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不许再说那件事!

    更新时间:2018-11-15 19:20:15本章字数:1257字

    第二天是周日。

    海棠手中有了车钥匙,心就开始痒。

    七点来到春熙路56号。

    大门侧面写着“桃源里”三个字。

    海棠心跳有些失衡,因为前几天她在这里失去了第一次。

    她鼓起勇气,打量这座气派奢华的三层别墅——

    深黑色的铸铁围栏下是一个可以媲美足球场的院子。院中主干道两旁种有西府海棠和白玉兰,除去两条青石板小路,马尼拉草地覆盖了所有的角落。

    真是一个好地方!

    自报家门后,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男人带她来到一楼。

    房子是简洁低奢的灰白黑色调。

    “先生,海棠小姐来了。”

    穿一身睡衣的君靖离正在看财经早报。

    “这么早?”

    “君靖离,我是来借车的。”海棠开门见山。

    “呵,借车还这么没礼貌。”他放下手中报纸,起身就奔饭厅,“等我吃完早餐。”

    丫的,哄人玩呢!

    “你直接告诉我,车子在哪儿,我开走就行。”

    没有回音。

    海棠来到饭厅门口,只见君靖离正优哉游哉地喝牛奶。

    “君靖离,我向你保证,一定小心驾驶,不刮擦,在市区不超速,晚上八点之前把车子送还。”

    “等我五分钟。”君靖离大步走出饭厅,上楼。

    海棠无奈,只得在客厅转悠。

    因为她听说,“夜枭”的座驾是辆兰博基尼,没有法拉利,她拿什么跟“夜枭”抗衡!

    “一起。”君靖离已经换好一身黑色休闲服。

    海棠算是明白了,这男人小心眼,不放心把豪车交给自己。

    车库已经打开,蓝色骚包的法拉利已经泊好。

    “你来开,我们去修罗山。”君靖离径直奔副驾驶。

    海棠启动车子,甩他一句,“我负责这几天的油耗。”

    君靖离眸色幽深,凝视她。

    海棠淡淡瞥他一眼,故作平静。

    试图告诉他,那天晚上的事儿没发生过。

    这个男人是她见过最能驾驭黑色系的人。

    骨子里的高冷,内敛与外在的黑色相得益彰,愈发清贵,睥睨。

    还是豪车开着爽!

    海棠兴致很高,车子平缓驶出市区,进入修罗山地界。

    “修罗山赛车车程全长65.3公里。大小弯共计24个,我分析了你这一年所有的赛事,你过‘龙峪口’的技术太逊,‘龙峪口’每次都会拉下你0.2秒。如果想赢‘夜枭’,今儿先从‘龙峪口’练起。”

    海棠小心脏有些失控,这个男人竟然知道她车技的缺陷!

    “为什么要帮我?”海棠问。

    “不是说了,一,日,夫,妻,百,日,恩。”君靖离嘴角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嘎!”

    海棠一个急刹车,朝他吼,“不许再说那件事!”

    “说与不说,反正都发生了。”

    君靖离深深望着她。

    海棠没好气瞪他一眼,再次启动车子。

    君靖离,堂堂“念慕”总裁,专门陪她练车,肯定是出于愧疚!

    海棠这么一想,心里就平衡许多。

    比完下周六那场,她是不准备再跟君靖离有来往了。

    海棠车速非常快。

    “前面就是‘龙峪口’,车速不要低于150码。”君靖离一脸郑重。

    海棠握紧方向盘,目视前方,车子“倏”地一下窜过那个急弯。

    “重来!你车速只有140!”君靖离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海棠刚掉头,手机就响。

    她减速,划开免提键。

    “海棠,出来一下。我在你寝室外面。”

    宫之言!

    海棠一个急刹车,关上免提,把手机放到耳边。

    此刻的君靖离看似面无表情,实则波涛暗涌。

    他修长的双手交叉,骨节分明。

    “宫,宫之言,我不在学校。”接到宫帅哥的电话,海棠还是很激动,“如果你有事,等我回去再说。”

    “海棠,我想听关于那盒毓婷的解释。”宫之言很急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