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故意气我的对不对

    更新时间:2018-11-15 19:20:15本章字数:1165字

    听到海棠这么说,倪小秋心里很酸涩。

    海棠生性洒脱欢快,天大的事儿,在她眼中都是那么不值一提。

    作为海棠死党的倪小秋深知,她能做出这个决定,是下了狠心的。

    “北城一高”出来的学生都知道,海棠从高二就默默喜欢宫之言。

    宫之言是那种含着金匙出生,满身风华的男孩。

    生就一个好外貌,在学校里除了打球时会跟同学交流,其余时间就像个不谙人间烟火的古墓派。

    静静听课,静静做题,静静去食堂,静静回寝室。

    但,即便这样,他也一直生活在全校女生的话题中。

    “宫帅哥今儿的午餐是糖醋排骨,凉拌花椰菜外加一份米饭!”

    “呀呀呀,宫帅哥这次数学和语文又是年级第一!”

    ······

    海棠对宫帅哥的好感,就在众人的吐沫星子中堆砌得越来越高。

    当年身为班长的海棠与学校各路人马混得贼熟,尤其是宫帅哥所在的班级,没有她搞不定的哥们。

    但是一看到宫之言,海棠就莫名紧张,一张嘴舌头就打结。

    “海棠,无论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支持。”倪小秋声音不大,但十分坚定。

    “小泥鳅,还是你最好。”海棠拥住她,一阵唏嘘。

    下午,海棠刚上完课,手机就响。

    一个陌生号。

    她懒得接。

    手机还在响。

    她瞄了眼,这次竟然是宫之言!

    接,还是不接?

    宫之言的电话她盼了三年。

    刚才的豪言壮语顿时在她心中烟消云散。

    手指轻轻划开,就听到那个曾一度令她魂牵梦绕的声音。

    “海棠,我在你们学校门口。”

    海棠二话不说屁颠屁颠跑去。

    高大清瘦的男孩,一身得体的休闲装,还是一如既往的光风霁月。

    “有事?”

    自从与那个陌生男人上床,海棠觉得自己已经没资格喜欢眼前的男孩了。

    还是桥归桥,路归路吧!

    “海棠——”宫帅哥语气一顿,“今天在药房,你故意气我的对不对?”

    海棠凝视着一米之遥的男孩,心中好像碾过一群小蚂蚁。

    难受。

    她该说“是”还是“不是”呢?

    说实话,她真心不想失去他,却也不想欺骗他。

    “现在说这个已经没有意义了。宫之言,你回吧。”海棠转身。

    宫之言眸色越来越冷。

    一个半明半暗的房间。

    低奢,安静。

    高顷冷冽的黑衣男人独坐一隅,修长的手指有节奏地敲着黄花梨木的写字台。

    门声一响,与他亦兄亦友的安南风进来,“靖离,查清楚了。”

    “说来听听。”君靖离翘起二郎腿,双手交叠。

    “海棠是海若连的长女,五岁丧母。坊间传闻,她骄横跋扈不是东西。海棠家有玲珑八面的继母,继妹,再加上一个唯老婆是从的海若连,那丫头就没过过好日子!都说她跟家人关系不睦,海家除了给她出学费,每月只给她提供极少零花钱。弄得那丫头在学校里唯利是图,整天钻钱眼里瞎算计!”安南风笑意深浓,“待会儿修罗山那场赛事,与‘夜枭’对战的也会是她!”

    君靖离眸色深不见底。

    “她为什么要参加这种危险性极高的赛事?”

    “为钱!”

    君靖离眸色迷离,看向窗外。

    海家虽然没有挤身北城四大家族之列,但“海氏”集团十几年的稳步发展,业界有目共睹。

    是海家对那丫头太吝啬,还是她太贪财?

    君靖离猛然起身,“南风,跟我走一趟。”

    “去哪儿?”

    “修罗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