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买束花祭奠逝去的爱情

    更新时间:2018-11-15 19:20:15本章字数:1230字

    君靖离起身,“我陪你去。”

    “不必。”海棠牙齿咬得咯咯响。

    女孩轻快的脚步声远去。

    君靖离薄唇微抿,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

    海棠步行到一家药房,在药架上拿了盒毓婷,就赶紧去收银台结账。

    “真巧,海棠。”

    一个令她疯魔的声音响起。

    竟然是——宫之言!

    一看到宫帅哥,她就激动万分。

    手一颤,那盒毓婷丢到地上。

    “昨晚聚会,我说话语气太重,对不起,海棠。”温文儒雅的宫之言一笑,如同一缕春风拂过海棠枯寂的心田。

    “没事儿。”海棠有些哽咽。

    如果这句“对不起”能早些听到,她就不会灌自己那么多酒,就不会跟一个陌生男人上床,更不会来这儿买这盒该死的毓婷。

    这三个字,已经太迟了。

    “你东西掉了,我??????”今天的宫之言分外热情,竟然附身去捡那盒毓婷。

    他双目看到那几个醒目的字,愣住。

    海棠万分尴尬,如果此刻有个地缝,她会立马钻进去。

    “替谁买的?”宫之言捡起那盒毓婷。

    海棠一把抢过来,连同自己银行卡一同放到收银台,“密码:001012。”

    10月12日是宫之言的生日。

    今天13号,她就在心爱男人面前替自己买毓婷。

    真是讽刺!

    收银员很麻利刷卡,打印小票。

    海棠把毓婷塞进小挎包,刚要离开,就被宫之言扯住胳膊。

    “回答我,替谁买的?”

    海棠第一次见到如此愤怒的宫之言。

    心,不可抑止地疼起来。

    昨晚被他当着一众高中同学的面,拒绝得体无完肤。

    现在这么质问她,太特么把他自个当回事了!

    “为我自己买的。”海棠腰杆挺得笔直。

    宫之言的俊脸立马变的惨白。

    海棠觉得太解气了,临出药房又补了句,“宫之言,以后我再也不会缠着你了。”

    宫之言如同一座没有烟火气息的雕塑,僵在原地。

    海棠心中百转千回,横亘在她青春年华的那个人终于被她踢出去了!

    如果没有跟陌生男人上床,她现在还会对着宫之言的照片悲春伤秋。

    楚河汉界已经明了,她心底倒敞亮不少。

    一进校园,好哥们夏天和死党倪小秋就围过来。

    “海棠,后天晚上修罗山那场比赛还去吗?”

    “当然要去。”海棠道,“我还指望那十万块奖金给倪阿姨交手术费呢!”

    “海棠,赛车太危险,说实话我不希望你参加那种比赛。如果被我妈知道,你用这种方法替她筹手术费,她宁愿死也不会——”倪小秋眼圈一红,泪珠落下。

    “你个小泥鳅不许胡说啊,我青春年少貌美如花,倪阿姨正当壮年,谁都不会死!”海棠笑着捏了下倪小秋白皙的小脸蛋,“你和夏天跟往常一样,负责好我的后勤工作就行。其他的我来!”

    夏天笑着朝海棠竖起大拇指,“咱全校一千八百三十六名女生,我最佩服的就是你!成绩始终保持年级前三不说,还是地下赛车场鼎鼎大名的‘玉罗刹’!”

    “边儿去!姑娘我平生最讨厌你这种马屁精!”海棠给他翻个白眼。

    “海棠,昨晚你一出酒店,我就追了出去,但是没见你人影儿。”倪小秋小声问,“你,没事吧?”

    “姑娘我好好的呀!”海棠挤出一抹笑容,“从昨天开始,我的暗恋生涯正式结束。你们如果是我哥们,以后当着我的面,不许提那个名字!”

    “海棠,你真准备放弃宫帅哥了?”夏天不信。

    “都说女人是衣服,姑娘我是他穿不起的牌子!”海棠搂住倪小秋,“小泥鳅,来年清明节记得提醒我,买束花祭奠我那远去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