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我呢?

    更新时间:2018-11-15 19:20:15本章字数:1219字

    快去,快去!我不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安南风启动自己的车,很快没了踪影。

    “君靖离,我为毛要相信你?”海棠故意挪动身子,与驾驶座上的君靖离拉开距离。

    “这深更半夜的,你准备去哪儿?”他停车。

    “我——”

    海棠语塞。

    “就算你不想休息,我也要睡觉。”他摊平车座,悠闲地望着漫天星光,“要不,我们在露天地凑合一宿。”

    “别,还是去你那套房子吧!”

    海棠妥协。

    车子很快驶入一个叫“紫荆苑”高档小区。

    A区二单元十七层。

    海棠一进门,就发现这套房子是个二百多平的复式。

    低奢的风格,处处透着简洁。

    君靖离打开冰箱,给她拿了瓶水,“盥洗室在左边,右边有四间卧室,你随便挑一个。”

    “君靖离,问你个问题哈,你和‘君氏’的君安之什么关系?”

    君靖离脸色很难看。

    “跟你与海若连一样,没关系。”

    这家伙一语双关。

    明知道海若连是她老爹,他却说与君安之的关系和她跟海若连一样,摆明了是父子不睦。

    “触动你的伤心事了,对不起哈。”海棠砸舌,故意转移话题。

    “我们经济管理专业的学生,最大的梦想就是毕业后能进入北城‘四大家族’的任一企业工作,从去年起,你的‘念慕’集团也被我们列入首批梦想名单。”

    “随时欢迎你来‘念慕’。”君靖离递给她一瓶水。

    “我的梦想是去Y国阿尔法大学学习国际贸易,比完这场,准备收收心,先把雅思拿下。”海棠望向窗外的万家灯火,表情难得的认真。

    “外国的月亮比较圆?”君靖离与她并肩而立。

    “北城,已经没有我牵挂的东西了。”她嗓音酸涩,有些伤感。

    “我呢?”他捧住她的脸,唇贴过来。

    海棠一只手挡住,“别,君靖离,我们还是保持应有的距离。”

    他拿掉她的手,带着淡淡烟草味的唇瓣很快找到归属。

    海棠被他抵在墙角,动弹不得。

    “你······放手!”

    海棠在他的来势汹汹中东躲西藏。

    还是被摁在卧室的床上。

    “不许碰我,君靖离。”海棠死死抓住他越发猖狂的手,“否则,我会看你不起。”

    他愣住,华眸一扬,“丫头,让我抱一下,我保证不动你。”

    海棠停止挣扎,任他抱上床。

    他的头抵在她胸口,一动不动。

    秋夜出奇的安静。

    静的能听到时间的滴答声。

    身侧男人均匀的呼吸传入海棠耳朵。

    他,竟然睡着了。

    海棠刚悄悄坐起,就被一双有力的胳膊揽在怀中。

    “睡觉!”

    男人低沉坚决的声音在她耳旁响起,随即卧室的灯灭了。

    “还没洗澡呢!”海棠嘟哝。

    “明天!”

    与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躺一张床,海棠刚开始怎么也睡不着,但一过凌晨,眼皮直打架,就进入了梦乡。

    这一夜,海棠睡得倒也舒服。

    君靖离只是搂着她,并没有越界。

    睁开眼睛,海棠就奔了盥洗室洗澡。

    披着浴袍出来,就听到君靖离在打电话。

    “这个月切断北城所有银行与他的资金链条。就算君安之出手,也是杯水车薪。他公司上市的美梦又要破灭了。”

    海棠径直去了更衣室。

    自己的衣物已经洗了,正在烘干机里。

    君靖离这里没有女人的衣服,她穿了他一件白衬衣。

    袖子卷了好几层,她只有九十六斤的小身板在长长大大的衬衣里甚是空旷。

    敲门声响了,早餐送到,海棠摆好碗筷。

    君靖离的电话还未打完,她就收到小泥鳅的短信。

    倪阿姨手术很成功。

    海棠很是欣慰。