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害什么羞

    更新时间:2018-11-15 19:20:15本章字数:1259字

    此刻的海棠无比清醒,她,失,身,了!

    她用毛毯裹住自己赤裸的身体,恨恨望着门口长身玉立的男人,“滚!”

    “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了!”君靖离狭长的双眸滑过白色床单上那抹触目惊心的红,笑了。

    “我根本就不认识你!”海棠快要崩溃了,“你给我滚一边去,我要穿衣服!

    昨晚,她一直以为是宫之言!

    “做都做了,害什么羞!”

    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的嗓音低沉又好听。

    她清澈的眸子尽是愤怒,飞快把衣服套到身上。

    “丫头,昨晚可是你求我,上,你,的。”他似笑非笑,语气几近嘲讽。

    “无耻!”海棠右手扬起,狠狠甩向他的脸。

    岂料,手腕被他紧紧锁住。

    海棠左手拿起枕头砸向他,“滚开!”

    他笑容渐冷。

    海棠衣衫不整飞快离开。

    昨晚第一次喝那么多酒,跟宫言之表白,被拒不说,还跟一个陌生男人上了床。

    她怎么那么挫!

    此刻她连撞墙去死的心都有。

    她目前在北城大学经济管理专业读大二。

    步行回到寝室,室友们都去上课了。

    她把自己关在卫生间洗了好久,才出来。

    不管怎么说,不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了。

    这年头,大学生同居的事儿多了。

    她海棠虽然不是滥情之人,但也不是抱着列女传长大的。

    当务之急是买盒毓婷!

    在穿衣镜中,她发现自己脖子身上吻痕满满。

    她脸颊绯红,

    昨晚,得有多激烈?

    她穿了件长袖衬衫黑色长裤准备去药房。

    咦,小挎包呢?

    她记得清清楚楚,昨晚从酒店出来一直挂在身上。

    里面不光有她银行卡,饭卡,还有身份证和手机!

    她倚在寝室门口,只觉得头痛难忍。

    找到宿管阿姨,很顺利地借到手机。

    拨出自己的手机号。

    那头立马就通了。

    “喂?”

    是那个令她无比头痛的男人嗓音。

    “我的挎包在你那里?”海棠明问了句多余的话。

    “嗯。”

    “你在哪儿?我马上过去拿。”

    “我现在很忙,十点要开股东会,十一点有个商务用餐,下午两点要赶飞机。”

    “你只要报个地址就可以,浪费不了你多少时间。”

    没有银行卡和身份证,怎么行?

    “我在‘念慕’下面的咖啡馆。”

    君靖离话音刚落,海棠就挂了电话。

    还不算太糟,她寝室的橱柜里还放着几十块零用钱,打个车吃顿路边摊还是够的。

    “念慕”集团是最近几年在北城迅速崛起的大财团。

    它旗下产业有地产,餐饮,如今卯足了劲,往超市零售业发展。

    “念慕”大厦的金字招牌在秋日的阳光下熠熠生辉。

    海棠踯躅良久,迈进那个蛮小资情调的咖啡馆。

    这个点儿,聊天喝咖啡的人真是不少。

    海棠一进门就已经看到了那个男人。

    他给海棠的感觉,鹤立鸡群,想把他埋在芸芸众生中都难。

    此时的他穿一身优雅的黑色系,脸庞冷峻,有些——禁欲的高冷范儿。

    海棠暗骂自己一句,不要被他的外表蒙骗!别忘了,昨晚的他,把自己啃的连骨头都不剩。

    “喝什么?”君靖离问。

    “我包呢?”海棠坐都没坐,开门见山。

    “喝完咖啡我就还你。”他右手端着白色骨瓷咖啡杯,凝视她。

    “卡布奇诺。”海棠无奈朝侍者说了句,坐在他对面。

    沉默。

    同学们都说海棠是冷场终结者,但是此刻她也不知道该如何打破这可怕的沉默。

    跟他,也没什么好说的。

    君靖离从身侧把她挎包拿出,往桌上一放。

    海棠立马打开,查阅一遍,包里的东西都在。

    她松了一口气,起身,“告辞。”

    “这么急,去哪儿?”他双目微皱。

    海棠气不打一处来,咬牙低声道,“买毓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