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睡都睡了,跟我得了

    更新时间:2018-11-15 19:20:15本章字数:1217字

    海棠一听到宫之言兴师问罪的语气,心里的火就一冒三丈。

    “宫之言,你是我什么人?我凭什么要跟你解释那盒毓婷?我,确实暗恋过你三年,可这一切都在你生日会上结束了!”海棠趴方向盘上哭起来。

    如果不是宫之言的拒绝,她怎么会喝醉跟君靖离上床!

    “海棠,我会在你寝室外面等,直到你来。”

    那头的宫之言已经挂断。

    海棠委屈的泪水如同决堤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

    “我的人和车借给你,不是来听你哭的。”君靖离低沉的嗓音带着隐隐怒火。

    “对不起。”海棠抓起纸巾,擦泪。

    然后,深呼吸。

    她再次启动车子,朝“龙峪口”驶去。

    这次更不济!

    因为刚才的电话,她脑细胞根本不在线,车速连140都不到。

    “再来!”君靖离没有放过她的打算。

    又来一次,依旧如此。

    海棠心里乱糟糟的,大脑只剩一个念头,就是宫之言在寝室外等她。

    那是她深爱的男孩,她怎么忍心让他等?

    “君靖离,对不起,今儿不练了。我要回学校。”海棠朝下山的方向开。

    “停车。”君靖离愤怒的嗓音没有任何温度。

    海棠泊好车子。

    “就你现在这德行,下周六根本不用比,就给‘夜枭’垫底了!”

    海棠推开车门正欲下车,胳膊就被君靖离拉住。

    “你把我和我的车撂到这儿,准备去见你老情人?”

    “我的事不要你管!”海棠一甩胳膊,但身子却被摁到驾驶座。

    “我他妈就管定了!”他眸色带着欲燃的火焰,“上了我的床,想一拍两散,没门!”

    “君靖离你个混蛋!欺负人的是你!我恨你!”海棠对着他胳膊狠狠咬下去。

    他一声不吭,任她咬。

    一股血腥味弥漫在她口腔,她松口。

    “请你以后别在我面前晃荡,你就是一个强,奸,犯。”

    她嘴角还挂着几滴殷红的血珠,映衬得苍白的小脸格外凄艳。

    “这么急,去找他?”君靖离把她抵在车门上,幽幽道,“真是不幸,那场翻云覆雨,都被我房间中的摄像头录下来了。你,要不要看?”

    海棠简直崩溃了!

    这简直就是一个变态!

    “你要怎样?”她勇敢对上他冷冽的眸子。

    “练车!150码过‘龙峪口’,否则······”他话未说完,海棠已经启动车子,玩命般冲向“龙峪口”。

    来来回回,三次,搞定。

    君靖离很满意。

    “我可以走了吗?”海棠不想再跟他多呆一秒。

    “我已经定好了位子,一起午餐。”他口气不容拒绝。

    “我要回学校。”

    “你不妨试试。”

    海棠的泪水在眼眶转了几圈又打住。

    不能哭,在他面前不能丢了气势。

    “下车,我来开。”他已经推开车门。

    两人交换位置。

    “海若连是你什么人?”君靖离试图缓和气氛,语气轻柔。

    “不认识。”海棠冷冷回答。

    他冷笑,“天下之大,无奇不有。竟然有女儿不认识亲爹的!”

    “君靖离,你明知故问!”海棠转身望向窗外,“说吧,你一次次靠近我,到底什么意思?难不成你喜欢我?想跟我谈恋爱?”

    “是啊,喜欢的不得了呢!”他意味深长,“睡都睡了,跟我得了?”

    海棠满脸不屑,“虽然睡了,但我对你根本提不起兴致。停车!君靖离,跟你多呆一秒,我都嫌恶心!”

    一个急刹车!

    幸亏海棠系了安全带,否则非得冲出前挡风玻璃不可。

    海棠愤然下车,“君靖离,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姑娘我可不怕你!”

    君靖离望着她高挑倔强的身影渐行渐远,脸若寒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