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丫的忽悠人!

    更新时间:2018-11-15 19:20:15本章字数:1222字

    晚上七点。

    远离市区的修罗山因为即将到来的一场赛事而热闹非常。

    整条山路早就被举办方封闭。

    几年前,修罗山因其蜿蜒却又平坦的山路,成了北城的地下赛车厂。

    能参加修罗山比赛的车手都是有资历的老手。

    初出茅庐的初级车手,连修罗山的边儿都沾不上。

    十六岁那年,海棠还没拿到驾驶证,就把家里那辆连司机都懒得开的破帕萨特玩得腾腾转。

    初次参加地下赛车,是一年前。

    当时的她急于弄到一笔钱,在夏天的引荐下报了名。

    凭着胆大心细连赢十几场,“玉罗刹”的名号响彻地下赛车界。

    这种比赛,男人的狂热是天生的。

    海棠存粹的为钱而战。

    因为小泥鳅的妈妈住院等着手术费呢!

    初秋的风在夜色的浸染中已经颇具凉意,修罗山满山红叶似火。

    海棠一身红白相间的赛车服已经穿好,整装待发。

    “海棠,喝些红牛,再吃块黑巧克力,你千万不要紧张!”倪小秋浑身颤抖。

    “比赛的是我,你丫的比我都紧张!一边凉快去!”

    海棠捏了下她的小脸蛋。

    从高中到大学,小泥鳅可是她最铁的姐们儿。

    “海棠,你记住,输赢无所谓,平安回来比什么都重要!”倪小秋紧握她的手。

    “平安当然重要,但是输赢更重要!我,你,夏天三个人冒着逃课被发现的危险来到这儿,不拿下第一,我这么水嫩的小脸儿往哪儿搁?”

    “真看不出,年纪轻轻的海棠姑娘竟然是今儿晚上的主角。”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打断她们。

    不知何时,她们身后已经站了两个男人。

    海棠的脸立马变色。

    那个跟她上床的男人竟然来了!

    黑色风衣裹着他高顷的身子,紧致,有型。

    说实话,他比宫之言好看很多。

    “听说今儿是‘玉罗刹’对决‘夜枭’,这么精彩的赛事怎么能错过呢!我和靖离还在你身上下了重注呢!”

    刚才说话的男子再度开口,一张俊颜宜嗔宜喜。

    “靖离?”海棠大脑中过滤着这个如雷贯耳的名字——

    君靖离!

    这几年在北城飞速崛起的财团“念慕”,总裁就是一个叫君靖离的男人!

    跟她上床的竟然是君靖离!

    海棠再无刚才与小泥鳅斗嘴时的欢快,她神色凝重,瞅了眼不远处的君靖离。

    他也在看她。

    四目相交——

    尽是别人看不懂的表情。

    她自然满满敌意。

    他却一脸淡然。

    海棠看了眼腕表,比赛还有十五分钟。

    她双手插兜,背对君靖离,吹起口哨。

    “好听!丫头,给我们来首《童年》。”与君靖离并肩而立的安南风,笑意深浓。

    “大叔,要听歌可以,一首歌,一百块!”海棠歪着小脑瓜。

    安南风笑着递给她一张红色老人头。

    海棠接过,轻灵欢快的口哨声从她嘴边响起。

    君靖离安静地望着她。

    安南风的双目从海棠移到倪小秋。

    倪小秋本来就胆小,被男人这么盯着,脸颊刷地一下就红了。

    海棠虽然在吹口哨,但她的注意力一直在对面那个沉默的君靖离身上。

    这俩男人真是两个极端。

    一动,一静。

    她海棠喜欢跟人斗嘴,凑热闹,但能吸引住她目光的异性则是沉默内敛的男人。

    她喜欢宫之言就是最好的证明。

    “海棠,今儿晚上的比赛取消了!”夏天气喘吁吁跑来。

    “为什么?”海棠不解。

    “‘夜枭’今晚有急事,比赛挪到下周六了!”夏天一脸颓废,“刚才主办方说,‘夜枭’会付这次的违约金,让咱们先回!他们也在准备下山!”

    “丫的忽悠人!”海棠满是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