。

    被拒!

    她永远记得他当时的眼神。

    决绝,无情。

    宫之言三个字,像一把刀插在她的胸膛。

    这一插,就是三年。

    她灌了自己一杯又一杯。

    走出那场热闹的生日会,她才发现自己已经醉得不认识路了。

    酒精在她体内翻滚,难受得要命。

    她蜷曲着身子吐了一阵,胃里舒服不少。

    刚直起腰,脚下一滑,倒在一个陌生男人的胸膛。

    她双眼迷离,望向眼前的男人。

    深邃的双目里潜藏着野兽般的危险,高挺的鼻梁,尤其是那张薄唇,彰显着浓浓的男性荷尔蒙气息,真他么——好看!

    比宫之言好看了不止一倍!

    她紧紧环住眼前男人的腰,醉眼朦胧,“带我走,”

    男人眸色幽深,像一汩千年深潭。

    看似平静,实则暗涛汹涌。

    他打横抱起她,进了一辆黑色布加迪。

    “宫之言,你混蛋!我喜欢了你三年!从高中到现在,总有一天,你会后悔——”

    海棠蜷缩在真皮座椅,梦呓般地发着牢骚。

    男人面无表情,从她小背包中掏出一个红色钱夹。

    打开,扫了眼里面的身份证——

    海棠。

    刚过十九岁。

    他用手机拍下她的身份证,又拨出一个号码,低声道,

    “替我查个人。”

    忽然,海棠一个侧身,把头埋在他胸膛,“宫之言,我们好好处,好不好?”

    少女独有的馨香与酒精的混合,令他有些痴迷。

    他胸口处的衬衣一片水渍。

    她在哭。

    “宫之言,你知不知道我爱了你多久?”

    他眸色幽深,静静俯视趴在自己身上的女孩。

    一六五左右的个子,清澈灵动的双目因为哭泣已经红肿不堪,如玉的肤色在酒精的作用下泛起淡淡红晕。

    及肩的黑直发来回晃动,唇瓣粉嫩好看,蛮水灵的丫头!

    手机来电打断他的思绪。

    “靖离,你让我查的那丫头,就是我们的宿敌‘海氏’海若连的长女。”

    他放下手机,俊颜泛起寒霜,眸色深不见底。

    “先生,去哪儿?”

    前面的司机小心地问。

    “‘桃源里’。”他很干脆。

    月色当头,已近子夜。

    低奢简洁的房间,只有钟表的滴答声。

    君靖离端着一个斟了红酒的高脚杯,凝视躺在自己床上的女孩。

    她双颊绯红,上衣微敞,往下是起伏不定的胸口。

    他目光灼热,丈量过她的身体。

    年纪虽小,但身材已经凹凸有致,十分有料!

    他喝掉杯中酒。

    走近。

    怪就怪你是海家的人好了!

    他扯下自己的领带,衬衣,西裤。

    双手有力地撕开她的衣衫。

    “宫之言??????”

    她迷迷糊糊中觉得一个男人的躯体与自己贴到了一起。

    然后是铺天盖地的吻。

    急促的,绵长的,让她沉溺其中,不想醒来。

    很快,一股锥心蚀骨的痛,从她下身蔓延开来。

    她大脑中仅存的意识,她把自己最宝贵的东西给了宫之言。

    虽然痛,但是,她很快乐。

    她好像跌入了一艘海中行驶的小船。

    浮浮沉沉,没有依靠。

    一宿贪欢。

    阳光透过微开的窗帘,照在海棠身上。

    她缓缓睁开眼睛。

    头痛欲裂。

    下身更是撕裂般难受。

    她竟然一丝不挂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

    她立马慌了。

    刚从地上捞起自己散落的衣物,一个男人极富磁性的嗓音在门口响起,“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